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享有发言权


外国移民能够且应该参与瑞士政治吗?



作者:Jeannie Wurz




在伯尔尼市议会(Bern city council)举行的一次会议上,Cristina Anliker-Mansour强调了“外国移民参政”动议的重要性。 (swissinfo.ch)

在伯尔尼市议会(Bern city council)举行的一次会议上,Cristina Anliker-Mansour强调了“外国移民参政”动议的重要性。

(swissinfo.ch)

瑞士外国移民的数目不断增长,约占人口总数的1/4。大多数移民对于制约自己的瑞士法律都不具有发言权。但是,参政的重要性到底几何呢?

站在伯尔尼市政府驻地–市政厅(Rathaus)的演讲台上,Cristina Anliker-Mansour看起来毫不起眼,她的声音也十分平静,但是,这位21岁就从秘鲁移民到瑞士首都的女性却有一个远大的目标:让居住在伯尔尼的外国移民对城市政务享有发言权。

“他们纳税,为改善国家和当地的经济做出了贡献,”Anliker-Mansour说,然而,就因为不是瑞士公民,许多人–其中一些在瑞士土生土长–并不享有政治权利。“参政与他们无缘,实际上,参与政治是融入社会的一个重要因素。”她表示。

瑞士的一些社区–主要是法语区各州–允许居住在那里的外国移民就当地或者所在州事务享有发言权,他们也可以竞选公职,但是,这种情况极为少见。

日内瓦市议会的女议员

现年23岁、出生在俄罗斯的Olga Baranova是日内瓦市议会最年轻的议员。

“就在日内瓦市议员竞选报名截至前一周,我才拿到瑞士国籍,”她说,“直到最后一刻,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资格成为候选人。”

Baranova生于俄罗斯,但是在德国长大,而后移居到瑞士。“对我来说,如果有可能成为瑞士公民,我会毫不迟疑地申请瑞士护照,这点十分清楚。”她说,“我早已是一名社会民主党青年党(Socialist Youth party)党员,举个例子,我曾为公民复决和公民动议收集过签名,但是,我当时却没有投票表决权,那种感觉极其令人沮丧。”

苏黎世的一名志愿者

1971年,Carmel Fröhlicher-Stines从海地来到瑞士,1978年,她结婚时加入了瑞士籍,大部分时间她都在为社会事业奔走抗争,她还为一些社会组织做志愿者,其中包括瑞士慈善组织Swissaid、瑞士妇女信息中心(Women’s Information Centre FIZ)以及两家全国委员会:反对种族歧视委员会和移民委员会。

移民委员会共有30名成员–其中约有半数都在海外出生–他们进行研究、出版移民状况方面的论文以及就相关问题向政府提出意向书,这是外国移民参与瑞士政治的一个途径。

但是,Fröhlicher认为选举权必不可少。“如果你无权选举,你就没有发言权。”她说,“即便是在居住地,如果赋予外国人选举权利的话,他们马上就会引起政客们的关注,他们的呼声也会被听取。”

对伯尔尼市级政务拥有发言权

Cristina Anliker-Mansour发起的“外国移民参政”的动议提出,对于33’000名居住在伯尔尼的外籍人士来说,如果他们能够收集到200个以上居住在伯尔尼的外国移民的签名,就可以向伯尔尼市议会提呈动议。只有持有永久居留证(C permit)、长期居留证(B permit)和暂时居留证(F permit)的成年移民,并且至少在伯尔尼生活三个月以上,才可以提呈动议或者为动议签名,动议内容必须遵守市议会法律。今年6月,伯尔尼居民将对这一动议进行投票表决。

意见分歧

“外国移民参政”动议由伯尔尼的左翼党派-绿党(Green Party)党员Anliker-Mansour提出,动议也许无法实现外国人享有投票权的初衷,但是,只要收集到200个居住在伯尔尼的外籍人士的签名,提出动议的外国人就有可能将议题呈递给伯尔尼市议会。

“问题在于,如何动员人们才能加强凝聚力、身份认同和归属感呢?”Anliker-Mansour指出。

作为伯尔尼市议会成员,Erich Hess代表的党派是右翼保守党-瑞士人民党(Swiss People’s Party),在他看来,外国移民参政并非一个目标。“我个人认为,外国人是瑞士的宾客,他们不应该参与瑞士的政治进程。如果对参政感兴趣的话,他们应该选择入籍,这样他们就可以参加政治生活了。”

