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中国人在瑞士-孙佳勇 瑞士唯一的中国芭蕾舞者

瑞士洛桑贝嘉(Béjart)芭蕾舞团《魔笛》排练现场

瑞士洛桑贝嘉(Béjart)芭蕾舞团《魔笛》排练现场

(邵大海,瑞士资讯swissinfo.ch)

2007年,他独自一人从中国来到瑞士,踏上洛桑国际青少年芭蕾大赛的舞台。这是许多青少年芭蕾舞者梦寐以求的盛事,通过这个平台,得以叩开通往更美好舞蹈生涯的大门。

那一年,排名前6的获奖幸运儿可以得到奖学金。当时,他赌上了一切,希望能够进入前6名,希望能够得到这个殊荣,希望能够留在欧洲继续深造。

一翻挥汗如雨般角逐过后,他是唯一进入到决赛的中国舞者,意外的以为幸运如此眷顾,站上舞台等待颁奖的他直到落幕那一刻都没有听到评委念出自己的名字。

大赛一共评选出6名奖学金获得者,而他偏偏却是第7名。

那种失落、怅然 、难以言说的跌入谷底 ,无法掩饰内心的失望,周遭的一切在顷刻间坍塌,好似用毁于一旦来形容都不为过。在和国内老师的越洋电话里,他泣不成声。。。

他就是目前在贝嘉芭蕾舞团瑞士唯一的一位中国芭蕾舞演员:孙佳勇

孙佳勇简历

年龄29岁,沈阳人

曾在辽宁芭蕾舞团舞蹈学校师从谢惠珍老师,在同济大学师从刘世宁老师

未曾在国内工作。第一份工作便是苏黎世芭蕾舞团。

瑞士芭蕾舞史上现今唯一中国人,且是唯一在瑞士3大芭蕾舞团(苏黎世 歌剧院芭蕾舞团、巴塞尔剧院芭蕾舞团、洛桑贝嘉芭蕾舞团)工作过的中国舞者。

与瑞士的渊源

前不久,得知孙佳勇在洛桑贝嘉(Béjart)芭蕾舞团上演的《魔笛》中担任男一号,记者约访了这位帅气的东北男孩。

初见孙佳勇是在贝嘉芭蕾舞团排练的舞蹈房里,在多数黄头发的训练者中,黑头的他就比较起眼了。他看到有中国人带着相机进了舞蹈教室,立即就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说起孙佳勇和瑞士的缘分,他就与我们分享了他10年前的往事。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你最终是怎么留在瑞士继续跳舞的?

孙佳勇:洛桑国际青少年芭蕾大赛(Prix de Lausanne)失落之后,阴差阳错,一次偶然居然在上海Audition中得到苏黎世歌剧院的合同。团长Heinz Spoerli非常喜欢我,给了我许多机会,让我演了许多重要角色。

选择来瑞士完全是机缘巧合。我有其他心仪之地,但多年下来,瑞士却是最适合我的地方,瑞士虽小,却拥有许多著名剧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跳舞-芭蕾舞,瑞士和中国最大的区别是什么?瑞士的芭蕾的强项或看点是什么?

孙佳勇:芭蕾舞本身就是西方文化艺术,起源在意大利,盛行在法国。中国的芭蕾虽然有自己的特色,但西方的芭蕾血统才是最纯正。而且能在欧洲的舞团与这些地道西方舞者共事确实需要非常多的努力与付出,但也深感荣幸。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这样一个不是属于东方艺术的环境里,你作为一个中国人,你觉得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是什么?

孙佳勇:作为来自中国的舞者,和所有其他东方舞者同样,我们都要在这个陌生的国度证明自己与舞团相称的实力,对于这一点我深有体悟。随着时间我渐渐发觉,亚洲舞者所展现的坚韧相当细腻且具有智慧。而不足之处,更多的是亚洲舞者的身高不够理想中高大,对于某些古典芭蕾舞团中的舞码驾驭存在局限性,但就贝嘉芭蕾舞团而言还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你是怎么走上芭蕾这条路的?你的家人当时支持你把跳舞作为职业吗?

