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民主2.0


当互联网成为政治宣传工具







集市摊位上用来为动议收集公民签名的旧纸头是不是很快会退役?在最初阶段,利用互联网收集签名的倡导者们力求在网上收集到签名总数的一半。 (Keystone)

集市摊位上用来为动议收集公民签名的旧纸头是不是很快会退役?在最初阶段,利用互联网收集签名的倡导者们力求在网上收集到签名总数的一半。

(Keystone)

直接民主已进入数码时代。越来越多的宣传活动通过网络进行,而在瑞士,今后wecollect.ch网站将让人们能够在线为动议与公决签名。这个为政治生活注入活力的演变,却同样面对着系统严密性与可信性的挑战。

点击一下选择主题,再填写三个文本框(姓、名和电邮),一份表格就会显示在屏幕上,你只需打印出来并签上名,对折后投进邮箱就行,邮资将由收信人承担。将来这种为直接民主工具(民动议(法)全民公决(法))收集签名的方式,很可能会取代集市上的传统摊位和其他挨家挨户上门收集的做法。

几天时间内,wecollect.ch(德、法)就已经为自己推广的三个提案(很快将增加到四个)收集到了xxxxx(发文前去网站首页右上角查看最新数据)个签名。虽然这几项提案都由社会民主党及其他左翼组织提出,但这毫无问题,因为该网站本身就持左翼立场。而右翼党派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之中,不日将启动自己的平台。

创业阶段,不为赢利

丹尼尔·格拉夫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吐露:“启动wecollect所花费的几千瑞郎都是我自己出的。目前我们还在创业阶段,最终结构将于年底确立。不过我们的目标是维持协会机制,不以赢利为目的。”

对这位苏黎世活动家来说,钱并非要忌讳的话题。更何况他的项目同伴名叫多纳特·考夫曼(Donat Kaufmann),这位大学生在2015年筹集了14万瑞郎,用来在免费报纸《20分钟》(20 Minutes)上刊登一个迎击人民党强大宣传机器的广告,他的名字也从此为人所知。因此众筹也属于wecollect的项目内容,不过众筹只用于帮助宣传发起人降低宣传费用。他们的想法是让通常没有这个财力的小协会也能利用起直接民主的工具。“我们只打算成为协调者,以我们区区两个人的力量,不该由我们来支配政治议程,”格拉夫强调。

不过,瑞士的政治参与者们早在wecollect问世前,就已现身互联网。而近几年在公关这方面,开辟道路的常常是右翼保守派。“瑞士人民党(SVP/UDC)的2015年联邦大选(法)宣传战,标志着瑞士政治公关的一场革命,如今它已一贯性地将社交网络与互联网用作信息来源,尤其是用作动员工具,”伯尔尼瑞士实用社会研究学院(gfs.bern)政治学家卢卡斯·高勒德(法)(Lukas Golder)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介绍说。

这一战略卓有成效:2015年10月,该党在国民院的代表席位由54席上升到65席。一曲《欢迎加入人民党》(德)(Welcome to SVP)甚至打动了年轻一代,他们不再是最不愿给人民党投票的人了。这个精彩的音乐短片用瑞士德语演唱,配以电子音乐,内容相当幽默,在网上一夜走红,至今的收看率已超过90万次。

几个月后的2016年2月,由左翼、右翼及民众携手发起的反对“驱逐犯罪外国人”动议宣传活动,极大挫败了瑞士人民党。这次没有时髦的视频,取而代之的是一次总动员(法),和被观察人士称为“史无前例”的社交网络上的众筹。

可是,瑞士已经见识过非常活跃的政治宣传,比如1989年,逾三分之一的选民投了废除军队的票,或者1992年,以微弱多数否决了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然而当时既没有互联网,也没有手机。

高勒德回忆道:“对欧共体投票那次,有一成以上的投票者曾亲自参与过一次宣传活动。这是个此后再未破过的纪录,那次的动员海报在大街上随处可见。可当时的典型大众媒体还是电视。今天电视虽然也很普及,但却在慢慢失去它的重要性。”

这位政治学家指出,现在社交网站已接替电视,成为新的大众媒体。但这个大众媒体有其自相矛盾之处,它同时也非常个人化,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关在小信息圈子里,只看自己感兴趣的内容,只读想法跟自己一致的人的意见。

别太心急!

互联网降低了开销

“没人真正敢于谈论公民动议的成本,”高勒德遗憾地表示。就这方面而言,在线收集签名的第一项内容正好是社会民主党呼吁透明度的动议,这确实带有些讽刺意义,要知道,瑞士是欧洲唯一一个对政党与宣传活动资金来源未作任何规定的国家。

除了通常要靠活动分子搭上自己的时间收集签名的传统方式外,也有花钱雇人去收集签名的做法。此外还有上游和下游的各项工作-从打印签名表格,到把签名呈交联邦政府。按照经验,这位政治学家估计(在18个月内)收集到动议所需的10万个签名,起码需要花费50-100万瑞郎(约合334-668万元人民币),即相当于每个签名5-10瑞郎。

因此,wecollect承诺会大大降低开销。用你家打印机打出来的签名表格上印着邮票,邮资由动议发起 人偿付。如果购买邮票数达到一定的总量,其单价则为5角3分瑞郎。但这并不是说,收集10万个签名就只需5.3万瑞郎,因为其中还牵涉到其他附加支出。不过格拉夫相信,到时人们可能会将每个签名的成本降低到1瑞郎以下。

在这个“全用互联网”的环境下,wecollect的出现显得合情合理。它的创办人丹尼尔·格拉夫(德)曾担任苏黎世的绿党秘书和国际特赦组织发言人,如今则投身于“无条件基本收入”动议的宣传活动。借助他的平台,他打算依靠左翼政党与某些非政府组织的文件,组织一个“快速、高效和人气”的打击力量。近日他在周日报刊上称:“如果某人有一个用电邮就可发动起来的活跃社区,那么他就拥有真正的宝藏。”

初看上去,这一切似乎有利于直接民主。通过便利的民主工具,互联网只会让直接民主更有活力、更有生机。然而高勒德在政治进程加速的大环境下,却看到了一些风险。

这位政治学家指出:“从电视盛行的年代开始,我们就已经见过这种演变。媒体变得越迅速,政治也必须迅速做出反应。而瑞士政治总体而言反应并不迅速,而是倾向于寻求妥协,这可能需要好几年。”

他继续说道:“wecollect这类工具使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维度。因为若是收集签名变得非常容易,也不再需要多花钱的话,就可能导致动议数量的翻倍,其风险可能是无足轻重的议题增多,或者是议题内容未经过深思熟虑,人们没有足够时间来考虑方方面面的问题。”更不要说太多的动议最终会让人读不懂政治,无论是对选民还是对媒体,毕竟在政治当中,解释与正确处理的角色始终是最核心的。

不管怎样,这还只是一个开始,高勒德将不带成见,兴致盎然地关注它的进展。“它首先是加强人们政治兴趣的一种方式。而且以我国的民兵式政治体制-尤其在更贴近群众的地方层面,这将是对瑞士具有非常重要意义的一个演变。”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