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一个暂新的时代 瑞士漫画艺术正在复兴

Affolter in his office

地下室漫画:在洛桑市图书馆的“防空洞办公室”里,库诺·阿伏特(Cuno Affolter)编录着瑞士最大的漫画收藏。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漫画是瑞士发明,但却因本国市场一直太小而无法出众时过境迁,如今日内瓦漫画方兴未艾,众多杰出的漫画作品繁荣复兴,彰显了瑞士漫画体裁丰富的历史。

库诺·阿伏特(Cuno Affolter)是瑞士最大、欧洲第二大的漫画收藏家,也是漫画收集时间最久的瑞士漫粉之一。

“漫画可以算是一种有历史的媒体了,”他承认,在洛桑市图书馆的地下存储区有他的宝库:从新到旧,语种丰富的漫画作品。

这里有保存完好的60年代后期的地下漫画Zap Comix,还有首发版的《丁丁历险记》(Tintin)。而这个比利时英雄故事有一个20世纪80年代在荷兰出版的翻版:《丁丁在瑞士》,书里面充斥着吸毒和色情场面,讲的是同性恋船长哈多克(Haddock)、风花雪月的碧艳卡·卡丝塔芙(Bianca Castafiore)及瘾君子丁丁的故事。

Pirate version of Tintin, published in Holland i n the 1980s.

著名漫画系列《丁丁历险记》的各种盗版作品-比如图中80年代在荷兰出版的《丁丁在瑞士》-也是阿伏特在洛桑市图书馆藏品中的组成部分。

(Ester Unetrfinger/swissinfo.ch)

在一些1936年苏黎世出版的《米老鼠》旁边,有一个儿童涂鸦迪士尼角色的文件夹,看起来让人不禁怀疑它放错了地方。而这个画画的孩子正是汉斯·鲁道夫·吉格尔(H. R. Giger)-一位古怪的瑞士奥斯卡获奖艺术家,正是他完成了电影“异型”外星生物的整套设计。

Micky Maouse Zeichnung

汉斯·鲁道夫·吉格尔(H.R. Giger)在设计外星人和“死灵之书”图片之前的童年绘画作品。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阿伏特说,如果不是因为画米老鼠,“异型”恐怕永远不会产生。

除了地下存书区的收藏外,在附近的建筑里还另有一个大型档案室。漫画爱好者们若想要仔细阅读阿伏特的所有藏品,几周时间都不会够用。目前这些漫画只是临时存储,为了让公众可以对所有漫画收藏一饱眼福,一个新的图书馆正在修建中。

瑞士发明了漫画

漫画书是在瑞士发明的,更确切地说是在1820年代后期由教育家、政治家鲁德夫·托波夫(Rodolphe Töpffer)在日内瓦发明的。他创作讽刺的“插图故事”最初仅仅是在朋友间分享,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J. W. Goethe)便是其中的一位。这位德国诗人鼓励托波夫出版他的创造性设计,并给予这一新体裁“教父般的”祈福。

基于混合文字与插图的效果,托波夫甚至提出了创作插图故事背后的一些理论原则。

“没有文字的图画只会让人费解,没有插图的文字也没有任何意义,”他沉思道。

漫画这种表达方式迅速流行,特别是在德国,一个蓬勃发展的“插图故事”出版业迅速进入美国。

“美国媒体集团赫斯特(Hears)和普利策(Pulitzer)旗下的娱乐报纸可谓是现代漫画的摇篮。因为是这些报纸首次带动起全球数百万人每天读同一故事,随后把报纸扔掉,第二天再读另一个故事或追看前一天的续集,就这样日复一日,”阿伏特说。

“这些早期的漫画只是一个完善的简单作品,而托波夫做的更像是一本真正的书。”

Amnerikanischer Comic

19-20 世纪之交,美国娱乐报里加载了大量的连环漫画。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阿伏特承认,瑞士声称发明了漫画这一事实的背后有一个更复杂的故事。

