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外国人的政治权利


“瑞士的投票权不应该毫不费力气就得到”



作者:Renat Kuenzi, 于阿劳




瑞士人口中的25%是外国人,他们在这里工作,缴纳各种社会保险和税务,但是他们没有投票和选举权,这与直接民主是否有所冲突?在第8届阿劳州民主日大会上,来自瑞士和德国的政治家们对此进行了讨论,但是却未能达到统一。 

外国人在国家层面拥有投票权,在瑞士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zdaarau.ch)

外国人在国家层面拥有投票权,在瑞士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zdaarau.ch)

“很多瑞士侨民在他们侨居国的身份也是外国人,他们对瑞士有着特殊的情感,然而他们同时也会积极参与到居住国的政治生活中去。”瑞士联邦移民委员会主席Walter Leimgruber用这样的发言拉开了第8届阿劳州民主日的帷幕,本届活动的主题是“外国人是否应该拥有政治权利?” Leimgruber接下来说:“瑞士侨民是两个国家的公民,从他们身上可以 看到,同时参与两个国家的政治活动是完全有可能的。”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外国人在侨居国参与政治的良好实例,国籍对此不会产生影响。

瑞士50%的婚姻为跨国婚姻,“因此应该重新考虑外国人的政治权利问题,” Leimgruber,巴塞尔大学文化科学系教授这样说。

投票和选举权应该与国籍无关,而是应该将政治权利与公民权联系在一起。长时间在瑞士生活、工作、纳税及交纳社会保险金的外国人,应该拥有政治权利。

瑞士的外国人投票

在国家层面,只有18岁以上的瑞士人拥有投票和选举权;

在瑞士法语区的纳沙泰尔和汝拉两州,外国人有参与州级投票的权利,但不能作为候选人参选。不过,情况在纳沙泰尔有望改变:周二该州议会通过赋予外国人参选权的议案,这一意向成功与否取决于该州公民的投票结果。

纳沙泰尔、汝拉、弗里堡和沃州赋予了外国人镇级选举的投票权和参选权。在日内瓦州,外国人有投票权利,但无参选权利。

瑞士德语区阿彭策尔、格劳宾登和巴塞尔城市3个州及半州允许外国人参与镇级投票。

Cédric Wermuth,社会民主党派国民院议员,母亲是瑞士西部法语区人,父亲德语区人,将法语区和德语区的鸿沟归咎于“很大的文化差异”;

法语区受法国议会影响,比较偏于共和特质,纳沙泰尔州外国人自1849年就拥有投票权。

瑞士社会为外国人提供很多融入社会的可能性,比如:担任义工或者在协会、学校、居委会担任一些工作。但是外国人真正参与到这些活动的实例却寥寥无几。这往往也是因为官方的信息传递方式有关,不是送到外国人手上,而是要自己获取信息。

“公民权”作为奖赏

协会、社交媒体、磋商:瑞士西北部约德尔调节组织委员会主席Thomas Burgherr也认为这些都是让外国人融入的良好渠道。但是他几乎看不到外国人对这些感兴趣,这位阿劳州右翼人民党代表表示。他在讨论中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瑞士的投票权不应该轻而易举就获得,而是要付出努力。因此首先要加入瑞士国籍。”但是他强调他并不排斥外国人。“我资助一名南非的贫困儿童,我的木工厂中也雇佣了外国员工,”他说。

Robert Hahn(德)和Jens Weber(德)根据自己的经验提出了一些论点,或许可以令Burgherr对自己的态度产生影响。 Hahn,是阿劳在德国的友好城市Reutlingen的市长,他很平静地说:“按照欧盟的公民权法,我们市10万名外国人都拥有政治参与权,这从来不需要讨论,因为从1992年以来这就是事实,”至于是否有什么负面影响,Hahn予以否定。

而Jens Weber的故事几乎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他在外阿彭策尔州Trogen担任行政工作,如今是州议会成员。而他是一名美国公民。德国移民的后代,他说:“至于我在Trogen的政治生涯中身份是一名外国人,从来不是个事儿。”

外国人的投票权是一份“大礼”

“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2006年当我在Trogen,终于可以说‘我现在也可以投票了!’的时候。”这位高中教师在回忆当时Trogen引进外国人投票权时,自己的欣喜心情,直到今天,他依然认为这是一份“大礼”,通过他所担任的行政工作,他总结出这样的经验,“在Trogen许多议题都是居民共同决定的,无论你是瑞士人还是外国人。”

但是Hahn和Weber的说辞不但没有说服Burgherr,阿劳州议会议员Titus Meier也对对此不以为然,他说:“如果在地方层面让外国人拥有了政治参与权,那么入籍还有什么吸引力?”瑞士的公民权法源于19世纪,由地方、州和国家三个层面审核。但Meier表示,在地方层面赋予外国人投票权不是不可能的,因此有讨论余地,因为瑞士地方层面拥有自主权。

社会民主党政治家Cédric Wermuth(德)不认为外国人的投票权应该与联邦、州和地方层面的公民权挂钩,他说:“民主不允许排外,“执行动议“的通过体现出,外国人遭到了排斥。投票的人都是与动议没有直接关联的人,而那些与动议直接相关的外国人却不允许参加投票。”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