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政治幽默


"直接民主有时就像网上论坛"



作者:Simon Bradley




 其他5种语言  其他5种语言
瑞士漫画家帕特里克·沙帕特说,直接民主是瑞士人自己当家作主的制度。 (Keystone)

瑞士漫画家帕特里克·沙帕特说,直接民主是瑞士人自己当家作主的制度。

(Keystone)

瑞士人以令人耳目一新的“谨慎热情”看待投票,瑞士漫画家帕特里克·沙帕特(Patrick Chappatte)打趣道。然而他警告说,过去15年来,直接民主已成了被操控者和民粹主义者利用的工具。

20多年来,沙帕特为《国际纽约时报》及两家瑞士报纸-《时报》(Le Temps)与《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的贡献(英、法),一直都让大西洋两岸的读者们边笑边思考。

他最近与家人从日内瓦迁往洛杉矶,在那里以漫画家和南加州大学安纳伯格新闻学院研究员的身份工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现在您住洛杉矶,您想念瑞士吗?

帕特里克·沙帕特:不,咱们别夸大(大笑)。我一直在这儿寻找能买到正宗瑞士格鲁耶尔(Gruyère)奶酪的地方,因为美国的仿制品嚼起来有点儿像口香糖。可除此之外,我们并不想念瑞士。瑞士在我们当中时刻存在,不需要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呆在瑞士来感受它。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身居海外来画与瑞士有关的政治漫画,会不会比较麻烦?

帕特里克·沙帕特:这需要些思维体操,因为我们住在美国西岸,感觉像是在世界的另一头。

从长远看这也许是件坏事,因为我可能对瑞士当地问题了解得越来越少,比如日夜沉浸在优惠税率的讨论当中。

可最终距离也很有意思。我曾经在纽约住过几年,有过类似的体验。那反而缩短了我和瑞士体制的距离,令我设法与之和解。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的意思是……

帕特里克·沙帕特:我找到办法去更好地理解关于取得共识、寻找妥协的来龙去脉。那时我27岁,年轻,对有着自己步调的瑞士政治体制缺乏耐心。可一旦我保持一定距离,却能更好地去认识。

 瑞士政治体制把瑞士黏在一起。这是为什么它不那么引人注目,每件事都要花时间、需要很多协议。您不能对瑞士想当然。有一整套机制在保持它的运作,有时会帮助它前进一寸,或至少在努力阻止它倒退。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司法部长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最近在赞扬直接民主时说,“乘公车时人们不断跟我谈起它。他们非常依恋这种制度”。您也是其中之一吗?

帕特里克·沙帕特:我从未跟西蒙奈特·索马鲁嘎一起乘过公车,但是如果我见到她,也会冲动地去和她讨论直接民主(大笑)。我们在国外对这事谈得很多,因为经常有必要跟人解释它的来龙去脉。

如果您跟个外国人聊了一小时直拉民主人家才明白,那么说明您解释得很糟糕。这是个非常特殊的制度,这点就够独特。它是种为这个相当晦涩的奇特多语言联邦国家量身定做的政治制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阿斯泰利克斯(Asterix)和奥贝利克斯(Obelix)(译注:两人均为法国系列漫画《阿斯泰利克斯历险记》-又译《高卢英雄传》-的主角)的秘密武器是他们的神奇药水。所以瑞士人的秘密武器就是直接民主喽?

帕特里克·沙帕特:直接民主很了不起。这是在海外常听到的论调。人们为它着迷,尤其是在世界各国政府都受人质疑的今天。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可是批评人士称,近几次投票显示直接民主已经失去了它的求稳作用,变得既不理智,又崇尚民粹主义。您对此怎么看?

帕特里克·沙帕特:直接民主是瑞士人自己当家作主的制度。这也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人民领导政府,政府有时还怕人民的国家。我们有一个有着无限权力的最高统治者,它很任性,有时还有点儿偏执,它就是瑞士人民。

瑞士人是些相当谦逊的人,但有时他们也会说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蠢话。直接民主的问题是,近15年来已成了被操控者和民粹主义者利用的工具。比方说,总是针对抵制外国人进行投票变得令人厌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可是对您这样的政治漫画家来说,直接民主和民粹主义者一定是有利可图的主题吧。

帕特里克·沙帕特:我一点儿也不讨厌刻画这些围绕瑞士的老生常谈:奶牛、阿尔卑斯美景、传统羊倌和投票箱。

我故意使用这些东西,这点跟民粹主义者一样。瑞士人民党和该党党魁克里斯托夫·布劳赫(Christoph Blocher)多年来一直在重复同一个神话故事:免去所有全球责任、事事取利却一贯持反对态度的主权国家瑞士的阿尔卑斯传说。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当您拿权力打趣儿的时候,您一点儿都不怕吗?

