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不见光日的生活


防空洞是收留难民的好地方?


作者:Simon Bradley


在洛桑,难民们走上街头,为搬出防空洞而抗争 (Keystone)

在洛桑,难民们走上街头,为搬出防空洞而抗争

(Keystone)

为逃避本国政府的残酷压迫,而出生入死地冒险逃生,然而到达“安全港湾”,等待他们的确是在防空洞中的一席之地。瑞士越来越多的州动用这些防空设施来安置难民。

“不要住防空洞,我们需要新鲜空气!”在一个秋季的夜晚,一队约200人的队伍手持火把行进在洛桑的大街上,口里呼喊着这个口号。这些人中大多数是厄立特里亚人,也有叙利亚和其他非洲人。城中的交通一时陷入了瘫痪,路人投以询问的目光。“我们不是在战争中,我们不住防空洞,”走在队伍最前列的两个人举着这样的条幅。

自2014年8月以来,沃州一个由难民申请者组成的小组一直在为拥有更好的生活条件而抗争。几个瑞士的团体对他们予以支持。

“当我听说我将被安置在防空洞中时,吓了一跳。因为在厄立特里亚有家人被关在地下监狱中,所以这是一个很坏的印象,”侯赛因(化名)这样说,这位28岁的厄立特里亚人在瑞士的一个防空洞中已经生活了4个月。沃州共在8个这种民防设施中安置了400名难民。有些防空洞的一个厅里有时挤了50-60人,没有日光、没有个人空间,而且每天上午10点前,难民们必须离开,直到晚上才能回来。一般情况下难民们留在瑞士的时间从几个月到1年不等。

在这样的生活条件下,难民们承受着精神和肉体上的痛苦,那些协助抗议的组织代表这样强调。

“夜里我几乎无法入睡,因为很吵,我的伤疤也很痒(他得了一种性病),我在利比亚时染上了这病,奇痒无比。我接受过治疗,但是因为防空洞中卫生条件不好,所以又犯了。深夜里,监狱和沙漠中逃亡的画面总是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中,”19岁的埃弗雷姆说。

这些被地下的艰苦生活搞得筋疲力尽的抗议者希望换一个居住环境,“现在离开防空洞的唯一出路就是生病,”伊布拉黑姆说。

他们目前的最基本要求是,希望防空洞全天开放;能够使用厨房;减少人数。针对这一住宿问题,他们已经向州政府写了信,但却没有任何效果。

沃州政府社会民主党主席Pierre-Yves Maillard保证将严肃对待这一事宜,州议会下一步就会对这一问题进行讨论。

瑞士政府制定了难民政策,联邦宪法也明确规定,那些需要保护,又没有能力养活自己的人,有权受到支持和经济资助,让他们能够“有尊严地”生活。

但是这一宪法的实施却因州而异,尤其是在安置难民这一问题上更是如此。

一年前,联邦法院驳回了一名34岁难民申请者的申诉,他要求沃州政府把他从防空洞中转换到其他地方居住。然而法官却判定,把难民安置在一个公共住宿地居住不属于违反宪法的行为。

寻求庇护的人无法选择在哪里居住,因此州在这里要负起责任,瑞士难民救助组织这样认为。所以州必须注意,安置难民的地方要条件相当。

最新的难民增长潮,令瑞士地方、州和移民机构面对很大的挑战,尤其是安置住宿问题更是令人一筹莫展。所以废弃的建筑、学校和防空设施经常被派上了用场。有些应急的解决办法甚至更加极端。

沃州利用防空洞安置难民的做法最为普遍,已经有8处住上了难民,伯尔尼5处,日内瓦新近动用了第2处,纳沙泰尔和弗里堡也选择防空洞作为难民住所,只有瓦莱和汝拉州没有将难民安置在防空洞里。

“被拒绝收留的难民不应该被安置在防空洞中,但是与把他们丢在大街上相比,我们更倾向于让他们住防空洞,”州移民局的Sylvie Makela这样说。

“沃州是被指派难民最多的州,瑞士难民总数的8%都来了沃州。外加这个州住房紧缺问题又相当严重,我们也像其他州一样受住房市场的限制,” Makela无可奈何地说。

空置的房屋、公寓或者用于建筑的空地非常紧缺,所以防空洞成为唯一的可能性。

而瑞士难民救助组织总秘书Beat Meiner则警告,要慎用防空洞。“难民们不是地下工作者,他们需要新鲜空气,需要日光,人不能在暗无天日的环境下生活。”

他认为那些被拒收的难民可以住几天防空洞,但是对于那些正在申请难民的人来说,防空洞是不能接受的,他说:“为了避免短时间的无处投身,可以考虑防空洞,但是我们希望能避免这样做。”

一位抗议的支持者,洛桑人Jean-Michel Dolivo向州议会一针见血地提出,让难民住在防空洞里是一种很残酷的做法。

他说:“瑞士难民政策的目的不是欢迎难民的到来,而是把他们尽可能地快些送走。不良的生活条件,迫使他们更快地离开。”

Makela补充说,把难民安置在地下或许对瑞士的人道主义形象没什么好处,“但是至少我们把他们安置了起来。”对于另寻出路,地方上的态度也不积极。

“每当我们建议地方为难民设置居住场所,居民们都会表示反对,”Makela很无奈。

2014年1月-9月共有18'103人在瑞士递交了难民申请。其中5721人来自厄立特里亚,3059人来自叙利亚,845人来自斯里兰卡。

同样在这段时间140'000难民乘船抵达意大利南部,他们大多来自利比亚,而去年搭船过来的难民总数只有43'000人。

直至9月底,瑞士移民局共收到18'103份难民申请。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