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视角


直接民主的存在比实施更重要



作者:Stefan Rey,苏黎世大学,政治科学学院




 其他5种语言  其他5种语言

作者:Stefan Rey

公民动议和复决是瑞士直接民主主要的实现工具。为了保证公民在参政层面的满意度,这些制度的存在其实比真正把选票投进投票箱更为重要-苏黎世大学的青年政治学家Stefan Rey如此认为。

直接民主-或者更确切地说-半直接民主,是公民参政的重要形式之一。瑞士有着独一无二的制度: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像瑞士人一样对国家事务拥有如此多的参与权和影响力。就连在中央以下层面-相当于瑞士的州级政治-也只有少数几个国家赋予了公民的类似的直接参政的权利。瑞士的直接民主熠熠生辉,但它也常常成为唇枪舌剑的对象。有些政治势力将直接民主视为法治国和民主的角力点,将直接民主至于受挑战的境地。

对于公民来说,这种参政形式的优点是毋庸置疑的。由26个州组成的瑞士政治格局是考量直接民主的绝佳“试验地”。

在这篇文章中,我想回答一个问题:和那些生活在更倾向于代议民主州的公民相比,在直接民主较发达州,公民的政治满意度是否更高?

“视角与观点”

瑞士资讯swissifo.ch的《视角与观点》栏目不定期地刊登各界专家、评论者、观察家及决策者的文章。我们的宗旨是,以个人独特对瑞士或国际重大话题和事件的观点和视角引发讨论。

如果您对瑞士或国际事件有自己的想法或看法,请发给我们,我们将有筛选地刊登。

直接民主保证了公民对基本问题拥有直接发言权。公民通过直接民主工具实现的政治决策参与度越高,政治精英对他们的意见就会越重视。这种机制对公民来说是十分积极的,我们也可以推断,他们对民主制度的满意度相应也会更高。

参与-控制工具

参与进直接民主体系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享有参政的正式权利;另一种是对政治工具的切实使用。第一种方式让选民拥有对政治精英的控制权,第二种则保证了政治家对民意的了解。

体制障碍

这里提到的“体制障碍”指的是公民在使用直接民主工具(动议和复决)的过程中遇到的障碍。具体来说,就是对收集支持者签名数量及收集期限的要求。对一项有关财政的复决来说,各个公民的财政状况也能影响到复决的成功发起。

公民享有的控制权首先能防止政治家追逐个人目标和利益。通过选举,公民在向政客们传达信息的同时,也成为后者在政治结构中的重要合作伙伴。如何来测量两种参政形式的效果?我们将参考标准规一:即在发起公民动议或复决的过程中,以及在切实使用直接民主工具时,公民所遇到的“体制障碍”(见右信息框)。

我们设想,在直接民主发展程度更高、参政工具使用更广泛的州,公民的政治满意度也更高。我们的调查很大程度上核实了这一预想。但是,一旦将其他因素归入分析,原本有效的统计数字便不见踪影:我们发现,语言这一因素对公民的民主满意度有着重大的影响。

众所周知,瑞士德语各州的直接民主发展更快,而在拉丁语语系的法、意语言区,代议民主则更为普遍。语言区之间的差异形成原因很难阐释清楚,与其说它是语言造成的,不如说它和历史的发展轨迹不无关联。

研究结果显示,对公民来说,拥有参与直接民主的可能比实际使用这一政治工具更为重要-至少用公民的满意度来衡量,得出的是这样的结论。这一结果未必符合人们的期待,但至少它证明了一点:“拥有控制权”和“提供信息”这两种民主方式,应该被区别对待,不应混于一坛。

“控制机制”可以在“参与的可能性”与“切实参与”两方面来加强效力。而“信息机制”只能通过“切实参与”来实现。正式的制度性工具拥有更强的效力-这一发现也证明:“拥有控制权”比“提供信息”的意义更为重大。

也就是说,能够参与直接民主的可能性比真正行使直接民主权利更为重要。公民能够直接参政这一可能性,已经起到了约束政客、要求政客听取民意的作用。

我们由此可以推测,直接民主间接地影响着议会议政,相应地,它也在控制着全民公决在各州的发起数量。最后再次重申我们得出的结论:从公民的政治满意度来说,拥有参与直接民主的可能性比实际使用这一政治工具更重要。


(转译:郭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