帕特里克·沙帕特:我觉得自己还不算过分。其他一些漫画家比我煽动性强多了。我的目标是贴切、有效和尖锐。说真的,有时我觉得自己有点儿太讲文明了(大笑)。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许多人认为直接民主很神圣。您看有哪些方面应该改进?

帕特里克·沙帕特:清真寺尖塔投票(2009年)后,我画过一幅漫画来批评瑞士选民永远正确的这种认识,画中人说“直接民主、动议与公决权,和集体迫害对瑞士人而言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那幅漫画非常有煽动性。

如果您以为人民永远正确,那只要看看历史就能知道,这也曾造成权力的滥用。

我认为有些问题就不应该诉诸投票。人们有时事后会说……这个提案不符合什么什么……那是个大问题。

我不希望直接民主成了让人们发牢骚、闹脾气的东西。在诉诸公决的投票上,我们必须更加精确与严格。

大多数人就不该有歧视或违反基本人权的可能性。而这却可能发生。清真寺尖塔投票就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例证,人们没有针对实质问题进行投票。他们象征性地投了感情票。

另一个非常震惊的例子是由当地人决定是否批准外国人入籍。一张照片,关于这人的几行介绍文字,加上你喜不喜欢这人。只要名字听起来像巴尔干半岛人名,就会遭到否决。这太极端、太愚蠢。直接民主有时就像网上论坛,成了人们的怒气与情绪不经过滤的匿名表达方式。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确实存在一些很有争议性的问题,可定期在地方、州和联邦范围内举行的成千上万的其他投票,却不那么具有分歧性。

帕特里克·沙帕特:看到实际的政治不像法国那样光是些小口号,而是用瑞士德语进行长长的政治辩论,这的确很棒。

在人们讨论复杂的技术问题时,看到他们表现出的瑞士式谨慎热情也令人高兴。您可以整晚整晚地投入这类讨论,而隔壁的法国媒体却在忙着讨论总统和他的情妇,以及谁在哪次政治会议上说了些什么。

这肯定是直接民主的积极方面:瑞士人投身于冗长讨论的能力……我不能用“充满激情”,但有时确实是带着热情。他们都是些好学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巴黎《查理周刊》受袭事件对于你这样的政治漫画家有何影响?

帕特里克·沙帕特:我们照常像以前一样画画,试图通过漫画来结束世界的疯狂。我们会一直去激发讨论、引人捧腹。但是从今以后,我们工作时脑海中会有一个阴影挥之不去,心里也不会轻松。对于有些人来说,烦扰会更多些。无邪的工作状态没有了,永远不会再有了。 

帕特里克·沙帕特于1967年生于巴基斯坦,他的母亲是黎巴嫩人,父亲是瑞士人。他在新加坡和日内瓦长大,曾于1995-1998年在纽约居住。如今他和家人在洛杉矶与日内瓦生活。

他目前为《国际纽约时报》(原名《国际先驱论坛报》)及瑞士报纸《时报》与《新苏黎世报》效力。

自1995年起,他一直在创作绘图新闻(英、法)(graphic journalism),亦称漫画新闻(comics journalism),即使用绘图小说的技巧来报道新闻。他最近的报导涉及了迦萨战争(2009年)、内罗毕的贫民区(2010年)、中美洲的帮派暴力(2012年),和韩国的流行音乐(2013年),数份报纸都发表了他的创作,其中一篇报导还于2011年被制作成纪录短片(英)

他一直抱着通过漫画促进对话的目标,在和受冲突蹂躏的国家里的社论漫画家们进行合作。这些项目集中在塞尔维亚、科特迪瓦、黎巴嫩、肯尼亚和危地马拉等国。他还出版了16本书(包括3本漫画故事书)。2012年他成为获得托马斯·纳斯特奖(Thomas Nast Award)的首位非美国人,托马斯·纳斯特奖是继美国普利策奖之后的最高新闻奖项。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