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直接民主和经济


瑞士商业从公民参政中获益



作者:Urs Geiser




关于公民动议对经济活动潜在的负面影响,选民心里很清楚。 (Keystone)

关于公民动议对经济活动潜在的负面影响,选民心里很清楚。

(Keystone)

政治经济学家阿卢瓦·施蒂策(Alois Stutzer)认为: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而言,公民直接参政所带来的优越性远大于其潜在的负面影响。

在随后同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访谈中, 他进一步指出,洛桑商学院(IMD)提供的一份全球比较报告(英)显示那些实施了直接民主制的国家在经济状况和竞争优势两方面都胜出一筹。

执教于巴塞尔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英)施蒂策坚信政治的稳定性对规划商业投资、促进经济繁荣至关重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瑞士,企业界如何适应本国的直接民主制?

施蒂策:其实,企业非但没有遭受瑞士直接民主制的负面影响,反而从中受益匪浅。

这个结论基于世界竞争力报告提供的一系列评估结果,其中包括对各种法规、服务、基础设施以及对劳务储备进行职业教育的质量,还有获得资金的渠道等方方面面的考评。

如果我们认为公共基础设施和服务是一个政治体系中制度环境良好的体现,那么我相信,总体来说公司不仅可以很好地适应直接民主制,而且可以从中发掘允许自身寻求利润和创新,并能实现利益最大化的优越条件。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直接民主制的优势,经济学如何进行衡量?

施蒂策:举例来说,可以比较其利用资源和公共基金的效率。

在瑞士,各州和地方投票人在建设方面拥有最终话语权,例如,是否要建造新学校或公共泳池。

有时,某些基础设施新项目甚至可能花费纳税人相当一部分赋税。而在德国或西班牙,建设机场的费用飙升至失控状态,或者项目延期,甚至成为无法完工的烂尾工程。

直接民主制对税率也有类似的影响,但其程度要微小得多。

如果纳税人确信自己对国家的控制力,那他可能会愿意分配更多的资金以获得更多的服务作为回报: 例如,付更多的税以建造更好的公共泳池。但是,如果你无法信任政客,你可能就不情愿作任何额外的付出。

一个可持续的财政政策,低水平的公债,对创造经济的确定性至关重要。这一点,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表现可以充分验证。

然而在瑞士,债务水平却相对较低。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即公共选举,公民对关于经济的政治决策有直接的话语权,这一体制的缺点是什么?

施蒂策:当然,在瑞士也存在政策或法律上的不确定性。但是,我们必须以辩证的视野来看待问题。

自从去年的全国公投通过了对欧盟成员国公民施行移民限制以后,瑞士国内局势就出现一种不稳定状态。

法律的不确定性在纯粹的议会制体系中表现会更强烈,因为政客们可能会更容易做出比在直接民主体系中更多更频繁的改弦易辙的举动。

目前,瑞士的不确定性似乎格外惹人注目,因为这和瑞士一向稳定的经济和政治体系的主旋律形成鲜明的反差。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近期公民动议数目有所上升,特别是那些不利于企业的提案,这将对经济有何影响?

施蒂策:首先,让我们看一下谁是经济,什么是经济。

是否可以把有悖于经济利益的公民动议定义为那些被国家最大经济利益集团-瑞士经济联合会(Economiesuisse)所批评置喙的提案?

经济和投票箱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瑞士投票人在大量对经济产生直接或间接影响的问题上履行了其最终话语权。

去年,一项由右翼发起的对欧盟公民恢复移民配额的动议以微弱优势勉强通过。

2013年,一项旨在控制大公司董事会成员及高级执行官工资的提案得以通过。

然而,由生态学家发起的一项试图把对移民的限制和人口的增长联系起来的动议却以绝对劣势被否决。

由左翼党派倡议的实行公司内部高层经理工资封顶[1:12 动议],设置全国最低工资,及取消对富有的外国人征收定额税等提案全被公民投票否决。

三年前,一项由贸易工会组织发起的旨在将法定带薪假日增至六周的提议遭到了同样的命运。

在过去的十年中所有关于瑞士和欧盟双边条约的全民公投,除一项例外,均获通过。

但同时,在社会保障系统的第二支柱中投保储蓄的消费者,纳税人和雇员也是经济的一部分。他们实际上也直接介入了这些决策的制定。

另一个需要被考虑的因素是金融市场。但有趣的是,这次针对外来移民政策公投的意外结果,对金融市场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冲击。

移民投票的结果可能主要会影响到部分中小型企业。

不过,这些被热议的公投恰好折射出社会关系中存在的焦点问题,而且正以一种理性的、有组织的形式进行解决。

而在毗邻的德国,奥地利或法国,失败的一体化政策经常会导致公众抗议及引发右翼极端组织或其他社会问题。

在瑞士的直接民主体制下,近期关于移民问题的投票已经引起了政治上的不安并带来相应的经济上的损失。 但是,这种由争议事件而引发的广泛的公众讨论有效地阻止了大规模右翼极端组织的兴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什么右翼极端组织会威胁到国家经济?

施蒂策:极端组织的出现可能反映了国家体系中的政治和社会问题没能被有效地、有组织地处理解决。

对移民或一体化事务处理失败可能导致暴乱及动荡,从而瓦解经济,拖滞增长,破坏社会凝聚力。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的优势真如一些政治经济学家所言被低估了吗?

施蒂策:很有可能,因为民主体系对政治进程的影响,不光体现在投票人在投票箱旁做决定的那一时刻。公民或特殊利益群体在建议及起草一项新法律或修改法律时也有话语权。

因此,相关的政党或政客会更积极地寻求能高效解决问题的折中方案。

否则,法律改革将面临公民复决的风险,并从此被束之高阁。因此,改革如果可以更加根植于民众共识,体现民意,而不仅仅是依仗议会的多数票,那它将会取得民众更广泛的支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公民喜欢直接民主带来的利益吗?

施蒂策: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整体而言瑞士民众充分理解直接民主体系及其对经济带来的利好。 例如几年前,一项由瑞士人民党发起的旨在绕过议会加速直接民主进程的动议被大众拒绝。显然,投票人完全理解直接民主中议会的必要性。

议会对政策提案进行辩论并对支持及反对的原因予以诠释,而政客们则扮演了专家的角色。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可以在多大程度上保证政客们时刻关注社会热点及商业利益?

施蒂策:当今趋势是议会将越来越专业化、集中化。对于商业领袖来说,经营企业的同时在政治舞台上也扮演一个活跃的角色将会更加艰难。

而在联邦议会拥有这样可信的政治家是非常重要的,他们能向民众阐明问题所在,并指出为何有的动议对企业来说耗资巨大。

已经有过这样的案例,资深商业领袖彼得·斯普勒(Peter Spuhler)决定放弃自己在议会的职位,因其牵扯精力过多,无法兼顾。

导致政治圈层急缺高层次候选人的一个原因是在各大瑞士跨国公司任首席执行官的外籍人士数量不断增加。

另外,在联邦级别的政治委任几乎已经成为一项全职工作。过去在地方或州级部门即可处理的很多问题,现在上升到了国家级政策层面。


(翻译:明前),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