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参与投票


入了籍也是外国人



作者:Blerta Salihi,苏黎世大学政治研究所




作者:Blerta Salihi,苏黎世大学政治研究所

在欧洲入了籍的外国移民参与投票的比例比本国人要少,欧洲各国的情况差别很大,在瑞士这一鸿沟尤其明显,这与各个国家入籍程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瑞士,大约每两位拥有选举权的人中会有一位参与大选投票,与欧洲各国的平均参选比例相比,这个数字偏低,欧洲的平均数据为四分之三,但这是土生土长本国人的数据。入籍人士的参选率要低一些,这是2012年一项欧洲社会调查得出的结果。

政治身份

加入居住国国籍的外国人虽然拥有了护照,但依然会被视为外国人。这就令这些“外国人”很难拥有完全的主人公感觉。因此这些入了籍的移民更容易关心来源国的政治,而很少参与居住国的大选。

许多加入居住国国籍的人,最初都是以外籍劳工的身份来到这个国家,他们的愿望是有朝一日可以重归故里。也正因为如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居住国的政治事宜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除此之外,这些入籍人士之所以没有参与政治的积极性,也与当地的政治机制及入选政治家有关,语言可能也是一大障碍。

瑞士尤其明显

在瑞士,本国人和入籍移民之间的参政区别尤其明显。本国人参加选举投票的比例比后来加入瑞士籍的人高出四分之一。

这很有可能与瑞士严格的入籍政策有关。欧洲没有第二个国家入籍像瑞士这样难,瑞士居民中的22%没有选举和投票权,这是在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成员国中最高的比例。在瑞士推行血统主义规则,入籍过程非常冗长,各州、各地区各成一派,各自规定不同。

血统主义:血统主义(ius sanguinis,拉丁语:血液衍生的权利)又称属人主义,自然人原始国籍确定的原则之一,指以自然人的血统关系(即父母国籍)为标准确定其原始国籍,是由亲子遗传而取得国籍的法律原则。与之相对的概念是出生地主义,也称属地主义。血统主义又分为两系血统主义和单系血统主义。实行血统主义的国家,入籍要通过一个极其繁琐的程序。

属地主义:属地主义(ius soli,拉丁语:即土地衍生的权利)又被称为出生地主义,即无论父母是什么国人,只要出生在该国的领土内,即自动获得该国国籍,部分移民国家采用此法。有些国家的国籍法虽以属人主义为主,但会允许特殊状况下,例如父母无国籍或国籍不明时准用属地主义。实行属地主义的国家入籍程序也比较简单,大多住满几年之后就可以自动申请入籍。

入籍难再加上视移民为外国人这两种因素,造成加入国籍的移民不愿参与政治投票,反而对来源国的政治比较关心。

而在那些推行属地主义的国家,一般情况下移民会很快被社会吸收。在这些国家入籍也相对简单。比如法国,只要住满5年、声誉良好、懂法语、对法国文化有所了解,就可以申请入籍。

“视角与观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视角与观点》栏目不定期地刊登各界专家、评论者、观察家及决策者的文章。我们的宗旨是,以个人独特对瑞士或国际重大话题和事件的观点和视角引发讨论。

如果您对瑞士或国际事件有自己的想法或看法,请发给我们,我们将有筛选地刊登。

一项德国移民局的调查显示,入籍的移民比没入籍的移民因为拥有更多参与机会而更容易融入社会,其中包括参与政治活动的机会,其中之一就是参加选举投票。这一点也得到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一项调查结果的证实。

在法国和德国,入籍的移民更容易融入政治生活。法国本国人与入籍人员之间参与投票的比例差异不大;德国的这一差异也小于瑞士。

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作风

法国和德国有着不同的作风。法国是一个典型的"国家民族",人民共同的意愿在形成政治共同体时起着决定的作用,而文化标志、来源和语言只起着少许作用,甚至不起任何作用。在这样的国家中得到国籍比真正成为它的一分子更容易,民众都是不同的个体,根本不存在什么民族象征。

德国相反是一个“文化民族”,在这样的文化民族中因为相同的语言、宗教和文化而衍生出一种深切的“我们”感,所以那些成年后才移民过来的人,很难感同身受。因此德国本土国民及入籍移民参加大选投票的比例悬殊大于法国,就很容易理解。

瑞士也是所谓的国家民族,民族的建立遵照人民的意识,尽管这里存在着语言、文化和宗教上的多样性,但是还是按照血统主义来规定国籍。

在瑞士,入了籍的移民之所以不积极参与政治并不是像一些调查结果所显示的那样,由于对政治不感兴趣或者平均社会层次不高;在很大程度上,这个“新家乡”所提供的参政环境也起着很大作用。

国家民族:政治以人民的意识为主,文化标志、来源和语言只起到一些或者根本不起作用,这种认识崛起于美国和法国革命时期,瑞士联邦也遵从于此。

文化民族: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文化和宿根共同体,由共同的伦理规则,如与生俱来的语言、文化或宗教所决定。德国就是一个欧洲文化民族的代表。


(翻译:杨煦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