参政意识盛衰无常

在一些人眼中,选举权被看作是成功融入社会的一个手段;而另一些人则认为,选举权是对融入社会的一种回馈。“赋予外国移民以参政权,应该是在其融入之前还是之后?这是辩论的焦点。”洛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Swiss Graduate Schoo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Lausanne)的Andreas Ladner表示。

Ladner对生活在瑞士的1000名外国人的政治取向进行了研究。他发现,与持有长期居留证(“B” temporary residence permit)的外国人比较,持有永久居留证(“C” settlement permit)的外国人对政治相对缺乏兴趣,而瑞士公民对政治的兴趣则要比两者都更为浓厚。

Ladner得出的结论是:一个人无法参政的时间越长,对政治也越显淡漠。但是,对政治感兴趣的人就会选择加入瑞士国籍,确实如此吗?

二代移民还是新移民

2013年,在瑞士居住、年龄在15岁以上的680万居民中,有240万有移民背景,他们其中4/5在国外出生,其余的1/5在瑞士出生,但是父母生于国外。

成为瑞士人

即便在这一方面瑞士没有具体统计数据,其中的一个问题是,申请瑞士国籍的外国人会被询问他们想成为瑞士公民的原因。各州和市政部门都有自己评估外国人入籍资格的审批程序。弗里堡(Fribourg)公民身份与入籍州立办公室(Cantonal Office for Civil Status and Naturalisation)共有三名工作人员,该部门每年收到的入籍申请约有1000份,他们负责对这些申请进行审批,Irmgard Vuichard就是其中的一名工作人员。

在弗里堡,每位提出入籍申请的候选人都要呈递一封入籍申请书,其中需要阐明申请入籍的原因,Vuichard说,“申请书可能只有两句话,也可能长达两页,我们通过字里行间来进行判断。”在入籍申请的各种动机中,其中就有人解释是为了参加全民公投。“在这点上很难给出一个比例,据我估计,约有15–20%的申请人会提到这一政治原因。”

Vuichard介绍说,一些人等了很长时间才申请入籍。“许多意大利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来到瑞士多年,如今他们退休了,才想对影响自己的政治议题拥有发言权。”她指出。

亲左倾向

在研究中,Ladner发现,如果可以参加投票,外国移民会选举左翼党派,尤其是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28.5%),或者绿党(17.8%)。

左翼党派通常被认为“对外国人更加亲和友善”,日内瓦的社会民主党人Olga Baranova表示,她为对外国人起到重要作用的议题一直在做重大努力。“当然,所有来到瑞士的移民都会遇到许多重要问题, 作为外国人,必须学习这里的语言,必须了解这里的文化,这点我感同身受。”她指出。

多种参政渠道

拥有政治头脑的外国人如何能够活跃在瑞士的政治舞台之上?他们可以给编辑写信,Ladner表示。在一些地区,他们可以请愿;可以参加社会组织;还可以将自己的想法提呈给国会议员。“参政议政也有很多渠道,但是,人们认为这些手段均不如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更具力度。”

即使有时存在着条条框框,但是瑞士各个政党的大门也向外国人敞开。Baranova反驳说,“你需要做的,就是加入你感兴趣的党派,参加社交,因为所谓政治,通常是和进入政界的人们打交道。”

实现外国移民参政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Baranova表示,“不是出生在瑞士的外国移民必须作出努力,必须入乡随俗。但是,各个政党也必须努力推行自己和自己的方案,比如说在外籍人士社区推广自己的党派政策。”

投票选举与担任公职

在瑞士的26个州中,只有5个州允许外国人对公民动议享有投票、选举政府官员或者担任公职的权利,但是前提条件必须是他们在瑞士并且/或者在该州生活多年。

弗里堡州(Fribourg)和沃州(Vaud)的外国移民均与州级政务无缘,但是他们可以在当地享有投票、选举并担任公职的权利;日内瓦州(Geneva)的外国移民无权参与州级政治生活,但是他们有权对当地政治进行投票与选举,但是不能担任公职;汝拉州(Jura)和纳沙泰尔州(Neuchâtel)的外国移民可以对州级事务投票、选举,但是不能担任公职,他们可以对当地政务进行投票、选举并担任一定职务。

在瑞士德语区的三个州–外阿彭策尔州(Appenzell Ausser Rhoden)、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以及巴塞尔城市州(Basel City)的部分地区,当地政府有权选择是否允许外国移民参与政治,但是所有市级政府都没有赋予外国人这一权利。

(资料来源: 瑞士联邦移民委员会,FCM)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