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中瑞育儿费用比较


瑞士保姆费,一月三万多


作者:郭倢


瑞士孩子的玩具常常一半儿都来自亲朋好友的生日和圣诞馈赠。 (Keystone)

瑞士孩子的玩具常常一半儿都来自亲朋好友的生日和圣诞馈赠。

(Keystone)

奶粉钱并非育儿的最大开支,托儿费才是。在瑞士这个人均月工资5928瑞郎(约合39260人民币)的国家,全时保姆的工资也达到5000瑞郎(33114人民币)。在瑞士养儿是不是比国内贵多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就育儿费用问题采访了中瑞两位妈妈。

京京(化名)北京生北京长,爸爸是大学老师,妈妈在外企工作。中瑞混血的瑞瑞(化名)生活在瑞士乡间,瑞士爸爸在公司上班,中国妈妈是全职母亲。地域不同的两个家庭也有很多相似之处:都在缴房贷,都供车,家里孩子都3岁。围绕孩子的谈话自然离不开奶粉、尿布和阿姨。

“奶粉钱”不算钱?

中国父母心心念念的“奶粉钱”,对瑞士家庭来说不是问题。瑞士奶粉价位在每盒10几、20几瑞郎,质量无忧。“我们没有专门给瑞瑞喝有机奶粉,”瑞瑞妈说,“这里的婴幼儿食品安全标准应该够高了。”

据联邦统计局2009年的统计,瑞士夫妇抚养一个孩子的月均直接开销为891瑞郎(合5900人民币)。瑞瑞妈的账单相对保守:一个月奶粉50瑞郎,尿不湿130,辅食、衣服100多,杂物玩具100多,医疗保险90… 林林总总加起来,瑞瑞每月的直接开支在600瑞郎左右,占瑞士人平均工资的1/10。

花工资1/10的钱养一个孩子,对中国大部分家庭来说不切实际:据《2014国民家庭亲子关系报告》的统计,中国家庭育儿开支月均4000人民币,相对于(2015年最新统计的)上海、北京6600多元的全国最高平均工资来说,也占了近2/3的比例。

即使对于京京父母这样收入良好的夫妇来说,孩子的月供也是一大笔支出:两人月收入的1/3用来交房贷,1/3日常开销,1/3花在孩子身上,每月没有什么结余。“4千元完全不够,1万4我也能花出去。每月进口奶粉、尿布就2000块,孩子吃的鳕鱼200多一斤,一个月也要500多,”京京妈说,“为孩子我舍得。”

自己带,还是请阿姨?

有孩儿有福利

在瑞士,无论家庭经济状况如何,每个16岁以下的孩子可以得到每月最低200瑞郎的补助;16岁以后,若参与职业培训或就读大学,还可获得至少每月250瑞郎的教育资助,直到25岁。补助具体金额会因所在州及父母的工作单位情况而有所不同。

此外,有子女的家庭在税务方面也享受一定优惠。比如,在计算州级家庭收入所得税时,可从收入总额中扣除一定金额(未成年子女的教育支出),免于税收。免税金额的高低因子女数量及所在州不同而不同。

联邦征收的收入所得税也对有子女家庭提供类似优惠。

养儿环境不同,支出结构不同,但两位母亲话里话外最关注的问题却都相同,那就是-幼儿的托育。

京京妈多年在外企工作,孩子的出生并没有扭转她的事业线。“但是,我工资的相当一部分都给了阿姨。我们管吃管住,每月付她6000元工资。”经济压力是一方面,请阿姨操的心更是一笔算不过来的帐。“找阿姨完全是‘拼手气’。家政行业都是‘零门槛’,阿姨素质很参差,你没法相信中介公司,全要靠自己的感觉和磨合。”

在瑞士,请“中国式”阿姨的家庭寥寥无几,一方面,很多瑞士女性都是兼职工作,在家的时间相对较多;另一方面,在这个高工资的国家,保姆费也相应可观。瑞瑞妈倒是有一个朋友,家里请了全职阿姨,帮忙照顾孩子兼做家务。“一周来上5天班儿,管午饭,不管住,一个月5000瑞郎,”瑞瑞妈介绍道:“在瑞士,请这种阿姨真的比较少见。”

幼儿的家庭外托育

托儿所(Kinderkrippe)

瑞士0-3岁的家庭外托儿服务收费很高。据一项新近统计,瑞士的托儿所价格是德、法、奥等邻国的两倍。在瑞士接受国家补贴的托儿所,托儿费用同家长工资成正比,但名额稀缺;而在纯私立的幼儿园,家长则要自费承担全部保育成本。

游戏组(Spielgruppe)

从2.5 -3岁起,孩子便可进入游戏组。这是一种从家庭向幼儿园过渡的托儿机构,组织孩子们参与集体活动,共同游戏。很多游戏组因为有镇政府或教区的资助,收费公道。孩子每周可以去1-3个半天,每次收费12-25瑞郎。

幼儿园(Kindergarten)

86%的瑞士儿童在学龄之前上过2年幼儿园。在瑞士15个州,至少1年的幼儿园教育已被划入义务教育范畴(德)。瑞士幼儿园均免费。

在瑞瑞家的村子里,有很多全职妈妈。虽然省去了高昂的保姆费、托儿费(瑞士3岁以下孩子的全托费,扣除税务减免等优惠,也要占去平均工资的1/3),但牺牲的是自己的工资收入。全家收入少了,同时开销大了-育儿的经济压力在所难免。

幼儿园的曙光

在瑞士,“哺育幼儿是家庭的事儿”这种观念依然是主流,尤其是在乡村。那里的托儿机构(Kinderkrippe)少之又少,“方圆几百里就一家,”瑞瑞妈形容道,“私人托儿所收费很高,公立的又报不上名。”

还好,瑞士孩子到了2岁半、3岁就可以去参加离家不远、价格又实惠的“游戏组”(Spielgruppe)。等明年瑞瑞4岁上了幼儿园(Kindergarten),家长的压力会再减一截儿,因为公立幼儿园对所有儿童免费。

相比,京京的学前教育预算不算轻松:“上幼儿园按地区分‘片儿’,我家这片儿没有公立幼儿园,只有私立的,费用从2千到2万都有。阿姨我们可能还得留着,接送孩子、做家务。不过,幼儿园倒没有必要上最贵的,离家近最重要,在接送上花掉大量时间太可惜。”

不只是花钱

可不,养育一个孩子,付出的不只是金钱,还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据瑞士联邦统计局的统计,一对夫妇为养育一个10岁以下的孩子要付出每周41.5个小时的家务时间。

但接受采访的两位妈妈似乎都没算过这笔帐。问起她们养育孩子的付出时,她们总要停下默默盘算,“真不好说”、“真没算过”成了她们不约而同的口头禅。

也是,谁和自己的“亲孩子”算得那么清呢?采访就这样在心算和计算器敲键声中结束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