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为生存而战 岌岌可危的瑞士第四种国家语言

在罗曼什语地区,方言还有其优先权,只是不知还能持续多久

(Keystone)

“起来!保护我们古老的罗曼什语!”这是一句19世纪的口号。尽管瑞士承认了第四种语言-列托罗曼语的国家语言地位,但要保住它,却一直是场艰苦的战斗。因为在说这种语言的格劳宾登州,有越来越多其他语言涌了进来。

列托罗曼语区不足以让“操其他语言的人充分融合进来”。尽管大部分研究结果只是“老生常谈、令人遗憾,但却是个持久问题”。

在2005年出版的《瑞士语言大观》中,对2000年的人口统计进行了分析,联邦统计局发现对比很鲜明:当越来越多的人在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言区开始说起当地语言的同时(多亏移民的增加);在普遍讲罗曼什语的格劳宾登州,操列托罗曼语的人却在变少。

小学教师Andreas Urech生活在上恩嘎丁的小村Samedan中,那里18%的居民来自世界33个国家,他主要负责双语教学。他确信,自2000年以来,这种情况并未发生好转。

因为德语是工作语言,所以对外来人口来说,德语一般会成为他们融入的工具,Urech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

但是学一种新语言并不容易,所以在建筑工地上,大家往往说意大利语。

“葡萄牙人说意大利语,西班牙人也说。而且有段时间,我们有非常多来自前南斯拉夫的工人,他们在工地上干活儿也说意大利语。说得怎么样,我并不知道,但沟通显然无障碍”。

地位受排挤

在格劳宾登发生的外来语“反客为主”的现象并不稀奇。列托罗曼语源自拉丁文,由罗马人带入,并且强烈冲击了古老的鲜为人知的瑞特语。1000多年前,德语系人对当地的影响越来越大,并在这1000年间,将罗曼什语区缩减得越来越小。

格劳宾登州多高山和深谷,这些地理屏障将村落打散在山间谷地。同许多流传于偏僻地区的语言一样,列托罗曼语也演变为不同的方言,总的来说有5种书写方言。

有山就意味着有隘口,隘口就意味着过境交通。Barbara Riedhauser是罗曼什语总会Lia Rumantscha的工作人员,她的工作就是推进方言Sutsilvan的使用,特别是在沿途经Splügenpass隘口至意大利的这一地区。

在以前讲Sutsilvan语的主要地区,这种语言已近乎绝迹。只有在传播还较广泛的山谷里,尚有20%的居民说这种语言。

“要想赚钱,我们必须懂得邻居的语言。或许这也是讲罗曼什语的人在变少的原因,”Riedhauser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

“如今许多罗曼什语区的人讲德语要比讲列托罗曼语好。以前,列托罗曼语是一种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用到的语言,但如今我们要使用因特网和其他许多媒介,才能和这个世界的其他地区沟通,如果遇到复杂些的题材,用德语肯定知道得更多”。

