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产科瘘


当求子梦沦为噩梦


作者:Islah Bakhat


2012年以来,国际妇女希望组织成员Monika Mueller Sapin医生几次奔赴埃塞俄比亚和孟加拉国,作为志愿医生,为当地医护人员进行有关剖腹产手术的培训。 (courtesy Dr Monika Mueller Sapin)

2012年以来,国际妇女希望组织成员Monika Mueller Sapin医生几次奔赴埃塞俄比亚和孟加拉国,作为志愿医生,为当地医护人员进行有关剖腹产手术的培训。

(courtesy Dr Monika Mueller Sapin)

一场漫长的、没有医护协助难产,以婴儿的死亡而告终母亲不仅要承受丧子之痛,还要饱尝阴道组织撕裂、小便失禁、恶臭、自闭、抑郁的煎熬,痛之切让她时常感到生不如死。在贫困国家,成千上万的人正在经历着这样的噩梦。瑞士人Monika Mueller Sapin是伯尔尼一家非政府组织的志愿者,作为妇科医生的她深入艰苦地区,为产科瘘的预防做着不懈努力 

人道主义精神流淌在Monika Mueller Sapin的血液里。1985年获得医学学位后,她就到津巴布韦的一所郊区医院做了6个月的志愿医生。从此,她就一心想去发展中国家从事医疗援助工作。与此同时,事业、家庭、孩子…她的生活也按部就班地展开。

什么是产科瘘

产科瘘是难产带来的最严重的后遗症。难产过程中,特别是在漫长且又无适当护理的状况下,阴道与膀胱或直肠间形成穿孔。伴随产科瘘的是大小便从阴道的泄漏,长此以往,便会引发慢性病。

信息来源:联合国

2012年,她的两个儿子去美国游学一年。借着这一契机,她决定重新投身人道主义活动。通过偶然的机遇,她联系到国际妇女希望组织(多语,WHI)。这家协会2003年成立于伯尔尼,专为患有产科瘘的妇女提供长期帮助。双方一拍即合。从此,Mueller Sapin开始参加关于预防产科瘘的国际大会,并为国际妇女希望组织安排互助活动。除此以外,Monika Mueller Sapin还兼任瑞士妇产科协会(德、法)人道主义委员会的主席,同时还活跃于Zonta国际俱乐部-一家旨在提高妇女地位的组织。更关键的是,她离开自己诊所的优越环境,奔赴条件简陋的埃塞俄比亚和孟加拉国的公立医院,一待就是几个月的时间,义务为当地医生进行剖腹产和超声波扫描的培训,并为助产士提供预防产科瘘的讲座。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知道产科瘘这种疾病的人少之又少,很多人甚至不知它的存在。可是,每年都有上万的新病例出现

Monika Müller Sapin:人们对这个问题知之甚少,很多瑞士妇产界人士对此也没有概念。我们的医学课程没有涉及此种疾病,因为它只存在于发展中国家。我也是4年前通过国际妇女希望组织才知道此种疾患的存在。但并不像我们通常想象的那样,产科瘘很少由生殖器的切割造成,它主要是由于缺乏适当医护的难产和无法实施剖腹产的状况造成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已经几次前往非洲和亚洲,进行妇科瘘的预防工作。可见,这一疾病引起了您的强烈关注。

M.M.S.:我是妇科医生,所以对这一问题别有感触。我很快就联系上国际妇女希望组织,同它在埃塞俄比亚的行动小组共同工作了一周,而后,2012年又在当地的一所公立医院工作了3个月。我先去的是亚的斯亚贝巴的大型中心医院Hamlin Fistula Hospital (英,HFH),那里有国际知名的产科瘘外科手术技术。从此我开始活跃于教学和预防工作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对产科瘘患者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这种病在发达国家已销声匿迹了。

M.M.S.:HFH是一所资金雄厚的私立医院,我得说,这属于特例。当我第一次走进那里设备先进的手术室时,我以为病人得了脊髓灰质炎。但同事跟我解释说,产科瘘也会导致患者出现行动不便的症状。在这所医疗中心,患者手术前往往要做很长的准备工作,因为她们不仅有严重的大小便失禁问题,身体还因为营养不良和长期感染而十分羸弱,有的病人甚至瘫痪。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产科瘘怎么会引起行动不便?

M.M.S.:首先,难产已经有可能造成骨盆神经的损伤;其次,如果病人大小便失禁,妇女或女孩儿-很多患者都是年轻女性-会被隔离于社区之外的小屋里,有点儿像狗一样。她们不再站立,经常躺在地上,像胎儿一样蜷缩起来,因为她们疼得厉害,而且饱受抑郁折磨。

她们由此会出现腿部挛缩的症状,几乎瘫痪。为了进行阴道手术,她们的身体必须要呈妇科检查的姿势,两腿分开。这就需要之前进行肢体功能恢复。如果手术成功,还要恢复走路和运动能力。再下一步,就是帮助这些妇女重新融入群体,找到工作。

在孟加拉国,很多患者都是被简陋的代步工具送至医院,有的甚至只能步行到医院。 (Monika Mueller Sapin/Women's Hope International)

在孟加拉国,很多患者都是被简陋的代步工具送至医院,有的甚至只能步行到医院。

(Monika Mueller Sapin/Women's Hope International)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并不是所有的手术都能成功?

