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丘比特之刧 当离婚成为跨国夫妻的魔咒

silhoutte couple arguint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和不同语言的读者探讨他们如何面对跨国婚姻的挑战。

(swissinfo.ch)

虽然瑞士的跨国婚姻数量不断上升,但它们并没有因此对离婚“免疫”。跨国夫妻的失败可能性会不会更大?瑞士资讯swissinfo.ch向读者与专家提出了这个问题。

“你们可能一个来自南极,一个来自北极,却爱得要死要活;也可能出生在同一座宫殿,却恨不得一枪要了对方的命,”一位读者用意大利语写道。

见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未对本文分享的个人故事进行核实。

信息框结尾

很多人似乎都同意,一段关系的成败更多取决于双方的性格,而不是他们的国籍:尤其在于两人怎样沟通与解决冲突。文化和思维方式可能会起一定作用,但并非唯一的因素。

在过去30年中,瑞士的跨国婚姻总数增长了两倍,2016年登记在册的数量达到1.51万对,占结婚总数的36.3%。平均30%以上的婚姻以离婚收场,在某些州,离婚率接近50%。很多人觉得,对跨国夫妻来说,失败的婚姻可能更加惊心动魄。

“跨国伴侣关系是项极大的挑战,尤其当其中一人来自遥远的异国他乡,”离了婚的A.A表示。

她嫁给了一位瑞士“罗密欧”,在苏黎世就业,还生了一个儿子。但自从他们搬进公婆家后,情况就每况愈下。她的瑞士丈夫故意留下出轨的痕迹。事后想来,她认为前夫想离婚,原是以为他能得到儿子的监护权。

“我嫁的是白马王子,他却变成了凶神恶煞,”她宣称。

最近她从墨西哥迁回了瑞士,好让儿子进大学念书。这次搬家部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孩子的父亲不肯再付教育费用,她准备把这事告上法庭。

弗朗切斯科·萨尔瓦多·罗西纳:“婚姻一直都是件复杂的事,若是国籍不同-特别是宗教不同-则会更为复杂。”

引言结束

棘手的法律纠纷

跟相同国籍的夫妻比起来,跨国夫妻可能会面对更为棘手的法律纠纷。苏黎世律师卡塔琳娜·施杜基(Katharina Stucki)指出,对外国人配偶而言,语言在寻求帮助时都会成为问题。她自己来自巴西,就经常会有讲葡萄牙语的人向她咨询。

施杜基表示:“由于跨国夫妻看法不同、文化各异,在他们准备分手时,冲突往往更为尖锐。”

子女问题--尤其在父母中的外国人一方要回原籍时--会变得很棘手。法律规定,孩子要移居国外时需要父母双方的同意。这位律师透露,虽然家长绑架孩子的案件并非常态,但也不是不会发生。

瑞士国际儿童诱拐处理中心机关(Central Authority for Dealing with International Child abductions)报告的每年案件总数约为240起(法)外部链接,其中近半为上年遗留下来的案件。

瑞士是海牙制订的《国际掳拐儿童民事方面公约》(英、法)外部链接签约国之一。该公约的目的是要加快被拐儿童的回家过程,使他们不致长期在被掳拐到的国家生活。

+ 瑞士法律与儿童掳拐问题深度阅读(英)外部链接

“瑞士的实施情况相当不错,也很迅速。但在其他国家法律程序就繁琐得多。以巴西为例,因孩子所在地区不同,有可能拖上数月甚至几年,”施杜基指出。


최세미:“我觉得这不是国籍的问题,而是思维方式和价值观的问题。”

引言结束

就算父母都待在瑞士,类似的问题依然会出现。一位不想透露姓名的以色列人说,他年长的两个孩子到13岁和11岁时,他的瑞士前妻就不允许孩子再来看望他,还唆使孩子跟自己作对。

