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直接民主研究


拥有选举权,为什么不用?



作者:Ariane Gigon, 于苏黎世




年轻科研人员围绕投票参与率偏低现象的研究结果,可能会令竞选活动主办者感兴趣 (Institute of political science Zurich University)

年轻科研人员围绕投票参与率偏低现象的研究结果,可能会令竞选活动主办者感兴趣

(Institute of political science Zurich University)

苏黎世大学的学生一直在寻找造成瑞士投票参与率偏低的原因。他们的研究结果有的很出人意料-可能还会给政治宣传的组织者提供一点儿启发。

“从不知情的不确定性到知情的不确定性,这正是政治学中的调研与民意测验的目标!”

今年5月,苏黎世大学政治学系(德、英)举办了“不平等、民主与参与”课题小组的学士论文答辩会。会上瑞士最出名的投票预测人,政治学家克劳德·隆尚(Claude Longchamp)说出了上面这句话。

“为什么在被人视作直接民主典范的瑞士,如今的投票参与率却是最低?因为公民已经满意到不必再去投票了吗?这是我们今年审视的问题之一,”领导课题的西里娅·豪瑟曼(英)(Silja Häusermann)教授解释道。

这些学生所做的分析基于各种资料数据,其中包括2012年欧洲社会调查(英)的数据。他们尤其关注的是瑞士的资料(德、法)

然后,他们把发现结果归纳制作成海报。据豪瑟曼说,这是个特别有用的练习,因为它“鼓励学生们不仅仅只是解读复杂的数据,还要学习做结论”。

2014/15届的这个班是第三批做这一练习的学生。

参与资格

一位名叫斯特凡·雷(Stefan Rey)的学生,做出第一个可能会很有意义的发现。

他仔细对比了各州提供的民主权利范围(财政公决、个人动议权等)与公民满意度之间的相互关系。

“我们所期待的,是拥有更多直接民主工具的公民应当比其他人更满意这种制度,要他们针对各种事项投票的机会越多,他们就会越满意。”

雷的研究确认了这种假设。因此,在投票频率低于德语区的法语区各州,公民的满意度也要低。

然而这种差别并不太大。这位学生的看法是,“从对满意度的影响来说,拥有参与民主决策的可能,这比真正去参与更重要”。

不耐心的年轻人

在围绕投票低参与率的讨论中,另一个常被谈及的话题是“人口中的某些类别没有投票权”。

赋予更多的权利-比如给未成年人和外国人-是否会提高一个国家居民的满意度?

社会和经济都需要满意的居民,杰弗里·施泰因(Jeffrey Stein)注意到。这位学生将外国人、18岁以下未成年人、投票人和自愿不投票的人做了比较。

得到的结果很出人意料。

他发现,那些没有投票资格的人对这一制度的看法,比参加投票和放弃投票权的人都要积极。

而未成年人是个特例人群,他们表现得有些不耐烦:在没有选举权的人群中,他们的满意度比外国人低得多。

稳定的政治兴趣

另外一位名叫布莱塔·萨利希(Blerta Salihi)的学生,则对入了籍的外国移民和瑞士本国人的投票行为做了比较研究。

她发现,“正如预料的那样,后者参加投票的可能性比前者高。总体而言,本国人中有82%称自己愿意投票,但入籍移民的这一比例只有70%”。“入籍公民在很长时间里还是对祖国更有认同感。所以他们对移居国的政治事务常常不那么感兴趣,”萨利希总结道。

提高投票参与率的努力也特别关注年轻人这个群体。

研究这一现象的鲁迪·施奈德(Ruedi Schneider)发现,在2002-2012年期间,瑞士15-30岁年轻人对政治的兴趣基本保持稳定,他们中将近一半的人表示对政治感兴趣,而欧洲的平均水平仅为32.4%。

“不正确投票”

那么,如果遇到投票议题违背个人偏好或与个人最佳利益相抵触时,人们会怎样做?

这一现象被称为“不正确投票”,在美国常被人研究。主要研究对象为那些投共和党一票的相对贫困、受教育程度相对较低的公民。

阿尔莱娜·弗雷(Arlena Frey)探究了2008年11月全国公决的两个问题:

第一项动议旨在引入一个灵活的政府养老金领取年龄,但遭到近59%选民的否决;第二项动议试图取消审判恋童癖者的法定诉讼时效,则被近52%的选民接受。当时的投票参与率为47.5%。

据弗雷观察,瑞士的“不正确投票”现象很有限。

养老金动议受此影响的选民仅为7.5%,而取消诉讼时效动议的受影响选民为10%。

“人们对一个项目越感兴趣,‘不正确投票’的比例就越低,”她总结说:“瑞士‘不正确投票’率很低,这是对直接民主合法性的赞许。”

豪瑟曼教授认为,这些未来研究人员的论文显示出:让公民意识到自己的政治权利与参政能力,这对提高他们参与的积极性十分重要。

“所以,为了提高参加投票的公民人数,我们也许该在公民教育上多下功夫。”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