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特色(1)


政治盛况还是老式民主?



作者:Stephanie Hess, 于阿彭策尔




内阿彭策尔州的州民再一次共庆了它的古老民主形式露天州民大会。就算是寒风骤雪也不会影响到公民参加大会的热忱。这一公民直接参政的形式到底有多民主呢?

雪花漫天飞舞,广场上的市民们暂时收起雨伞,以便举手表决。 (Stephanie Hess)

雪花漫天飞舞,广场上的市民们暂时收起雨伞,以便举手表决。

(Stephanie Hess)

每年一次,内阿彭策尔州的礼宾部门要把金质头盔拿出来打磨、把带有家族徽标的大旗和黑色长袍打理停当-一切都是为了一年中最重要的活动:露天州民大会(Landsgemeinde)。四月最后一个周日,天空意外地飘起雪片,缀满花的苹果树还有尖尖的屋顶很快被白雪覆盖。不过,人们的庆祝热情丝毫不减。

雪花飞舞间,空气中飘来烤肉肠的香气,还有州民大会特色糕点"Landsgmendchrempfli"的香甜味。人们陆续来到阿彭策尔市的街头- 与其说是街道,不如说是小巷。内阿彭策尔州的首府城市仅有不过6000名的居民。

条条道路都通往市镇中心的州民大会广场。几个世纪以来,阿彭策尔的州民一直保持着在这里定夺州级政事、选举州政府成员和州级法官的传统。露天州民大会能够延续至今,确实不凡:这是直接民主以其最直接的方式在阿彭策尔永葆魅力?还是“政治化石”在这个保守的农业州苟且偷生?

中世纪的产物

露天州民大会是如何产生的?专家对此说法不一。伯尔尼大学政治学院的助教Hans-Peter Schaub在最新发表的论文中,对州民大会与投票参政两个体系进行了比较。他在文中提到:“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以为露天州民大会的形式来自于古时日耳曼部落的人民大会(germanischen Volksversammlungen)。但目前主导的观点则认为,追根溯源,这一形式应该起源于中世纪的合作社(Koorporationsgemeinschaften),当时主要是为了共同管理土地和草场。”

在今天的瑞士,只有内阿彭策尔州和格劳宾登州两地还保有露天州民大会的传统。以前,这种民主形式还存在于八个州内,但其他各州都相继中止了这一习俗(施维茨和楚格两州早在瑞士联邦成立前的1847年就不再举行州民大会,乌里州于1928年停止活动,而下瓦尔登州、外阿彭策尔州及上瓦尔登州则于1990年终止了大会的举行),转而进入投票体系。

州政府成员入场,军乐队开始奏乐。由6男1女组成的政府班子庄严地走入广场。而雪花也不早不晚在此刻飘下来,落在他们的黑袍上,也落在广场显著位置的发言台上。当然,站上主席台并非他们的特权,任何一位州民只要愿意,都可以站上来发言。

信息人人平等

“露天州民大会的最大优势在于人人都有发言权,”Hans-Peter Schaub继续说道:“议题通过这种方式传达给公民,而且人人能够平等获取信息。投票箱参政方式就不同了,在那种情况下,政治讨论主要是通过媒体而进行。”而这种议政方式较为封闭,并非人人可及。州民大会的另一大意义在于:与投票形式相反,参与者们可以发表多向性的意见,不一定只能同意或反对。人们没有必要在“是”或“否”中抉择,他们可以提出自己的建议或提出议案修改意见。

但在今年的露天州民大会上,这种场面并没有出现。大会很快就结束了,也许是因为下雪,而周围屋顶上的雪也越积越厚。州政府和州级法官的连任选举快速完成,然后州民们表决通过了四项法律的修改,否决了一项关于学校改革的动议。每到表决时刻,人们都得暂时收起被雪压得沉甸甸的雨伞,这样计票人才能看清他们举起的手臂。大部分时候,用眼睛一扫便可知民意导向,只有在多数不明显的情况下,才需要仔细统计举手人数。

没有秘密可言

和投寄选票方式不同,在州民大会上,你的政见如何,周围的人一目了然。而且在阿彭策尔市,大家都彼此认识。在Schaub看来,这是州民大会最大的缺陷:“投票秘密无法保证,而这是民主的基本原则之一。”

这种参政方式其实违背了欧洲人权公约。为此,瑞士在签署公约时,特意引入了一条接纳露天州民大会的特例条款。但众目睽睽之下公开发表政见,这是否会影响投票结果?Hans-Peter Schaub透露,州民大会以前长期被视作右派选民的集会。瑞士人都不会忘记:1990年,就是在内阿彭策尔的州民大会上,选民再一次拒绝赋予本州女性投票权。

不过,这位政治学家同时强调,如今,州民大会的政治决定也开始显露出进步的趋势。“露天州民大会不倾向于任何政治派别,这是正确的出发点。”但是州民大会的参与率一直较低。“平均来说,大会的参与率要比选票形式低10%-15%,”Schaub透露。

弥补缺陷

可不,涌向广场旁咖啡馆和饭馆的人并不比站在广场上开会的人少。这可能是因为,除阿彭策尔本州人以外,还有瑞士各地的人来这里观摩活动。尽管露天州民大会作为民主的历史传承在走下坡路,但是所有瑞士人依然对它兴趣盎然。

露天州民大会依然得到人民的有力支持。“它不仅仅是怀旧的民俗,它有着切实的意义,” Schaub指出,“我们的研究证明:州民大会的民主程度一点也不比投票参政的形式低。”不过,如果这种集会模式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要克服自身弱点。比如开发技术支持,以解决缺乏投票秘密的弊端;又比如,收集各种点子,以吸引更多的人前来参加大会。

如果你是阿彭策尔的州民,你会来参加露天州民大会吗?这种民主形式在你居住的城市或小区行得通吗?欢迎你在下方留言。


(转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