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特色(2)


沙夫豪森不仅有莱茵瀑布,还有瑞士最高的投票率



作者:Stephanie Hess, 于沙夫豪森




2016年沙夫豪森吸引了众多眼球,不仅因为多年来最汹涌澎湃的莱因瀑布,还因其投票传统。 (Keystone)

2016年沙夫豪森吸引了众多眼球,不仅因为多年来最汹涌澎湃的莱因瀑布,还因其投票传统。

(Keystone)

尽管对国家的大事小情进行投票是很让人羡慕的民主权利,但瑞士许多人却懒于投票。不过东北部的沙夫豪森州可是瑞士的直接民主之冠,因为那里的投票参与率最高。是什么让他们这样乐于参政呢?

每次投票和选举之后,瑞士人都会羡慕沙夫豪森这个居于东北一隅的小州,因为他们的投票参与率总能在全国夺冠-平均高达65%,也就是全体选民中的65%都会参与每次的投票和选举。这可是和瑞士的其他州迥然不同的,因为近十年来,瑞士的投票参与率总是在让人担忧的45%的低位徘徊。

很令人担忧,因为这意味着少数人可能会为多数人作出抉择,它将埋葬我们的直接民主。可为什么沙夫豪森人的表现与众不同呢?首要一点显而易见:这个瑞士北部的小州要求选民尽到投票的义务。而且投票义务制已经有140 年的历史了。谁不想投票或选举,那么就要接受惩罚。直到本世纪70年代,罚金一直是1瑞郎,此后涨到了3瑞郎,最近一年因物价上涨提到了6瑞郎。多年来,这样的罚单都只是具有象征意义的。谁要是不想付钱,也可以把未填写的投票单寄回去,在投票日过后的3天之内。

每个人都应引以为豪

这是一种为了让人民参与政治活动而采取的具有压迫性的强制行为吗?沙夫豪森人并不这样看。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让他们热衷于投票呢?他们是拥有一种强烈的政治自豪感吗?代表该州落座于瑞士联邦院的议员、无党派人士Thomas Minder说:“是的,我们沙夫豪森人为我们的高投票率感到很自豪”。

和他持同样观点的,就有位83岁高龄的夫人,和她79岁的女友,她们俩梳着考究的发型,正坐在沙夫豪森老城的小长椅上。其中年长的说:“对,我很自豪!每个沙夫豪森人都应该引以为豪”。她的女友颔首赞同。

在几米外的装饰装潢店里,51岁的老板娘抚着前额的刘海说:“骄傲?不,我可不能这么说。我觉得,大多数人是被强制要求投票的”。她自己倒不是因为惧怕罚单而经常去投票的,而是因为她的家庭总是按时投票。“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一位17岁的木工学徒也认为投票已成一种家庭习惯,当时他正在公共汽车站卷烟卷。他的家人经常围着餐桌讨论政治问题。明年他就18岁、享有投票权了。“马上就能投票了,我很高兴。为什么?因为我终于能说上话了!”不过他接着说,他不会一个不差地参加所有的投票,也会偶尔不参与。这和那位留着胡须的男士一样,他正嚼着三明治:“不,我不会每次投票都去。因为投票很辛苦,需要我们投票的次数简直太多了”。在短暂的思索之后,这位45岁的仓库保管员又补充说道,沙夫豪森州的投票率这么高确实不错,人们理当引以为豪。“我们就是这样的”。

种在了血液中

原来,面对众多的投票议案,创纪录的沙夫豪森人也感觉很疲惫。苏黎世大学2012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审美“疲劳”是整个瑞士投票参与率与世界水平相比较低的罪魁祸首。

同样,还有代际传承的欠缺:如果父母不乐于参与政治投票,或拒绝参加,那么他们的孩子也会继承这一点,并把这种习惯传承下去。不过这种机制在沙夫豪森正在反向进行,代际传承也是该州享有高投票率的重要原因之一。

沙夫豪森的代理州务秘书Christian Ritzmann对此确信不疑。“一代又一代,投票义务在这里演变成了真正的公民义务。参政议政相当于被‘种在了血液中’”。比他更夸张的是沙夫豪森州的前国民院议员Hans-Jürg Fehr:“一年又一年,高投票率成就了我们沙夫豪森人的一种州民性格、一种标志-就像米诺城堡(Munot)或者莱茵瀑布一样”。

因亲近而产生的义务感

Christian Ritzmann分析说,这主要也是因为沙夫豪森州很小、透明度很高:与那些大州相比,这里的政治家可以更贴近民众。沙夫豪森只有8万居民,人们在街上就能碰见自己政治上的意见领袖,在公车上、餐厅中,他们坐在一起。“这里人们关系紧密,要参与政治的义务感也就油然而生,”Ritzmann说。

然而仅靠义务感并不能把人们送到投票箱前。“同瑞士的许多其他政区一样,我们在当地也很难发现政治上的后起之秀,”联邦院议员Thomas Minder抱怨说。前国民院议员Hans-Jürg Fehr也谈到:“除了投票参与率高一点以外,同其他地方一样,我也很难看到人们对参政的热情”。 

对话文化

Robin Blanck对此也表示赞同,他是该州唯一的日报《沙夫豪森新闻》(Schaffhauser Nachrichten)的主编。他补充说到:“不过我认为,沙夫豪森州对政治的讨论是深入的。”每周2次,该报都要在显著的第二版全版刊登读者来信。“每逢出现政治热点,我们总是会马上收到上百封来信,”Blanck说。

就连那两位坐在公园长椅上、发型考究的老妇人,也会积极参与政治讨论,相互之间、通过读者来信,或与政治家进行讨论。“如果某个政治决定激怒了我,我就会坐在电脑前,”那位79岁的太太说:“有时我会寄上一封信,直接给州政府,或者给联邦委员会。或许这并没有什么效果。不过我认为,人们要说出心中所想。当我们还能这么做的时候”。

您怎么看投票参政这件事?欢迎发表意见,请在下方留言。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