“就像摄影是如何产生的 - 我们可能认为我们(瑞士人)发明了它,但我们也知道,同时它也正在其他地区发展,比如日本。所以很难说清到底谁在某一天发明了它。”

吸引新观众

在为漫画题材奉献了其生的40多年后,阿伏特不禁要以更广阔的视角来看待漫画的发展。

“最早,在20世纪初,漫画要制作给所谓的普通人,”他指出,出版商希望那些不习惯阅读的人也买报纸看。

阿福尔特说,当无线电在20世纪20、30年代出现时,像迪克·崔西(Dick Tracy)这些漫画是给年轻人看的。当时新的媒体格式,如电视和广播,采取“悬崖勒马”的播放结束方式,让观众听众们日复一日的心痒难耐。

漫画收藏家指出:“这种方式不仅为现代漫画开了好头,也为大众媒体开发引人入胜的叙述故事提供了借鉴。”

同一国家两种文化

在瑞士,连环画在20世纪30年代已经非常流行。而成功一定要感谢哥伦比(Globi),它是为哥伦布斯(Globus)百货公司促进营销发明的角色。今天孩子们还是很喜爱它。但是在成人世界里,瑞士法语和德语地区人们之间却有巨大的思维文化差异,这种差异通常被称为“土豆饼鸿沟”。

Facsimile copies of Globi's first drafts

收藏里还保留了瑞士流行漫画的原始草稿,例如《摩尔爸爸》(Papa Moll)和《哥伦比》(Globi)的临摹副本。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瑞士德语区人们在上个世纪上半叶深受德国漫画界的影响,但这一影响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而消失。法国人在纳粹占领期及之后能够不间断地出版漫画,可战后的德国却根本无暇发展漫画事业。但最终,德国的漫画界却杀了个漂亮的回马枪,他们摆脱了之前的影响,以一种全新的风格再次登场,库诺说。

同样的历史中断背景也为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苏黎世的漫画界复兴带来了新能量。一些新杂志卓然而生,如《师塔帕琴漫画杂志》(Strapazin) – 至今它仍是艺术家们重要的参考文献 - 而大型出版社Edition Moderne也做出了很大贡献。库诺表示,如今由于市场规模过小,年轻人对漫画缺乏兴趣,瑞士德语区的漫画业难以蓬勃。

日内瓦漫画复兴

瑞士法语区和德语区截然不同,阿法尔特说,它一直受法国邻居丰富漫画丛书的影响。

在20世纪70年代,瑞士法语艺术家迪锐(Derib),克赛(Cosey)和赛皮(Seppi)创造了不同于巴黎漫画的瑞士漫画风格。这三位漫画家首次将自己的故事带入作品,比如他们在印度的嬉皮士生活经历。遗憾于瑞士缺少一个成熟的漫画市场,他们的成功并没有持续多久。

然而今天,库诺看到日内瓦出现了他认为很有潜力的漫画丛书界。他指出,许多年轻艺术家都自行发表他们的作品,他们为各种明星团体的粉丝们创作“粉丝杂志”。日内瓦艺术学院最近推出了一个专门为漫画创作者开设的课程。

日内瓦的新生力量、阿伏特即将建成的漫画书展,这些意味着瑞士法区将在不远的未来成为下一次瑞士漫画革命的故乡。

The magazin Strapazin

首发版的师《塔帕琴漫画杂志》(Strapazin),在1984年苏黎世的地下漫画界红极一时。它每年有四位数的发行量,至今仍然是瑞士作家、出版商和漫画粉丝们的主要参考读物。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缚墨图(Fumetto)国际漫画节

本周,在卢塞恩举办第27届缚墨图(Fumetto)国际漫画节(多语)外部链接,它吸引着来自全瑞士及更远地区成千上万的漫画爱好者、艺术家和专家。漫画节将于周日4月22日落下帷幕。

信息框结尾


(翻译:熊薇),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