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公民动议125周年


一个点子 走遍世界



作者:Bruno Kaufmann




2015年7月,美国俄勒冈州“大麻消费合法化”动议在全民公投中获得通过。从当年起,当地指定商店可以合法出售大麻。 (Reuters)

2015年7月,美国俄勒冈州“大麻消费合法化”动议在全民公投中获得通过。从当年起,当地指定商店可以合法出售大麻。

(Reuters)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公民动议125周年”特别报道,更多请见直接民主专栏

文章主旨:瑞士并不是直接民主的发源地,但瑞士在直接民主的全球推广方面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从1891年起,瑞士男性公民便可通过公民动议直接参与国家宪法的制定;80年后的1971年,瑞士女性也获得了同等权利。公民动议的民主形式说来已经跨越了两个世纪,而且足迹已遍布世界。让我们和“导游”Bruno Kaufmann-瑞士资讯民主通讯员、people2power网站主编-一起来回顾瑞士公民动议125年走过的路吧。

“我非常高兴,公民立法这个奇妙的想法如今已经流传至地球的另一端,”120多年前,瑞士一家社会民主报纸的主编在给一名移居海外读者的信中这样写道。

那是1894年的美国。纽约记者John W. Sullivan一篇关于动议和复决在瑞士州及全国展开的小报道引起大轰动。被Sullivan称作“瑞士体系”的民主模式在美国农民、商人和手工业者中获得共鸣:在新兴的美利坚联邦国,这样的民权,也值得拥有。 

一位瑞士海外移民写信至祖国,以求更多地了解直接民主的影响。这位瑞士人住在俄勒冈州,那里于1902年通过人民公投建立起公民动议制度。从那时起,该州至今已经通过这一民主途径进行了300多项表决,而瑞士的数字是206。

由此而来,在大西洋另一端的美国,“瑞士体系”又被称作“俄勒冈体系”。在近125年来,美国另外23个州也陆续赋予了选民发起动议的权利。

19世纪末,虽然地处亚洲及北美洲之间的夏威夷王国尚未归属美国,但是“俄勒冈体系”的成功以及妇女参与选举的先例也让这一太平洋群岛的居民颇受感染,发起了当地的共和运动。而当时参与夏威夷共和运动的孙中山后来成为了首位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

于是,主权在民的公民动议理念“长途跋涉”来到中国,被收入1912年《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在经过了20世纪的风风雨雨之后,这一约法至今依然是台湾基本法的依据。

少数问,多数答

就像上述故事体现的那样,“瑞士体系”-包括公民动议、随着1848年瑞士联邦成立而确定的强制复决以及1874年出台的公民复决-在全球各地开花结果。而直接民主下的民权概念也深入人心:在这种体制下,少数群体可以发声提问,而多数群体则必须给出让人信服的答案。

公民动议的实施来自对民意的关心,且受法律约束。每一项共同决策都要被摆上桌面公开讨论-通过公民动议的形式,这一民主理念得到了更好的贯彻。 

公民动议并非诞生于125年前的瑞士,它的渊源可以追溯至200多年前:法国启蒙运动思想家及革命家孔多塞(Marquis de Condorcet)可谓是动议之父。法国大革命之后,孔多塞1792年受任起草国家宪章。他不仅将强制复决写进宪法,而且提出“要逐步赋予公民发起动议的权利”。

迅速遍及全球

可是到了1794年,孔多塞就成为革命风暴的牺牲品。而中央集权的法国通常只是在总统选举中运用全民直选的形式。在法国没有得到推广的民主体系却在它邻国瑞士“肥沃的土壤”中生根发芽:在直接民主制度全国范围实施之前,从1830 年开始,公民权利便陆续被几乎所有瑞士州纳入地方基本法。

目前,在全世界22个国情各异的国家和地区(比如:匈牙利、乌拉圭、肯尼亚、台湾、墨西哥和新西兰),公民能够按照“瑞士体系”发起公民动议。另外还有14个国家的公民可以通过收集签名将议会的决议诉诸于全民公投,就像今年意大利和荷兰的情况。

比国家层面更活跃的,是25年来普及至乡镇、地区和跨国范畴的公民动议权。如今,在德国所有7.5万多个镇,公民都有这样的权利,在该国16个联邦州内也是如此。全世界实行这种民主形式的地方单位更是达到几十万。

尤其有意思的是:直接民主的普及度和实力也常常成为公民动议的中心内容。近10年来,仅在瑞士就有10项联邦级公民动议涉及人民权利的问题。

公民投票和公民投票也不一样

在瑞士实行公民动议制度125周年之际,英国脱欧的全民公投结果近日在全世界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围绕直接民主的意义和目的的热烈讨论。

世界各国人民公投的形势多样。在瑞士,联邦级动议需要发起者收集10万个公民签名,并在提交议会和政府审核后,才会交由选民进行拥有约束力的投票。如果多数选民赞成动议内容,联邦宪法就要相应作出改动。

英国脱欧的全民公投背景完全不同:其意向由英国首相卡梅隆提出,全民投票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同公民动议不同,英国的这一公民投票打开的是法律和政治游戏的闸门。

你觉得公民直接参政的形式适用于中国吗?“瑞士体系”对中国哪个行政区划(省、地、县、乡级)的政治决策具有借鉴作用?欢迎你在下方参与讨论。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