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特色(7) 要靠送礼才能挽救瑞士的地方民主吗?




一根烤肠、一块面包,这些小赠品能不能吸引村民来参加村民大会?研究得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一根烤肠、一块面包,这些小赠品能不能吸引村民来参加村民大会?研究得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Keystone)

免费垃圾袋、烧烤肠、冰啤酒,购物礼券:瑞士的许多地方政区正是靠这些东西吸引公民参加社区大会,完成瑞士地方民主的核心程序。然而,直接民主真的需要靠送礼来实现吗?

瑞士的直接民主出毛病了。每年在近2000个地方政区里举办的近4000场社区大会里,空荡荡的椅子说明了这一问题。在这些大多在晚上举行的大会上,公民通过举手的形式决定着诸如本村的预算应该是多少、要不要建一座新教学楼,或者是否应增加税收等问题。

这篇文章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阿尔高民主中心主任、政治学教授Daniel Kübler表示,尽管我们还不详尽掌握地方政区大会的与会公民数量,“但可以肯定地说,近十年呈现的是一种下降趋势”。如今的选民参与率平均在10%以下,而参与数量也因地方政区不同而有很大差异。造成大会现场空荡荡的原因很多:有时是要讨论的问题太复杂;有时是信息太少;还有就是政区越来越大,匿名性越来越强,失去了监督推动作用。

这种发展趋势为瑞士的直接民主造成很大问题。因为这种民主体制只有在基层人们参与、且愿意参与的情况下,才能够运行。

足球赛、餐厅优惠券、保姆

许多政区不愿对此听之任之,不希望民主之火慢慢燃尽,于是采取了相应措施。有些村庄提供保姆服务,以便父母双方都可以参加政区大会。有些政区将政区大会的时间定在周六下午,以免和工作时间形成冲突。还有的在现场组织与会者抽奖,奖品是免费火车票或本村餐厅的优惠券。

有时礼物很小,例如一卷价值22瑞郎的收费垃圾袋。去年夏天,至少一个社区在欧洲杯期间,组织选民在大屏幕前共同观看瑞士队的足球比赛,之后才举办政区大会。大多数社区选取的吸引方法则是:在讨论之后大家一起喝一杯。

1000个基层政区消失了

2016年瑞士又减少了39个城镇级政区。自2017年1月1日起,瑞士仅有2255个城镇政区。

政区合并是社区减少的主要原因。这是由财政和人员紧缺造成的。

城镇政区是瑞士民主的脊梁,还好它们仍然享有充分的自治权。

依据联邦制原则,瑞士的权力分散于联邦、各州和城镇三个层面。

社区持续减少的局面还在愈演愈烈。1860年时,瑞士至少有3200个政区。

Wimmis位于伯尔尼高原的入口处,这个小村特别注意吸引选民前来参加政区大会。“我们一直在尝试,用新的方法吸引人们来参会。有些有效、有些则无济于事”,村长Peter Schmid说。现在每次会后提供些小吃,已经成为该村的传统。冬天则提供冷餐会,有辫子面包、切片奶酪等。而在夏天,大会参与者总喜欢应邀在礼堂前烧烤,享受香肠和冰冻饮料。

聚在一起意义重大

这既是一种奖励,也是一次机会,可以一起聊聊天。Peter Schmid说:“让大家聚在一起,这一点很重要。许多人在这时候才会提出问题,因为他们不愿在大会上提问”。自从社区提供了这样的服务,参加Wimmis政区大会的人数已经从40-50人,上升到60-80人。可惜这并不是比例,而是参加大会的人数,这才是该社区1800名选民中极少的一部分。 

去年12月,Wimmis还开始为腿脚不便和居住偏远的选民提供交通服务,但效果不是很好:在年末的那次政区大会上,仅有一位选民享受了这种免费的出租车服务。Wimmis不仅针对政区大会尝试了种种吸引选民的措施,对选举也是一样。它向所有参与投票的人发放“Wimmis优惠券”彩票,中奖的人可以获得肉铺、面包店或餐厅的优惠券。

不过Schmid也强调说:“我们必须注意,不能搞得太夸张”。绝对不能让公民们有这种印象:他们仅仅是为了获得礼物才参与的。“行动必须谨慎,只是表达一种小小的谢意”。

礼物葬送公民义务

这正是诸如此类的物质刺激所要面临的问题。阿尔高民主中心(ZDA)的研究显示,推动公民去参与政治活动的公民义务本已稀薄,而且很可能就这样被断送。

在这项调查中,受访者收到不同的虚拟选民大会的邀请,他们必须回答是否出席。调查结果显示,通常不参与大会的受访组,感觉被礼物唬住了。而那些本来就定期参加大会的人则认为,谈论是否提高税收的议程要比送礼吸引力更大。

你觉得城镇用小礼物来吸引公民参与地方民主的方式好不好?欢迎大家各抒己见,给我们留言。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