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2015突尼斯全球论坛


民主带来的还不是繁荣



作者:Renat Kuenzi, 于突尼斯




 其他7种语言  其他7种语言
激烈,但公平:各政党代表之间就去中心化所进行的讨论,有民主示范作用。左二和左三:Samir Ettaieb,Imed Hammami (swissinfo.ch)

激烈,但公平:各政党代表之间就去中心化所进行的讨论,有民主示范作用。左二和左三:Samir Ettaieb,Imed Hammami

(swissinfo.ch)

充满智慧的讨论,来自第一手资料的信息,这些并不会出现在国际媒体之上;但它却出现在突尼斯的世界民主峰会上。来自突尼斯的与会者,其中不乏政界高层,纷纷呼吁要防止老式帮派的复辟之潮。

为期4天的全球直接民主论坛已于2015年5月17日在突尼斯闭幕,共有来自38个国家的450人与会,其中还包括突尼斯总理艾斯德(Habib Essid)和多位本届或历届部长及政府官员。

漫长的过程

在突尼斯,无论是议员、政党代表、工会成员还是公民代表、知识分子、民主积极分子、博客主,都认为未来之路将会很漫长、崎岖、充满艰辛。

去中心化是社会及民主革命所带来的重要成就。这已被写入突尼斯新宪法的第7章。而如何立法、如何将中心权利转移到各省和政区,则是本届世界峰会的中心议题。

尽管突尼斯年轻的民主体系还未经受挑战,但在当天的开幕式上依然星光熠熠。内政部的Mokhtar Hammami曾是被推翻的本阿里政权的左膀右臂,他和许多重要政党的代表都出席了大会。这些政党指责Hammami拖延改革,特别是在地方选举问题上。

谁料这位被指责的人随即发表声明,他的内政部已在对4套法案进行修改,为了给去中心化提供必要的、合法的基础。“但这并不是你们的工作,是我们的!”无疑,这招致了国会议员的反抗。而Hammami又反驳说,人民议会并没有送过相应的议案。

具有模范作用的讨论

这种局面正反映出整个突尼斯社会变革的矛盾:呼吁法制、自由、改善,并要求马上实现!但民主所需要的积极负责的意识,却还未普及。而突尼斯所需要克服的、消极的、宿命的被动反应,目前却占大多数。

这样的讨论从另一个角度看还有示范特征。尽管争论很激烈,但政治对手之间所展现的尊重,已证明这是一种有尊严的民主样板。农业教授Mehdi Ben Mimoun作为论坛的本地组织者,还注意到了另一个细节。

Samir Ettaieb来自严格反宗教的Massar政党(前共产党,编者按),他却用一半的演讲来感谢温和穆斯林复兴运动党的同仁Imed Hammami,并对他不吝赞美之词,称赞他作为立宪大会会员为第7章去中心化所做的贡献。“如果是2年前,把这样的赞美话送给完全对立阵营的对手,是不可想象的,”Mimoun说。

阴影

然而这些小小的、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尽管代表着新的政治及精神的民主文化,却也带来了很大的问题和威胁,与会者在发言时屡次提到。

经济遭受毁灭性打击

突尼斯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国家,35岁以下的青年人占全国人口的60%强,达1200万。

许多人都受过良好教育,拥有大学学历。

目前失业率却高达15%,青年失业率甚至达到了30%,是国民失业率的2倍。

近一半的高校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这大约占45%,35万人。而且他们普遍无望享有有尊严的生活。

2014年底,突尼斯内政部公布,在国外(叙利亚、伊拉克)进行“圣战”的突尼斯人有3000,其人数之多,居所有国家涌入穆斯林恐怖军事组织之冠。

首先是经济问题。经济目前的状况是灾难性的。“外国人认为理应支持的突尼斯革命已经取得了成功,然而现实却恰恰相反,”Salem Labiadh强调说。这位社会学家、作家于2013/14年担任教育部长,他认为突尼斯的负债情况堪比希腊。自2011年起,突尼斯的债务增加了逾200亿第纳尔,相当于100亿瑞郎。2015年又增加了债务70亿第纳尔,合35亿瑞郎。

其次,是昔日社会的受益者和从人民那里窃取了上亿财产的本阿里的宠臣们。除了安全保卫力量以外,金融经济界的精英们也设立了重重障碍。“他们要惩罚革命和新政权,为此停止投资数年,”独立政治家Mehdi Mabrouk说,他于2011-2013年担任文化部长。

2014年10月大选之后,旧势力卷土重来,而且是完全公开的。“在议会,他们差不多占据了50%的议席。这让我感觉很不好,我认为革命完全有可能演变为‘反革命’,”Mabrouk说。他承认,造成这样的局势,他也难逃其咎,因为他所在的政府,没有将臭名昭著的人物绳之以法。这是一个错误。

悲剧角色,而不是第四种势力

第三点,是媒体。媒体在这里所起的作用完全令人失望,因为它不再是维护和巩固社会成就、监控社会透明化的第四种权利。它被“昔日社会的人”滥用成与往日一样、令人丢面子的力量。具体来说就是:制造阴谋、让政治对手在公众面前出丑的工具。“和本阿里当政时一样”,一个民间非政府组织的女青年发言人不满地说。

“尽管我们现在有一个多元化的媒体环境,但中央集权的政治问题还是没有人提及,”突尼斯电视节目《al Jazeera》的主编Lotfi Hajji抱怨地说:“本该在新机构间建立起相互的信任,现在在媒体与公民之间却形成了深深的鸿沟。去年公民侵犯记者的案件就发生了300多起”。

在突尼斯的民主峰会上,由与会者(其中不乏现在和以前的高官)所提供的第一手资料,掀去了被粉饰的突尼斯民主革命似乎已取得成功的面纱。敏感的知识分子、作家Salem Labiadh影射白发苍苍的主席Beji Caid Essebsi说:“革命就像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被迫嫁给了一位80多岁的老头子。政府不再代表招人喜欢的革命和英雄”。只有突尼斯人民,才能纠正这样的错误,才能让下一步顺利进行。反之,则会带来很多后果。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