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联邦大选:风云莫测







七个联邦委员的位置在等待新的人选

七个联邦委员的位置在等待新的人选

(Keystone)

2011年12月14日,瑞士国会将选出瑞士政府下一执政期的七位联邦委员。与以往的换届大选前不同,这次的联邦委员选举将出现从未有过的扑朔迷离,直到最后一刻都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

直到几年前,瑞士联邦政府的大选都是顺理成章地进行:空缺出来的某党派的联邦委员席位会自动由该党推选的一位代表填补,其他六位在职的联邦委员(部长)继续接任...

从1959-2003年,瑞士政府(联邦委员会 Bundesrat)中所谓的“魔力组合”(Zauberformel)一直由四个大党派“平分秋色”的模式:自由民主党(FDP)、社会民主党(SP)和基督民主党(CVP)各占2个联邦委员席位,瑞士人民党(SVP)一个席位。这一组合一直是瑞士政体的传统与稳定的真实写照。

但是近年来,瑞士人民党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壮大起来,以至于传统的“魔力组合”受到了质疑。最大的一次冲击来自2003年,当年人民党领袖人物克里斯托福· 布劳赫(Christoph Blocher)被选入联邦委员会,取代了基督民主党的一个席位。

从那以后,任何一位联邦委员的职位都不再保险。2007年布劳赫落选,同党派的艾维琳·维德默- 施龙普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顶替了他的席位,为此她不再被人民党接受,而成为另外一个新党-公民民主党(BDP)的代表。

尖锐的人民党

12月14日的大选,甚至会威胁到几个联邦委员的席位。这种难以预料的形势反映出近些年瑞士国内政治的历史性转变。经过一系列的风波,瑞士联邦最高政府首次出现5股政治势力争强的局面。

最近几年瑞士人民党、社会民主党、自由民主党和基督民主党一直未能就联邦委员会成员席位组合达成统一,今年10月23日的国会大选也未能为瑞士政治系统的稳定带来明确结果:四个大执政党派都失去了一些选票,而两个新的小党派-公民民主党和自由绿党(GLP)-却在渐渐显露锋芒。

瑞士人民党现在正在施加压力,希望在联邦委员席位的分配上出现变化。因为不承认维德默-施龙普夫是该党的代表,人民党在联邦委员会中失去了一个席位,现在他们又想从维德默- 施龙普夫身上索回这个席位。如果国会依然选举她为联邦委员,那么人民党希望能从其他党派手里夺得一个席位。

魔力组合

魔力组合是瑞士联邦中重要党派成员根据所得票数进行组合的一个模式,这个模式并不是一种法律形式。在这个公式中也考虑了瑞士政府中语言的分量分配(瑞士四种官方语言)。 ...

协商统一系统的数学算法

人民党的这一要求其实在数学上符合瑞士联邦委员会内部一贯沿用的“协商统一”系统(Konkordanz)-按照一个党派所得的选票比例来分配该党派在联邦委员会中的席位。这次10月份的国会大选中,瑞士人民党得到了26.6%的选票,理应得到两个联邦委员的席位,而公民民主党的选票比例只有5.4%,不应该得到在联邦委员会拥有一个席位。

四年前(2007)基督民主党、社会民主党和绿党将艾维琳·维德默- 施龙普夫选入联邦委员会,现在他们很有可能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让其成为牺牲品。因为如果维德默- 施龙普夫不再在联邦委员会中任职,那么,公民民主党很快就会失去竞争力。

这样做有两点好处:保证人民党在联邦委员会的两个席位,可以令SVP这个右翼保守党派在政府中承担更多责任,这样他们至少可以减少一些过激的政见。另外这也是对“协商统一系统”的一种认可,以减少未来在联邦委员选举中的“没底”情况。

