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特色(3)


一座40年拒绝安装路灯的小村庄



作者:Stephanie Hess, 于苏尔莱




苏尔莱独一无二的夜空。 (Keystone)

苏尔莱独一无二的夜空。

(Keystone)

能想象吗?在海蒂的故乡瑞士格劳宾登州的一个叫苏尔莱(Surrein)的小山村的村民,居然40年拒绝安装路灯,现在他们终于想开了,不久这里将灯火通明。但是在灯火中消失的将是一个古老山村的自我坚守。

这篇文章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就算是有人在离我一臂之遥的地方,我也看不到他。夜幕笼罩着山谷和苏尔莱,只有几点橘黄色的灯光在远处一闪一闪地摇曳,它们是建筑工地上做标志用的小灯笼,除此之外四周一片漆黑,只能听到莱茵河在山谷中湍湍流过时的哗哗声。

苏尔莱住着250名村民,这里是瑞士最后一个没有路灯的村庄。但是建筑工地上的亮点却仿佛在泄漏着一个秘密:苏尔莱的黑暗时代即将告终。村子里仅有的几条柏油马路已经年久失修,变得坑坑洼洼,有些坑已经大得像一个天然池塘。

路灯和新公路:苏尔莱正在与现代接轨。 (swissinfo.ch)

路灯和新公路:苏尔莱正在与现代接轨。

(swissinfo.ch)

现在,石子路下将铺上电网,今年年底马路上将铺上沥青,街道将首次有自己的名字,目前为止居民的地址都是用的居民区的名字,而以后他们将有自己的街名:“Via Planatsch、Via Encarden、Via Plazzas、Via Giachengina 和Via Reids”。而所有这些街道都将装上崭新现代的路灯,而路灯,对于这座村庄来说,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

光污染……

苏尔莱属于当地一个叫Sumvitg区的一部分,当地人讲瑞士的第四种语言:列托罗曼语(一个小语种), 1977年有人首次提出在苏尔莱安装路灯,可是村民却觉得电费太贵,灯杆也会影响村容村貌,因而拒绝了这一建议。

上世纪90年代,他们重提路灯一事,第二次投票,然而村民依然以同样的理由投了反对票,因此苏尔莱也就漆黑依旧。到了21世纪第三次投票的时候,又增添了一个新论据来反对装路灯,这一次他们用了一个新颖入时的词:光污染!于是苏尔莱的路灯计划再一次告吹。

然而现在,在第一次路灯投票过后的将近40年之后,今年春天的一次地方集会上,人们再次为路灯投票,这一次人们为路灯开了绿灯。

“是时候了,” 苏尔莱村长Otto Deplazes说。他的职业是制炉人,在他的工厂见到了他,他用咖啡机沏了杯茶。看得出他崇尚现代生活方式,他认为像苏尔莱这样的偏远村庄也要与时俱进。

留在这里的人越来越少,因为没有工作机会,“保持黑暗无非是坚守原始,” Deplazes村长说。但是这种原始他不需要,也不愿意再过那种手电筒不离手的日子。没有手电常常会踩到地上的坑,或者被雪堆绊倒,“我不会怀念这样的日子,” Deplazes说。

在第一次投票的时候,反对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村民,他们崇尚节俭,还有一些怀旧情结,在他们看来以前没有路灯也照样过来了。

 ... "独一无二的夜空"

而2016年春天的这次投票,则主要是年轻的村民反对安装路灯,包括Deplazes已经成人的孩子也赞成维持原状,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只有3名村民投了否决票,84人投了赞同票。

三位反对安装路灯的人中的一位是Simon Jacomet,他是一位设计滑雪板的艺术家,住在村子的最尽头,正在修建他的第二座房子,第一座房子是他母亲的,这所房子在瑞士出了名,因为Jacomet在这座老木屋的中间加进了一个金属结构。现在他又在房子旁边建了一幢水泥房。他这样做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视野。新房子的窗户高达几米,这样白天就可以看到山尖而夜晚则能够望到无限的星空。

而他的美丽夜空将被路灯所破坏,令这位艺术家痛心疾首,“今天苏尔莱的夜空是无与伦比的,可是它将不复存在了,”他说:“住在城市里的人心甘情愿为这样的夜空花上大价钱。”他认为投票之所以被通过,只是因为人们不想被看作乡巴佬。他还说:“如果媒体之前对此进行了宣传,那么投票结果完全有可能不一样。”因为通过媒体的宣传,人们或许会更多地了解到其实黑暗会令人更安静、更放松。

但是现在黑夜将变亮,至少会比以前亮。8月份开始,路灯将开始安装,安装的都是节能灯泡。深夜里将只启用昏暗模式,只有当有人走过时,才会亮起来。

在苏尔莱村子的尽头有一家饭店,这是村里唯一一家饭店,这个晚上饭店里只有一位客人在喝啤酒,老板娘Claudia Maissen弯着腰在写着什么,她很高兴终于有路灯了。“尤其是对教堂合唱团来说,是件好事,”她说。这也就是为什么路灯从22:10才开启昏暗模式,因为合唱团的练习一般22点结束。这样合唱团的成员们才能在路灯的照耀下,练歌之后来饭店喝一杯。

老板娘也为自己高兴,因为饭店关门后,她不用再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家了,尽管她一分钟就能到家。“我觉得有了路灯,我一定会感觉更安全。”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