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2015突尼斯全球论坛


如何从中央集权走向权力分散



作者:Renat Kuenzi




 其他5种语言  其他5种语言
Andreas Gross将为突尼斯的全球论坛揭幕,他坚信突尼斯将会成为公民社会  (Keystone)

Andreas Gross将为突尼斯的全球论坛揭幕,他坚信突尼斯将会成为公民社会 

(Keystone)

突尼斯的“去中心化”尚在进行,该国政府计划将权力下放到各省和社区。“这只是个空壳,我们要把这结构填满,”瑞士的民主专家Andreas Gross说。“去中心化”也是于今年5月14-17日举办的“现代直接民主全球论坛”的主题,今年论坛在突尼斯召开,Gross将致开幕辞。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突尼斯经济问题很大,人们感觉甚至还不如2010/11革命前。全球论坛(英)是想播种一个希望,告诉人民这个国家将要属于他们吗?

Andreas Gross(德):突尼斯人开始慢慢意识到这一点了。许多人都为这即将到来的论坛感到振奋,因为他们坚信,这会带来些什么。至少那些来自国外的近400位官方与会者,会带给许多突尼斯人勇气和力量。

swissinfo.ch:突尼斯宪法中包含了“通过参与去中心化”这一点,这也是论坛的主题。如何让各省和各社区拥有更多的自治权,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

Andreas Gross

这位62岁的巴塞尔人是历史学家、政治学家,直接民主问题专家,已代表苏黎世州在国民院担任议员24年之久。在欧洲委员会,他担任了8年的社会民主党团主席,并以此推动了突尼斯的民主进程。

在2011及2014大选时,Gross担任欧洲委员会观察代表团团长。

自革命爆发后,他曾10次赴突尼斯,并接触了许多活动家。

A.G.:现在的突尼斯国家政体,是非常中央集权化的,当地和地方政府也没有自我管理的经验。尽管突尼斯的任何一块法国殖民地,都没有移植法式的中央等级化政治体系。但地区差异还是很大,特别是在所提供的人生选择上。地区间的经济不平等,也是引发革命的原因之一。在突尼斯的一些地区,要想要有尊严的生活,几乎是不可能。要想改变这一切,很难很难。但这正是新政府和新议会想着手做的。

这里就要用到民主和联邦制的经验,这两点都是以权力分散为本质特征的。这类多层次文化意味着:抉择越是由下而上做出的,其效果也就越好。这也会推动革命性改革。因为革命的热情还未消退,必须借着这股劲儿。

swissinfo.ch:那么突尼斯在权力下放的过程中,已经进行到何种阶段?有没有相应的省份或社区,已经做到由当地市民共同决策了呢?

A.G.:有倒是有,不过也是个空架子。我们必须把架子填满。比较普遍的情况就是,权力拥有者,还不愿把权力交出来。这就需要人民向他们施加压力。即将到来的地区选举就是这样,只有坚持自下而上革命、坚持去中心化、并要终生为之奋斗的人,才能当选。

swissinfo.ch:过渡委员会主席阿克霍尔(Yadh Ben Achour)也将在论坛上致辞,他认为Bourguiba(哈比卜·布尔吉巴)所领导的社会现代化是茉莉花革命取得胜利的基础。您也这样认为吗?

A.G.:Bourguiba也是一位专制的统治者,但他在1956年就开始倡导男女平等,比瑞士还要早得多。他为女性创造了求学的机会。这对推动公民社会的建立,起到了很大作用,而且也是突尼斯革命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在去中心化的改革中,这一要素还将继续发挥作用。

直接民主的国际平台

现代直接民主全球论坛于2015年5月14-17日在突尼斯举办。

主题是“通过参与去中心化”,推特的主题标签(Hashtag)是#globfor15。

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来说,这一众星云集的时刻是在国际上推出新特刊“直接民主”(主题标签#citizenpower)最适宜的时机。

这一新闻平台用10种语言播报当前与公民权、积极的公民意识和参与性民主有关的讨论、进展和挑战。

swissinfo.ch推出的这一媒体特刊还包括“People2Power”平台,由瑞士民主专家Bruno Kaufmann担任主编。

swissinfo.ch:政府和议会中的许多重要职务,都被“老政客”所占据。这些人真的希望与他人分享权力吗?

A.G.:您这么提问对那些老先生来说有些不公平。我们的革命还是要感谢其中的一些人的。多亏了他们,才没有出现暴力冲突甚至复辟。

这些老先生在Bourguiba时代就已经当政了,但在本阿里统治的最近15年,却与政权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这其中就有Yadh Ben Achour,由他担任主席的革命委员会,在革命与召开立宪大会之间,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而且他团结了各个革命党团,为自由选举奠定了基础。他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很谨慎、有智慧。新主席Béji Caïd Essebsi也是如此,他希望彻底体现革命的价值,而不是实现个人野心。突尼斯是这样一个国家,明智的人深深扎根于往日社会,并为过渡到新的改革后的社会搭建桥梁。

swissinfo.ch:穆斯林今年3月在国家博物馆发动的恐怖袭击显示,突尼斯这个向“伊斯兰国”输送了不少斗士的国家,还是很脆弱的。当这些人自叙利亚返乡,您认为危险会有多大?

A.G.:真正的问题应该是,为什么会有上千名突尼斯青年,会离开自己的国家,去投奔充满暴力的极端组织。这都是因为他们的生活缺乏希望,而且贫困得令人悲悯。农村许多地区的经济非常糟糕,而且恰恰是现在游客在减少,而旅游业是突尼斯的重要工业支柱。

此外,突尼斯的邻国叙利亚冲突不断,这也带来很大消极影响。叙利亚已经是一个失败的国家,没有任何秩序。瞬间涌入突尼斯的难民就有上百万。还有来自撒哈拉南部战乱地区的几百万难民。突尼斯自己只有1000万民众,难民就占了10%-20%,这带来了巨大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从经济的泥潭中走出来。革命点燃了那些贫困的、没有希望的青年人,他们急于寻找可以改善自己生活境遇的机会。而目前避免受穷的最好方法,就是投奔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

swissinfo.ch:让我们还是回到论坛上来,这4天的会议,您最期待的是什么?

A.G.:首先,作为瑞士人,作为1848年“民族之春”唯一革命成功国的孩子,能够对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唯一革命成功国予以帮助,我感到很高兴。

其次,我可能会为我的一个问题找到答案。革命成功后,突尼斯有了一部非常好的宪法,但它并未赋予公民复决权,而在民主革命取得成功后,人民获得这项权利比较普遍。这相当于临门一脚,我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不争取,这令我感到吃惊。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 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