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民主制度


让儿童参与投票,行得通吗?







英国退欧的全民公决再次证明在西方民主国家里,投票公民的平均年龄高于全体公民的平均年龄。瑞士也不例外。为了抵销投票箱里年长者票数居多的现象,有些人甚至宣扬在儿童出生起即赋予他们投票权。

儿童也投票?这是瑞士经济智囊团Avenir Suisse提出的令人瞠目的想法。只不过,儿童的投票权实际上是给他们的父母的。 (Keystone)

儿童也投票?这是瑞士经济智囊团Avenir Suisse提出的令人瞠目的想法。只不过,儿童的投票权实际上是给他们的父母的。

(Keystone)

人口老龄化引起了Avenir Suisse(多语)(意为“瑞士的未来”)的注意。在退休与护理的经典问题之外,该经济智囊团也很关注它给民主造成的后果,即走上“老人政权”(法)的可能性。现今瑞士已是如此,参与投票公民的平均年龄远高于整个社会人口的平均年龄。

这是因为去投票的年长者比年轻人更多,30岁以下青年人的投票率仅为35%左右,而古稀老人的投票率却高达70%。结果便是:2015年的投票者平均年龄达到56岁,而很快这个平均值就会超过60岁。

因此在英国退欧几天前,Avenir Suisse的网站上出现了给儿童投票权,以降低投票者平均年龄的提议。

一出生,就投票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英国年轻人虽大部分支持“留欧”,这次却要屈服于更年长、更勤勉、也更倾向于“退欧”的选民。18-24岁人群有74%投了“留欧”的票,而从45岁起,支持“退欧”的人已占投票者的75%,在65岁以上人群中,这个比例甚至高达83%。“英国退欧正是我们所担心的失控典型,即由老年人做决定、青年人承担后果,”Avenir Suisse报告作者卢卡斯·吕利(Lukas Rühli)总结道。

想法由来已久

在一战后的法国,天主教右翼曾为建立一个“家庭投票”制度而积极活动,即向一家之父发放与其子女人数相等的额外选票。这种做法是为了鼓励各个家庭多生育孩子,因为战争令法国人口下降。但这一想法最终未能付诸实践。

2003年,这种理念又在德国重新出现,这次是一项议会动议,要求在儿童出生时就被赋予投票权,以此来提高年轻父母的票数比例,尤其是当投票议题涉及家庭政策的时候。然而这次仍未获通过,尽管它此后又时不时地被基督民主党派、左翼及绿党再次提起。

在奥地利,一场名为“立即给予儿童投票权!”(Kinderwahlrecht jetzt!)的运动也提出同样的要求。这次它的支持者为各保守党派。

在2007年的瑞士议会选举宣传活动中,一名绿党候选人曾抛出赋予儿童投票权的想法,并且在除瑞士人民党(右翼保守党派)外的其他党派中获得一定的共鸣。但最后这一提法仅止步于讨论阶段。

在实际操作中,儿童得到的投票权的受益人其实是儿童的父母,他们可以从每个不满18岁的孩子身上得到一张额外选票。若我们讨论的是个3岁幼童,这个主意真是无懈可击,但若碰到一位已经有了自己的政治主张,而其想法未必跟父母合拍的14岁少年,那么该怎么办?让他们自己去投票,那算不算是权力的滥用?

“我理解(其他人)反对的理由,但我不认同,”吕利反驳说:“我们不是要家长直接代表儿童的利益。家长有子女的监护权,并且已经以子女的名义、为了他们的利益做了无数决定,这些决定也不一定总让子女满意。”

“一人一票”

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提案并未引发积极的呼应,无论右翼还是左翼,批评之声此起彼伏。身为历史学家的自由民主党(PLR/FDP)党员Olivier Meuwly 在法语区《24小时》报(24 Heures)上将其斥为“回到旧制度”,而社会民主党(PS/CVP)人弗朗索瓦·舍里克斯(François Cherix)则对“这一场胡闹”愤愤不平。

这一提议同样未能得到各党派青年分部的支持,他们纷纷表示反对。“权利必须与义务并驾齐驱。从法律角度来看,未成年人不能承担责任,那么让他们投票就是错误的。而把这个权利给予他们的父母,也同民主原则‘一人一票’相抵触,”自由民主党青年部主席安德烈·西尔伯施密特(Andri Silberschmidt)提出异议。

杰奎琳·费尔(Jacqueline Fehr)也支持“一人一票”。然而这却没有阻止这位苏黎世州部长、前联邦议员及瑞士社会民主党副主席在英国退欧一周后,通过Facebook试水(德),想通过给年轻人增加票数份量的方式,来均衡最终票数。她的提议是给18-40岁人群每人两票,40-65岁人群每人1.5票,而65岁以上者每人一票。

在苏黎世《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上,这位身经百战的政治家解释说,这种办法虽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但此举的首要目的是“激发讨论”。这一目标也确实达到了,尽管回复的评论大多都表示反对。无论如何,费尔和她在Facebook上的许多关注者都倾向于将投票年龄降为16岁。

完成义务教育即有投票权

格拉鲁斯州在2007年就迈出了这一步。出乎众人的意料,该州公民大会(Landsgemeinde)做出决定,允许年满16岁的年轻人参加行政区及州事务的投票。格拉鲁斯至今仍是瑞士唯一这么做的州。曾有其他几个州提出过类似提案,但均遭否决,最近一次是2009年伯尔尼州,否决票数达到75%。

动员起来!

西尔伯施密特亦对此持怀疑态度。在他看来,“仅为增加参与率而把投票年龄降至16岁,这是治标不治本,长远来说并不会改变局面”。对这位自由民主党青年部主席而言,年轻人应该换种方式来应对。“我们需要自己行动起来,当投票主题很重要的时候,我们要对自己说,我们必须参与进去,并且亲自去投票。”

这一信条也得到“简单投票”(easyvote,德、法、意)新掌门弗拉维奥·本迪(Flavio Bundi)的认同。easyvote是瑞士青年议会中央联会的创举,它专门制作宣传手册与教育视频,向18-25岁的年轻人解释各个投票议题。以“我的故事”(draw my life)漫画风格制作的一些视频(法)严格尊重中立原则,用短短3分钟时间直击主题。用本迪的话说,这是为了鼓励年轻人关注政治,以降低这一领域的“高龄化”趋势。

根据各项调研,这位年轻人很清楚,家庭是未来公民了解和关心政治的最重要场所之一,因此家长任重道远。“我们当然非常支持他们负起这责任。但我不能肯定给儿童投票权就是唯一的解决方案,16岁起就投票也算不得好办法。关键还是要让年轻人早早参与,而这不必非要通过投票权,也可以是在青年议会里实现,”本迪表示。

您对让儿童投票的主意有何看法?是否还有别的办法能促使年轻人更关心政治?我们很想知道您的想法,请给我们留言。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