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投票参与率


瑞士青年对政治的热情起起伏伏



作者:Samuel Jaberg




youth & politics (Keystone)

youth & politics

(Keystone)

尽管瑞士的年轻一代对投票缺乏热情,但如果发生了令他们感兴趣的政治事件,却还是不乏想象的。不过凭借互联网所激发的政治热情,却总是只能热一阵子。

瑞士联邦最新公布2011年10月23日的瑞士全民投票数据显示,年龄介于18-24岁间的瑞士年轻人的投票率只有32%。

而另一方面,年龄逾75岁的老年人投票率却高达70%。这种情况在历次投票时已屡见不鲜,只是在最近几年愈发严重。

一些政治家已然提到,瑞士的民主参与是个“老年社会”,最近新出台的一项调查似乎也显示,年轻的成年人对政治的兴趣越来越小。

然而“政治参与性不应仅仅局限于参加选举和投票,”瑞士社会学研究中心(FORS)的Martina Rothenbühler说。她正是瑞士首份18-25岁年轻人调查报告的撰写者。

“最近几年一系列非制度化的、新的政治参与形式正在涌现,特别是通过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参与”。

伪婚礼

譬如动员大多数人参与政治行动的“聪明行动族”(Smartmob),就是新的政治参与形式的一种。通过网络或短信召集大量互不相识的人,共同进行一种行动,快速发生,大多因其轰动一时的方式而吸引众多注意力。

例如两个对军队持批评态度的“防备武器暴力”和“军备出口禁令”动议,就引来了类似行动。在几个大城市里可以看到,不少人模仿用军用武器射击,然后倒下。在躺倒几分钟后,他们又快速爬起来,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22岁的地质学学生Piero Schmid来自弗里堡大学,他深谙此道。在以“SOS种族歧视”组织发出号召后,他在街上举行了一场假扮的婚礼,为了抗议瑞士人不能与外国无纸张人士结婚的禁令。

“交流方式彻底颠覆了思考和政治行为的方式,”他说:“这种方式糅杂了艺术、讽刺和内在评价,很吸引人”。这位意大利语区人尽管还没有加入任何党派,但比较倾向于左翼。

实用主义

“年轻人的行动充满活力、有条有理。他们知道如何就一个题目积极地进行动员。然而一旦这一热点不再,他们马上销声匿迹,”瑞士青年工作者协会(SAJV)的Micha Küchler观察到。

“例如那些福岛核灾难后的游行。这些新的现实正符合消息传播不间断、正逐渐裂成碎片的世界”。

除少数几个政治积极分子以外,长期参与政治活动的青年人的数量在减少。“我自己就是一个例子,”Piero Schmid说:“我既没时间、也没兴趣总那么积极”。

尽管Micha Küchler对青年人与制度保持距离、对已知答案提出质疑的能力给予了积极的评价,但他也强调:“没有制度化的联系,要形成持久性的变革会很难”。

Martina Rothenbühler指出:“年轻人只有在涉及到自己和身边的人时,才会去投票。例如就将犯罪外国人驱逐出境或禁止在家保存军用枪支等议题上”。

不足的政治教育

年轻的选民们还经常对复杂的、科技性的议题退避三分。“我一般都会去投票,即使我对议题并不完全理解,”Schmid说:“政客们的观点经常很混淆,有的还自相矛盾。”所以瑞士的政治教育很重要,还有待改善。

Küchler认为,瑞士还应加强其国民教育,目前这出于节约开支的目的而往往被忽视。这对拥有其他文化背景、处于弱势的青年人群体特别重要。

FORS的研究报告正指出了这一问题:在受教育良好的青年群体和其他青年之间,在参与政治活动上,已经形成了一道深深的鸿沟。而男女之间的鸿沟目前正在消弭。

SAJV的发言人认为,就某些议题,特别是在经济政策领域,“即使是成熟的成年人也难以招架”。“那些青年人以为,他们必须理解一切,然后才能发表意见。但事实上,他们在短期内所获得的信息与他们的父母其实一样多”。

寄希望于电子投票

研究撰写者Martina Rothenbühler认为,现实与虚拟世界的边缘已模糊化,所以这会增加青年人进行电子投票的可能。“日内瓦的研究证明,如果青年人可以进行网络投票,那么他们就会对投票和选举表现得更积极”。

然而反对派Piero Schmid则认为:“投票是一项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的行动。并不像是简简单单在Facebook上选一下‘顶’。在网络上造假、进行舆论引导的风险也更大”。不少年轻选民的观点与之类似。所以新成立的“海盗党”正在不遗余力地反复就“数码专制”警告众人。

这一讨论还将持续很久,这也显示出熟习网络二代的年轻人是如何审视自己的数码环境的,以及由此产生的青年人参与政治事务的方式。

高参与率

投票调查开始于去年秋季全民投票之后,这是18-25岁年龄段自90年代初起,投票参与率最高的一次。

“90年代以前,瑞士人对参政已习以为常。投票系统非常稳定,与联邦委员会的合作也很平和,”该研究负责人政治学家Georg Lutz说。

“日益加剧的两极分化让事情发生了转机,激发了青年的热情”,Lutz说。

尽管青年热情在增加,但是在代际之间,鸿沟依然明显。“年轻越大的人,越爱投票,”Lutz说。

“年长的人投票出于习惯和责任感。而年轻人投票只因为具体的议题与其有关”。

大部分全国、各州及各地区的议题都较难提起青年人的兴趣,这位政治学家说。

FORS报告

与联邦教研国务秘书处(SBF)合作,洛桑社会学研究中心(FORS)就1360名年龄介于18-25岁之间年轻人的政治参与情况展开调查。

研究显示,青年人参与政治活动的偶然性、非正式性、短期性和个人化特征明显。

“智能化”政治动员,如抵制某产品、网上请愿、脸谱(Facebook)小集团等,如今已变得越来越重要。

研究者认为,新的、如今还未得到全面重视的青年人的政治参与方式,将会改写政治。

同时他也认为,电子投票选举方式将会激发年轻选民的投票热情。

受教育程度也是影响青年参政的重要因素,不少年轻人认为,选票动议的书写方式太过复杂。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