孙佳勇:我从很小就喜欢跳舞,总是有用不完的表演细胞。是我告诉家人学舞的意向,而且一开始对芭蕾一无所知。但当我第一次走进恩师谢惠珍教授的课堂,我就喜欢上了芭蕾,也是她一直以来的信任与鼓励,给予了我勇气与力量。走到今天真的要非常感谢她。

在Le Mirador度假

(孙佳勇提供)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你认为现在对你达到事业的顶峰了吗?

孙佳勇:作为职业芭蕾舞者的黄金时期一般情况在25-32岁之间。就此而言,芭蕾舞者的职业生涯是非常短暂的。并且身体的伤痛常常如影相随。

我认为职业生涯的最好阶段,应该是得以和更多的编舞家合作,每一次这样的机会都会令我倍感珍惜。如果能在那短短的合作过程中经由耳濡目染开阔眼界,加深对艺术的理解和学习,并且通过芭蕾能结识更多丰富有趣的艺术家,这便是这短短艺术生涯中最宝贵之事。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瑞士跳舞,你受到到过什么不公正的待遇,或者歧视吗?

孙佳勇:回想至今并没有,艺术是非常包容和开放的。反倒觉得许多优秀舞团都需要一定的亚洲舞者。一个社会需要艺术家,这个社会才会更加完整与和谐。艺术家也给社会带来了许多新思维与新方式。

瑞士的芭蕾舞团

苏黎世歌剧院芭蕾舞团是唯一仍旧上演古典芭蕾与新古典芭蕾的剧院,包括天鹅湖、罗米欧与朱丽叶等。

巴塞尔歌剧院芭蕾舞团则注重于现代舞的展现,理念的碰撞与交流,拥有非常出色的现代舞者。

贝嘉芭蕾舞团则是巡演舞团,在世界各地上演舞团贝嘉大师经久不衰的保留舞码。

瑞士政府每年都会一定程度拨款支持这些优秀芭蕾舞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据说跳芭蕾对人体有一定伤害,比如脚会变形等,你能说说你这方面的情况吗?

孙佳勇:如同足球或体操运动员一样,我们都算是拥有运动员性质,每天要保持固定的体能训练,还要一定程度控制健康饮食与良好睡眠。任何与运动相关的职业都难免损伤与劳累。或是突发事件,像我之前扭伤脚踝,小腿骨压力性骨折,其实都很难避免。

如果一件事情做起来无伤大雅轻轻松松,那这件事的意义可能也会失去它本该有的光泽。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你希望永远留在瑞士跳舞吗?

孙佳勇:瑞士对于艺术家非常重视,也同样给予很大帮助,政府每年都在鼓励和资助芭蕾舞团与独立艺术家,我觉得这一点哪怕在欧洲也是非常难得的。我也很希望今后可以回馈给瑞士这个美丽的曾经赋予我许多机会的国度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和计划?

孙佳勇:瑞士在芭蕾艺术推广与普及方面已经相对完善,但仍有进步的空间。我个人已经在瑞士各地被邀请不定期授课,在洛桑做私人芭蕾指导。今年我以个人名义筹划SUN-BALLET夏令营也在瑞士如期展开。希望能通过这样的契机给那些渴望跳舞、喜爱跳舞、并且相信舞蹈的小朋友们丰富的自己阅历平台,拓展国际视野,进而对芭蕾有更加多元的体验。

而对于自身拥有东方背景的这一优势,更加希望可以和多年欧洲舞台经验相结合,将我对芭蕾的理解不仅仅授业于年轻一代的舞者,更加重要的是传递给身边对艺术充满希望与热忱的朋友,创造出真正的价值与意义。同时希望可以有机会建立起文化艺术交流的桥梁,将中国的文化艺术带来瑞士,将瑞士的好作品推广到中国。

洛桑贝嘉芭蕾舞团 莫里斯·贝嘉的《魔笛》哪里与众不同?

洛桑贝嘉芭蕾舞团正在排演传统剧目《魔笛》。在这里,来自不同文化的舞蹈演员从自己的体会出发,向大家描述莫里斯·贝嘉的《魔笛》有哪些与众不同之处。几位年轻舞者分别是:那須野圭右 (日本)、Gabriel Arenas Ruiz (比利时)、Kateryna Shalkina (乌克兰)和孙佳勇(中国)。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