政见上的协商统一系统

另一方面,“协商统一系统”可以按照政见来划分。基督民主党、社会民主党和绿党所持的政见与公民民主党更为相似,这一正在崛起的党派及其联邦委员维德默- 施龙普夫也赞成与欧盟的人员自由流动和放弃核能政策,而右翼党派是这些政见的反对者。

依然占有大多数选票的中间和左翼党派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将右翼人民党的第二个联邦委员席位封锁。至于人民党关于退出联邦成立反对党的恐吓,现在已经没什么威力了。国会大选的结果证明,人民党自1991年以来的增长趋势已经停止。

在联邦院(Ständerat)的选举中,人民党的三位风云人物均遭落选,一位是伯尔尼的阿德利安·阿姆司徒茨(Adrian Amstutz),一位是苏黎世州的克里斯托福·布劳赫和圣加伦州的托尼·布鲁诺(Toni Brunner)。在国会大选时人民党也受到孤立,因此12月14日的联邦委员大选想必也不会得到很大的支持。

协商统一制度(Konkordanz)

协商统一系统(Konkordanz)是一种不间断地在党派之间、各语言区域、政治文化空间寻求平衡、折中的方式。 这一系统的一个明确功能就是将联邦政府中的7个席位按照瑞士重要党派得到的选票比例进行分配,瑞士拥有四种官方语言,因此语言上的平衡也被考虑在内。

自由民主党陷入困境

第三种揣测也似乎不无可能,就是自由民主党成为这次联邦委员大选的输家。如果艾维琳·维德默- 施龙普夫再次当选,那么这一中右翼党派将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因为如果人民党想要夺得自由民主党派的联邦委员席位,其他党派不会花费很大力气出来维护自由民主党。

近几年,自由民主党在社会民主党和绿党眼中,变得右倾。30年来在大选中选票数量的逐渐减少,令自由民主党保住其两个联邦委员席位的难度越来越大。基督民主党和公民民主党与自由民主党的政见相似,有17.7%的选票比例,而自由民主党只有15.1%。

当然还有更多的可能性,甚至社会民主党因卡尔弥-瑞退休而空出来的位置都有可能在大选过程中出现意外。目前能够断言的是,12月14日的大选有可能成为瑞士历史上最紧张的大选。

词语解释

瑞士联邦委员会(也称联邦政府),由7名委员组成,是瑞士最高领导层。

每位联邦委员负责联邦一个部,因此他们同时也是一位联邦部长。

瑞士国会由联邦院(Ständerat)和国民院(Nationalrat)组成。

瑞士政府1959–2009

1959-2003:魔力组合的时代:2个自由民主党(FDP)席位,2个基督民主党(CVP)席位 ,2个社会民主党(SP)席位,1个瑞士人民党(SVP)席位。

2004:瑞士人民党的克里斯托福·布劳赫(Christoph Blocher)被选入联邦委员会,替代了一个基督民主党的席位。

2008:撒母耳·施密特(Samuel Schmid)和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退出瑞士人民党成为新成立的公民民主党(BDP)成员。

2009:1月份瑞士人民党的乌力·毛勒(Ueli Maurer)接替了施密特的职务,人民党在联邦委员会又多了一个席位。

9月16日国会选举自由民主党的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接替该党的帕斯卡尔·库什潘(Pascal Couchepin)进入联邦委员会。

2010:9月22日国会选举社会民主党的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和自由民主党的约翰·施奈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分别接替这两个党派退休的莫里茨·洛伊恩贝格(Moritz Leuenberger)和汉斯-鲁道夫·梅尔茨(Hans-Rudolf Merz)进入联邦。 

2011:12月14日国会必须选出社会民主党联邦委员米什琳·卡尔弥-瑞(Micheline Calmy-Rey)的接班人,和下一执政期的6位其他联邦委员。现在在位的联邦委员为: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CVP(Doris Leuthard),乌力·毛勒(SVP),艾维琳·维德默- 施龙普夫(BDP),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SP),迪迪尔· 布尔克哈尔德和约翰·施奈德-阿曼(FDP)。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