他向儿童-成人保护机构KESB(德)外部链接求助,法官认为他适合作父亲,但以其子女已到自己做决定的年龄,而遵从了孩子们的的意愿。

“因为自始至终使用的都是德语,而德语并非我的母语,所以我处于劣势。我不得不使出十二分地努力以更好地表达自己。当然,这反而弄巧成拙,”这位父亲表示。他后来入了瑞士籍,另外组成新的家庭。

对跨国婚姻来说,离婚时的财产处理往往很会更加复杂,特别是在多处资产分处多个地点时。如果离婚后分住不同国家,那么不付赡养费或子女抚养费等纠纷的解决,就会更为错综复杂。

碰上高收入跨国婚姻,这算术就更难做了。到了计算赡养费、分割财产和明确个人净资产的时候,为了什么算作“收入”--是薪水和奖金,还是只算薪水--这类问题都可能争吵不休。瑞士法官的裁决对海外婚内财产不具有强制力。

施杜基指出,迁去消费便宜的国家生活也可能带来子女抚养费的下调,因为法官一般会使用瑞银集团《价格与收入报告》(UBS Prices and Earnings)作为参考,也许会忽视这些国家的私立教育费用,而那里的公立学校根本达不到瑞士的标准。

“如果大家都在瑞士,那么可以解决,法庭也能做出判决,”施杜基说道:“如果有海外财产,那么问题就开始了。要得到信息可以很困难……收入越高,围绕赡养费的纠纷就越激烈。很多案件都是夫妻中瑞士人的一方不愿共享财政方面的信息。”

如果外国妻子完全依赖瑞士丈夫--一种屡见不鲜的常态--那么她们往往很晚才会求助,而且她们会对丈夫的威胁信以为真,以为自己会被赶出瑞士,还会失去子女的监护权。

这位律师注意到:“她们等到问题非常大了才会寻求帮助。现有体制会向着她们,但存在很多错误的信息。”

美国公民C.T.与瑞士前夫在美国相识并结婚,后来才移民瑞士,她表示,自己在和前夫离婚前曾咨询过五位擅长家庭法的律师。他们2016年的离婚令她身心受创。

“我丈夫是个百万富翁,我却要靠吃救济维生,”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细数自己的不幸经历,指责前夫试图隐瞒财产。

“瑞士离婚很粗暴,”她补充道:“瑞士人会榨干你的一切,还要把你吓死。收钱的机构跟我追讨我前夫拒绝支付的账单。而作为外国人,最让我痛苦的是,我看不懂这些文件。”

她说,身为美国人使她“愿意争取”自己的权利。

不少跨国情侣别无选择,只能为了居留证等行政原因草草成婚,特别是当一方来自欧盟和欧洲自由贸易联盟以外的国家或地区。同瑞士人结婚就可以以家庭团聚为由取得瑞士的居留权。

“就瑞士来说,在来自第三国的公民和来自欧盟、欧洲自由贸易联盟成员国的公民之间存在着很大差异,”社会工作者埃丝特·胡巴赫尔(Esther Hubacher)解释说:“如果其中一人来自第三国,那么就没有试婚的可能。两人必须结婚,才能一起生活。”

胡巴赫尔为Frabina的伯尔尼分支工作,这个组织专门帮助跨国伴侣解决从结婚、离婚到移民的各种问题,而且提供多种语言的协助。

她的同事哈菲德·埃尔-巴达乌伊(Hafed El-Badaoui)提供阿拉伯语的咨询服务,他表示:“如果您来自德国,那么问题就会少很多。首先您已经会说德语,您的文凭也被承认,您完全不必从零开始。”

胡巴赫尔称,尽管国内已有一套坚实的支援体系来帮助难民融入瑞士,但是瑞士国民的外国配偶却往往非常孤立,极大依赖于他们的瑞士伴侣。

埃尔-巴达乌伊注意到,一开始经济压力可能更大,融入也会更慢。他指出:“他们必须先从学语言、受教育开始,再找工作,还要对付远离家人的痛苦。夫妻之间有着一道鸿沟。”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