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民主纲要


"直接民主不是种宗教,瑞士公民也不是神"



作者:Simon Bradley




 其他6种语言  其他6种语言
屈绍尔说,瑞士人不应该对什么都能投票 (PHOTO-GENIC.CH / OLIVIER MAIRE)

屈绍尔说,瑞士人不应该对什么都能投票

(PHOTO-GENIC.CH / OLIVIER MAIRE)

瑞士笑星和作家万桑·屈绍尔(Vincent Kucholl)宣称,瑞士虽是个模范民主国家,但还是需要各种保护措施,以改善这种制度,和避免反对清真寺尖塔这类事故的发生。

最近,他和漫画家Mix & Remix共同编写的畅销指南《瑞士政治制度》(Institutions Politiques Suisses)推出了英文版,书名为《瑞士民主纲要》(英)(Swiss Democracy in a Nutshell)。

屈绍尔是主持讽刺广播节目《120秒》(法)(120 Secondes)的一对笑星中的一位。一年半以来,这个节目在瑞士和巴黎巡回上演,门票场场售罄。该节目组还将于2015年1月开始在瑞士法语区电视台主办滑稽新闻。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关于瑞士民主的书已经售出25万多本,尤其受到学校和准备入籍人士的欢迎;现在您计划出英文版。瑞士民主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万桑·屈绍尔:乍一看这个话题确实不够性感,可我们注意到,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就是这个话题确实让人感兴趣。如果你作点努力,简化和解释事情的本质,就会意识到,人们有很多问题,而且饶有兴趣。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现任总统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说,直接民主流淌在很多瑞士人的血液里,这话对您也适用吗?

万桑·屈绍尔:不。(笑)瑞士政体是许多不同元件的混合体,直接民主只是其中一种元素。

直接民主鼓励的是共识,因为全民公决就像系统里的石块,会放慢事情的进度,而议会为了避免全民公决,就要寻求妥协。联邦制和文化多元主义一样,都非常重要。这个政体的稳定性显示出,尽管它是多种元素的结合体,但运转得却很好。

我认为瑞士政体是个模范制度。如果它的知名度大一些,能启发其他国家,那是最好,可我还不打算开始鼓吹它的优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么说来,瑞士民主模式可以出口喽?

万桑·屈绍尔:这个我不太肯定,我国的政治文化确实比较特殊。

这里有一种政治成熟性。很多动议都经过公决一关,例如最低工资、年假延长一周等,在瑞士都遭到否决,但我敢肯定,要放在其他国家一定会通过。这是一种特殊的政治文化,人们给违背自己个人利益的做法投赞成票。从海外视角来看,这相当奇怪。

人们担心直接民主会成为民粹主义者的武器。这种情况发生过几次,但其实还是相当罕见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以动议的诉诸投票为例,整个过程可能要花费50万瑞郎(约合316万元人民币),即使这样,这还能算模范制度吗?

万桑·屈绍尔:当然,可别处总是更糟,比如美国吧。我们在瑞士看到某些宣传投入的资金时会感到震惊,例如反对单一公共医疗保险方案的这次。很明显,有利害关系的各方为了保持现有体制,投资了数百万瑞郎,因为这对他们来说利益攸关。

从这个角度讲,这种制度被人稍有滥用。我们可以设想,在这里该引入保护措施,以限制宣传支出和保证财务透明度,比如,让人知道瑞士经济联合会(Swiss Business Federation)在每一票上花了多少钱。

民主的货币化不是件很积极的事,我赞成公开各政党的账户。我们需要明确的是,民主不能收买,否则就毫无意义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青年人参加投票的比例很低。他们抱怨投票太多,也太复杂。这种情况该如何改善呢?

万桑·屈绍尔:有时只是技术问题,可我没觉得投票太多。过多的民主并不会谋杀民主。

公民教育和培训具有重要作用。课堂应该成为讨论文化和政治的地方;人们也必须对公共事务感兴趣。在详细了解事情怎样运转之前,你得先明白,我们都要发挥某种作用,而且这也很有意思。这样,人们才会想参与这个制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随着2014年2月的反移民投票,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表示,他虽尊重瑞士人的投票,却觉得在复杂问题上,直接民主可能代表着一种“真正的危险”,因为有时很难让公民理解可能引发的后果。我们是不是能就任何事投票-欧洲、移民、枪支、增加一周年假……?

万桑·屈绍尔:(2月9日的)那次投票是缺乏信息的问题。不是事事我们都能投票,我们需要某些保护措施。

移民的事不复杂,不过是“赞成”或“反对”,但后果却很复杂。而且有些移民是合法的,当时却没有向全国人民好好解释。我敢肯定,如果今天再投一次,结果肯定不一样。那时围绕同欧盟的科研、流动性和关系问题,以及双边协议方面,都缺乏信息和沟通。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是不是需要一个宪法法庭,来评估某些动议违不违宪?

万桑·屈绍尔:我们需要更准确地判定动议的合法性。我认为这方面管理失当。2月9日的投票就相当严重,那确实是一次事故,跟清真寺尖塔投票一样,给瑞士造成了国际性后果。

直接民主就不该用来处理一切问题。瑞士人民党以为瑞士法高于国际法,这点我不同意。人民不总是正确的。我认为人民会犯错误,这就是2月9日发生的情况。

可瑞士令人震惊的是,几乎每一位政治家都说,“瑞士人民是正确的”。这个口号我也不同意。直接民主不是种宗教,公民也不是神。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联邦前总理安内马利·胡贝尔-霍茨(Annemarie Huber-Hotz)曾说过,应该禁止大政党发起人民动议,因为他们会滥用。您对此怎么看?

万桑·屈绍尔:从哲学角度来看,这种提法很有意思,因为世纪之初,人民动议的引入是作为一种政治平衡力,而如今最大党派-瑞士人民党-发起的动议最多。我认为国父们引入这种工具时,并不是要人这么用它。可我觉得前总理的说法不过是个煽情提案,永远通不过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民主制度还可以作哪些改善?

万桑·屈绍尔:40%的平均参与投票率还不算糟。可那是瑞士公民的40%,而不是全国人口的40%。

我们必须记得,很多在这里生活、在这里出生的人不能投票。这也是有待改革之处,好让在瑞士居住、塑造今日瑞士的人也能参与它的生活与发展。许多人都被排除在制度之外,可我国住两百万的外国人啊。

这要花时间,可我很想看到它的实现。不是只有持瑞士护照的人才是瑞士人。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