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日内瓦国际化城市


瑞士外国人的日子不好过了



作者:Simon Bradley, 于日内瓦




 ()

我能留在瑞士吗?我的妻子能在这里工作吗?对于跨国境生活和工作的人会怎么样?我的公司要搬走吗?在瑞士2月9日针对“反对大规模移民”投票通过之后,生活和工作在日内瓦的外国人中,弥漫着一种不安的气息。

“我来瑞士之前,曾在比利时、爱尔兰和塞浦路斯工作过,都是在欧盟境内。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第一次感觉到身在欧洲却丝毫没有从属感。现在我们更感到连是否能够留下来都不再明确了,”比利时网络银行Strateo的经理Patrick Soetens这样说,他在日内瓦工作,住在法国。

当日内瓦地区的外国人和跨国境生活和工作的人谈论起2月9日瑞士在投票中通过“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所造成的影响时,情绪依然十分不稳定。那一天,瑞士选民以微弱的多数票通过了右翼人民党提出的限制移民数量和对欧洲移民重新采取配额制的动议。

瑞士政府感到,今后的三年在实施这一政策时会遇到困难,同时也要面对一些经济后果。

3月,Soetens与其他将近200人一起,参加了一个网上外国人社区Glocals举办的活动,由日内瓦经济和治安负责人Pierre Maudet讲解,这一投票结果的真正意义和下一步可能出现的问题。

正如这个网络社区组建者Nir Ofek所说,这个投票结果在他论坛100'000名成员中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他们非常关注所有有关信息。

人们向日内瓦经济和治安负责人以及另一个4月3日在日内瓦Graduate研究所举办的类似活动中所提出的问题多种多样:对家庭团聚会有什么影响或者正在进行的入籍申请怎么办;配额系统怎样与欧盟的人员自由流动协议相适应;怎样对待非欧盟国家的人和跨国境生活和工作的人。他们想知道怎样、在哪里应用配额制度-是针对某一经济领域、某地区、某些职位还是个别员工。

对这些问题, 日内瓦日内瓦经济和治安负责人Maudet虽然不能全部回答,但他还是设法对这些不安的外国人给予安慰,他说:“我没有水晶球,不能预见今后三年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会做些什么,大家不必紧张,因为三年是很长的时间,而且瑞士有着惊人的适应力。”

我们将核查所有的可能性,如果引进了配额制,日内瓦也一定会保持固有的国际化城市和边境城市的特点,就像巴塞尔或者提契诺那样,这两座城市也非常依赖于国外的劳动力。

对一些听众来说,他的讲话似乎起到了一些作用。“我不想想太多,我相信,瑞士政府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英国人、不动产公司DTZ合伙人Matthew Leguen这样表示。

瑞士与人员自由流动

2月9日,瑞士选民以50.3%的微弱多数票通过了瑞士人民党提出的“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人民党一向热衷于外国人话题,并排斥欧盟,在这次动议中要求重新引进限制外国人来瑞士的配额制度。同时还要求在出现职位空缺时优先考虑国内的人选。人民党还希望对外国人享受社会福利加以限制。

另外瑞士在三年之内要与欧盟重新交涉人员自由流动协议,或者解除该项协议,这也会影响到瑞士与欧盟的其他协议。

瑞士政府计划今年年底出台一个限制移民的法律草案。直至6月底瑞士政府还要决定一个实施2月9日投票结果的方案,并要与28个欧盟成员国针对人员自由流动问题进行试探性谈话并寻找签署双边协议的可能性。

欧盟国之间的人员自由流动是欧盟的政治基础,瑞士通过与欧盟签署的协议参与欧盟国之间的协作,尽管瑞士不属于欧盟。人员自由流动的双边协议从2002年开始生效,与后来加入欧盟的东欧成员国,从2011年开始实施人员自由流动。

2007年加入欧盟的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公民,直至2016年只能受限制的进入瑞士劳工市场。怎样解决与最新加入欧盟的克罗地亚之间人员自由流动问题,尚需斟酌。

不适

这一反对大规模移民的动议,起因是近年来每年约80'000新移民涌入瑞士。瑞士800万人口中23%为外籍人。日内瓦的外国人比例达41%,每10个外国人中6位来自欧盟国家。动议的通过对于日内瓦来说有着很大的影响,因为这里有900个国际公司,上千名外国员工和69'000名在法国和日内瓦之间通勤的跨境工作者。

欧洲跨境人员联盟(GTE)总秘书Jean-François Besson说,投票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但是一切尚未平静,我们的成员依然忧心忡忡。“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在不同的聚会和与不同人接触过程中发现,瑞士那边存在着很大的不安情绪,” Besson表示,他担心,在分派份额上,私人领域会优先于官方机构。

瑞士商业精英们也警告说,这一动议的通过,进一步加深了不安情绪,同时削弱了竞争力。根据一份报告显示,瑞士信贷银行,可能会因为这个投票结果而在今后的三年中少创造80'000个职位。

“最近几年,有关移民的投票,包括2月9日的这项投票,越来越多,这无疑带来了不安情绪,让人觉得外国人在瑞士无法安定的生活,同时影响了政治上的稳定和法律体系,” Frédérique Reeb-Landry,国际企业经营者组织(GEM)主席,做出了这样的评论。

家庭也受到影响

担心未来的不仅仅是外国的金融从业者。“来瑞士与丈夫或者妻子团聚的人,会得到一个居留许可,但是他们可以得到工作许可吗?这是我们最大的心事,”SCC Sarl Centres机构的Andrea Delannoy这样说。

与250个非政府组织和很多沃州体育联盟的员工不同的是,那些在联合国总部和其他国际组织工作的人,依然享受配额-只有少数例外。

“联合国工作人员不受这个投票结果的影响,他们从外交部得到特殊许可。我们担心的是他们的婚姻伴侣会受到影响,还有那些想在瑞士工作到退休的人,”联合国员工协调办公室负责人Ian Richards这样说。

“这会给夫妻带来很严重的影响,因为伴侣也想工作。如果伴侣不再能得到工作许可,那么日内瓦将丧失一部分吸引力。 这有损我们的形象,也会对那些想来瑞士工作的人对瑞士的看法产生影响。”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