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直接民主


“公民动议不是玩火!”



作者:Renat Kuenzi, 于苏黎世




 其他4种语言  其他4种语言
瑞士政治哲学家 Katja Gentinetta指出,只有当直接民主可以刹车的时候才是一件好事。 (SRF/Oscar Alessio)

瑞士政治哲学家 Katja Gentinetta指出,只有当直接民主可以刹车的时候才是一件好事。

(SRF/Oscar Alessio)

瑞士实行直接民主,人民的权利至高无上,许多国家大事都是由人民在投票箱前决定,然而过分的民主也存在弊病。政治哲学家Katja Gentinetta提出警告-运用公民动议不应该“玩火”。

swissinfo.ch:您为瑞士人比其他国家的人拥有更多发言权和决定权而感到骄傲吗?

Katja Gentinetta:骄傲在这里不是一个正确的词,因为这不是我个人的荣誉。我们公民的选举权是历史留下来的一份礼物,是瑞士独一无二的,这一点我们应该珍视。我们在运用过程中必须小心谨慎。

swissinfo.ch:现在存在一种复古的趋势,年轻人重新发现了过去那些有历史的东西,那么现在这种像瑞士人民党所推崇的,对人民拥有最后决定权的直接民主形式的呼吁,是不是意味着政治上的复古?

K.G.:恰恰相反,这个党派是在尽可能地利用现代的传媒社会,他们不是在复古,而是在利用最新的可能性。其实他们坚守的是瑞士最传统的理念,这完全是另一个题目,但是不应该过分。

Katja Gentinetta

哲学博士,自2011年开始与Heike Scholten一起创立了“Gentinetta*Scholten经济政治社会”公司,为企业、机构和个人提供政治问题咨询。

Katja Gentinetta也在高校中讲学,并在瑞士电视台的“哲学讲坛”节目中作过4年主持人。

2006-2011年曾担任瑞士智囊团Avenir Suisse的负责人代理。

她还出版过多本有关社会和欧洲政治的书籍。

swissinfo.ch:您曾针对2014年2月9日全民通过“反对大批量移民”动议说过这是一种“少数派的强势”,通过直接民主做出的决定什么时候变成了“少数派的强势”?

K.G.:我这么说是指人民党在那次投票中,虽然只得到了30%公民的参与,却得到了多数支持票而获得通过,尽管只有略微优势。

这对我来说是这一政治系统的关键点。我们实行的是特有的“协调统一”(Konkordanz)民主,也就是说力争不让哪个党派拥有绝对的力量,而是与其他党派相互协调一致。但是人民党目前非常成功地利用这一系统取得了绝对优势,他们所利用的正是公民动议这一民主手段。现在已经造成了问题。

swissinfo.ch:为什么人民党能够利用这种政治手段战胜其他的政治力量,比如:联邦政府、国会、各党派、联盟、组织等?

K.G.:有一点是确定的,自从1992年瑞士全民在投票中反对加入欧洲经济空间(EWR)以后,世界就起了变化。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世界里,市场、国界都开放。在政治上,内、外政治不再完全分离,瑞士一直是自由民主党(FDP)掌管外交事宜,而瑞士人民党(SVP)则来负责国内农业经济发展。而在一个受世贸组织影响的世界里,瑞士国内的这一形势也起了变化。

在这一变化过程中,人民党非常重视群众工作,20年来他们持续不断地招揽成员并将他们送到民众中去发挥作用;再加上该党资金非常雄厚,以至于20年来瑞士的政治形势发生了变化。

swissinfo.ch:那么其他政治力量,尤其是其他党派在做什么?

K.G.:当然不能把“问题”全部归咎于人民党。在过去的20年中其他党派也在推广着自己的理念。但是问题在于:他们为什么比较弱?他们的行事方法有问题?他们的声音不够响亮?或者是他们资金不足?

后来因全球化造成的越来越复杂的状况也起了一定的作用。这令人们开始的时候并不怎么适应,而是感到惶恐,而搞政治利用人民的恐惧心理比利用时机和机遇,成功的机会会更大。

swissinfo.ch:有些数据显示,瑞士在全球化的经济形势下,比其他欧洲邻国受到2008/09年经济危机的影响要小。

K.G.:一直到某个时期有着这样的说法:“对经济有利,就对瑞士有利”。而瑞士政府当时出资挽救濒临破产的瑞银及反对公司高管的百万红利制度动议得到选民的赞同之后,这一理论便不再生效。这是对瑞士政体的一个实质性的打击,至今我们依然未能适应。

swissinfo.ch:瑞士多文化多样化的民主拥有一个非常平衡的系统,保障了社会的均衡、安全、团结、稳定和富裕。现在要进一步稳定这一系统吗?

K.G.:这是一个基本的系统问题。我觉得我们不应该限制或者取消民主制度。但是前任联邦国务秘书长Annemarie Huber-Hotz,关于瑞士必须对动议权的宿根进行深思的建议,对我来说就需要三思。因为1891年之所以启用这种公民动议的作法,并不是为了稳定各党的力量,而是为了让那些没有任何政治势力的普通民众也拥有表态的机会。

我总是希望能设立一个宪法法院,尽管这是一个在瑞士几乎无人知晓的概念。法国政治社会学家、思想家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在他1835年的著作《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就曾指出:“直接民主只有在可以及时刹车的情况下才是件好事。”宪法法院是一个可以让“大多数保持优势”的机构。

swissinfo.ch:什么时候应该踩“刹车”?

K.G.:宪法法院会规定出基本条例,哪些情况不能按照直接民主的方式处理。瑞士的系统将人民的权益推得过高,而且不再考虑:人民是否适合对所有事都作决定。

目前我们的民主手段涉及的问题是应该以国家的法律还是以国际法为重,以后会蔓延到,我们的民主是否要或者是否能决定人权事宜。到这里我就觉得已经达到底线了,如果我们制定和平共处的基本规范,那么就需要这些底线。

swissinfo.ch:您说现在在瑞士的政体中已经不复存在协调和让步,只有喧闹和激进的行为。如果人民党成为一个过激的典范,那么应该怎样加强协调统一?

K.G.:所有政治参与者,包括:各个层面的立法、执法机构,比如党派、联盟、组织,当然也包括民众必须思考,他们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瑞士以及怎样才能拥有一个这样的瑞士。

面对那些有关修改宪法的公民动议必须明确:不能用它们玩火,也不应该用作发泄愤怒的渠道。那些提出这样动议的人是受了外国公民的感染,在其他国家公民感到不满只能发发牢骚,而在瑞士可以利用公民动议来发起全民投票,但是这样做其实不是在发泄愤怒,而是会改写我们国家的宪法。如果我们的脑子里想着这些,就会在做决定的时候三思而后行。

swissinfo.ch:现在瑞士的民主是不是正处在一个转折点?

K.G.:我想是,我们现在是在新的层面使用公民动议权,这一点就能很说明问题。其实这样很好。


(翻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