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格拉鲁斯州民大会


格拉鲁斯人一定是疯了!







 其他4种语言  其他4种语言
格拉鲁斯州盛行在广场上投票的民主形式。 (Keystone)

格拉鲁斯州盛行在广场上投票的民主形式。

(Keystone)

瑞士人的直接民主渗透在血液中,深藏于传统,有着百年历史,集会举手投票是一些地区至今沿用的民主做法。现代社会的电子投票更加便捷、精确,但是瑞士东部山区的格拉鲁斯州政府却拒绝这种电子辅助工具,反倒认为不那么精确的结果正是集会民主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

在格拉鲁斯州选民们每年在露天的广场上集会一次,针对州宪法、法律的变更及税率的高低进行投票。这种所谓的“州民大会”(Landsgemeinde)民主投票形式在这个地区有着百年历史。

公民通过举手或者举起手中的彩色选票表示同意,而数选票则全凭数票人的一双肉眼。

那么问题来了:当支持和反对的票数相差无几的时候,就算再训练有素的眼睛也做不到精确无误。在这种情况下,最后由地方政府负责人进行裁决。

外阿彭策尔州(另外一个实行“州民大会”制度的州)的女性选举权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由当时的政府负责人拍板钉钉,裁决支持“女性拥有投票权”的一方获胜。对此,至今依然有人心存怀疑,认为这位地区领导人当时并未秉公行事,而是按照政府的意识作出了决断。那里的男性公民曾先后四次投票反对女性拥有投票权。

电子投票

公民在州民大会上举手投票后,数选票的官员要用肉眼数出举手的人数。辅助计算选票结果早就有电子软件,投票人可以在一个小机器上按下同意的按键。在大公司的股东大会上,这种机器的运用非常普遍。州民大会还可以在广场上安上一个特殊相机,但是在格拉鲁斯的一份报告中,专家们否定了这一工具的运用,原因是:“还有太多功能和安全上的漏洞”。

允许犯错

现在回到格拉鲁斯州:州政府在审阅了一份专家报告之后,决定放弃电子软件辅助投票。除了费用昂贵和技术不完善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理由:电子辅助方式限制了地方政府负责人的“权限”,而且有损于“州民大会”的意义。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地方政府的领导就被允许错误判断?难道不精确的判断正是“州民大会”的特性?

格拉鲁斯政治学专家Hans-Peter Schaub认为政府给出的理由没有说服力。是他向政府推荐了电子投票,以保证投票的私密性(因为举手投票,毕竟相互可以看到各自的观点)。他表示:“集会性投票,不一定说明选票的数量只是估算出来的,许多这种形式的投票能数出非常精确的数字。”州民大会不应该是政府负责人展示权限的舞台,而应该是公民行使权力的平台。

要的就是不精确

对此,格拉鲁斯政府的解释并不能令人满意:“州民大会的意义在于尊重政府负责人的权力,因此并不那么精准的结果反倒更有意义,”格拉鲁斯州政府书记Hansjörg Dürst这样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强调说。“‘外人’可能很难理解格拉鲁斯人的这种想法,”他继续说,并表示这样说“没有别的意思“。

这种“州民大会”的民主形式一直受到质疑:有一种不成文的规定,政府负责人在结果模棱两可的情况下,可以按照自己的意识行事。

按照自己的意识行事,这一定能像数学一样精准和客观吧?!”没有别的意思“:格拉鲁斯人一定是疯了!

您觉得这种举手投票决定政策的方式在中国行得通吗?欢迎发表评论,请在下方留言。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