“事实上,所有的东西,你都可以用罗曼什语表达,但如果和意大利语比较一下的话,你就会发现,罗曼什语受到德语的影响”。

罗曼什语的没落

一直到1850年,罗曼什语都是格劳宾登州的首要语言。自1880年起,该州的人口日益增多,而操德语的人也越来越多。

到了2000年,仅有14.5%的格劳宾登州人将罗曼什语认作自己的主要语言,而68%的人认可德语,10%认可意大利语为主要语言。

传统的农业、农用手工业产业所能提供的工作岗位不断减少,因此不少说罗曼什语的人,转而远走他乡。

旅游业逐渐成为该地区的重要经济产业,而外来人口长期或暂时居住在这一地区,为该地区带来了现代世界的气息。

德语媒体传播很广,用户的增多,也意味着单价的下降。因此该地区人获得的大部分娱乐及信息是德语的。

方言的分裂性和缺少一个统一的书写语言(直至1980年)也是造成罗曼什语没落的原因。

格劳宾登州是一个三语州,官方语言包括德语、列托罗曼语和意大利语。

自1938年起,列托罗曼语成为瑞士的国家语言。

2010年生效的语言法规定,联邦应出台系列措施以促进列托罗曼语和意大利语的发展。

罗曼什语总会Lia Rumantscha致力于持续地推进列托罗曼语和列托罗曼语文化的发展,特别是发布学习教材和文学作品,以及儿童文学作品。

信息框结尾

外部压力 

确实,在罗曼什语中,你可以发现很多德语词汇,这并不是新闻。在语言自然构词的过程中,一种语言变得更丰富,而两种语言之间的界限却越来越模糊。一种语言变得贫乏,也因为人们不能完美地掌握自己的母语,不能首先用母语,捕捉到自己的感觉,这导致该地区形成了一种罗曼什语与德语混用的情况。

Urech也同意这种观点:总是不断地有德语词挤进口语,甚至还夹杂着英语词。他谈到,书写的Ladin语言(也是一种地方方言)正在努力保存“真正的”罗曼什语。

有趣的是,在一段时期内,这种被称作Ladin的书写语言,完全比照着自己南部邻居-意大利的语言制定着传统规范,里面充斥着意大利文。而在100年前,当地人有意识地付出很多努力,将大部分意大利文剔除了出去。

而Sursilvan,这种在当地最常用的口头方言,与德语的接触越来越多。受到德语影响的,也已不仅仅是词汇。

“有的Sursilvan的语言结构,简直刺痛了我的耳朵,因为它是从德语借过来的,”讲Ladin话的Urech说。而如今这种语序“非常普通,语法也正确”。

教与学

为了保持语言的生命力,学校要发挥重要作用。在例如Samedan那样的地区,只有小部分人讲罗曼什语, 约占16%,学校所起的作用就要因情况而异。

“如果一个班级里,许多孩子都来自德语家庭,那么肯定和大部分都是罗曼什语家庭的班级不一样。班级的总体情况影响着语言的发展,尤其是当孩子们互相交流的时候。这是自然而然的,无法干预。新来的孩子会顺应本班级的大趋势”。

对那些讲意大利语、西班牙、以及“越来越多”葡萄牙语的孩子也是一样,事实上对这些拉丁语系的人来说,学习罗曼什语,比学习德语要容易。

当孩子们主要“跟风”学习时,成人开始有意识地学习罗曼什语。但在Sutsilvan地区,对Riedhauser来说,组班就很不容易。

初级班的学生数量很少超过6个,很多不过一年,就因种种原因放弃了学习。就算是想继续学,也要等凑够人数才可以。

但Riedhauser相信,这些人会让罗曼什语焕发活力。“如果有人选择学习这种语言,并且向周围人‘炫耀’,那么就会给罗曼什语人一种感觉:啊,我们的语言和文化多么特殊,其他人也很感兴趣。我们有其他人所没有的。‘这确实很好’。”

而很多人都在使用的Sursilvan语,则没有类似的麻烦,有足够多的人想学习它。有的是在这一地区居住的,有的是选择了罗曼什语人作为伴侣的,还有本身有当地血统的。

来自温特图尔的英文教授Tessa Meuter,于8年前在一个罗曼什语的小村庄里买了一幢房子,她已经上了连续4年的Sursilvan暑期班。

她知道,她永远都不会说的像当地人一样好,但语言班却改变了她与邻里的关系。邻居们每天都乐于听到,她今天又学到了什么。有时,她学到的东西连邻居们也不知道。而且他们都很尊重Meuter所下的功夫。

一名妇女带来了牧师的笔记,为了让她了解村子里所存在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的。另一位女性,则开始和她探讨水果与蔬菜的名字,并拿来了多份菜谱,让她慢慢尝试。

“这很好。以前这个村庄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度假的地方。自从开始学习当地的语言,我确实产生了一种感觉,这里变成了我的家,”她解释说。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