M.M.S.:只有一切排泄物的外溢都停止了,才能算成功的手术。但手术有可能因为器官组织的质量欠佳而失败。一旦探头抽出,肌体还会松懈,大小便失禁会再次发生。有的病患经过多次手术仍未解决问题,这就意味着她们要面对终身尿失禁的命运。其实,所有的这一切都可以通过剖腹产来避免。但另一个不能忽视的状况是,在郊区医院,手术环境很糟,设备也很简陋。在这类医院,产科瘘只不过是常见病之一。

我在该病的专题国际大会上听到过这么一句话:“产科瘘就像一面证明国家发展程度的镜子”。产科瘘的发病率对应的是一个国家的贫困指数。您想象一下,一个孕妇得走着去医院,而且路途遥远。医院基础设施破旧、医务人员和资金缺乏,再加上男人拥有决定权的社会文化背景。妇女何时做产检、在哪儿分娩、是否入院,一切都由男人说了算。

产科瘘是穷人病,在有产科瘘病例的国家,医院设施通常十分简陋。 (Women's Hope International Monika Mueller Sapin )

产科瘘是穷人病,在有产科瘘病例的国家,医院设施通常十分简陋。

(Women's Hope International Monika Mueller Sapin )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些男人是不想交钱,还是没钱?

M.M.S.:两种情况都有。埃塞俄比亚医院的一个病例让我印象深刻。深夜一辆卡车载来了一个垂死的妇女:腹腔大出血,婴儿已告死亡。因为没有医疗保险,家人得先去医院交费处(如果那里还开着)购买医疗用具。我们什么都没有,橱柜空空如也,连一双手套、一个输液瓶都没有。这还是一个相对较大的医院。

在家人买来用具前,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输完液,就要决定是否手术了。病人家属没有钱交手术费。作为医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稳定病人状况,然后帮他们交了去另一家医院的车费。幸好病人最后得救了。但还有其他很多家庭因为交不起手术费而离开,结果只有一个:死亡。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也取决于妇女的价值和地位

M.M.S.:如果女人和她的价值没有得到重视,那么男人是不会花钱的,他会再娶。这种局面很糟糕。文化的影响是巨大的,它决定着女人的地位。所以,同产科瘘的抗争要从年轻女性的教育开始。如果女孩子能上学,她们10岁、12岁早婚的机率就会减小,那么,她们骨盆未发育成形就怀孕的风险也会降低。

受了教育,她们也会远离“女人是自身苦难根源”这类民间陋见的影响。通常,患病妇女相信自己受到妖邪的惩罚,而产科瘘是一种诅咒。她们失去了所有的自信。这也是病患中高自杀率的原因。

脚被尿水浸泡,这对产妇瘘患者来说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Monika Mueller Sapin/Women's Hope International )

脚被尿水浸泡,这对产妇瘘患者来说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Monika Mueller Sapin/Women's Hope International )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埃塞俄比亚和孟加拉国时,您不亲自做手术吗?

M.M.S.:人们大多觉得,妇科医生都可以完成产科瘘这类手术。可是,当地病人的状况和瑞士病人(出现基质消融或接受过盆腔癌症放射治疗)的状况完全没有可比性。发达国家的手术条件同贫困国家有着天壤之别。我们开发出一种腹腔镜(一种运用摄像机的微创外科手术技术),但在非洲郊区经常停电的地方根本没用。更不用说,专业医生的缺乏和设备维修的困难了。

靠着在瑞士积累的经验,我们可以时不时在当地做一场手术。产科瘘的外科技术培训受产科瘘外科治疗国际协会(英,Société Internationale des Chirurgiens de Fistules Obstétricales)国际妇科和产科联合会(多语,Société Internationale des Chirurgiens de Fistules Obstétricales)的共同管理。要想获得实施产科瘘手术的资格,需要通过层层把关。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世界上有足够能做此类手术的医生吗?

M.M.S.:估计有几百位。从外科手术医师数量和进行这种专业手术的可能来看,取得的进步已经很大。但这种手术对医生的吸引力不大,因为利润很小。病人大多很穷,越穷越病。有钱阶层能够进行产检,也能接受有质量保障的剖腹产手术。

另外,这种手术耗时很长,医生很辛苦。我协助了几场手术,它同利用腹腔镜等高科技的“漂亮”手术完全不是一回事。

国际妇女希望组织认为,每一位妇女都应该在有尊严的环境下分娩,应该得到必要的协助。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母婴健康。 (Monika Mueller Sapin )

国际妇女希望组织认为,每一位妇女都应该在有尊严的环境下分娩,应该得到必要的协助。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母婴健康。

(Monika Mueller Sapin )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在国际妇女希望组织的工作,主要集中在预防和教育方面

M.M.S.:我们想在产科瘘手术的组织和资金方面做一些事,通过助产士的培训、妇婴医院的建设和对病人术后的重新融入来提高该病的预防。帮助当地医生是最好的协助手段,面对复杂局面,他们有很多经验和必要的敏感度。

作为妇科医生,我的职责是向医生提供尽可能多的培训,尤其是剖腹产和超声检查课程。在这些国家,没有培训紧急产科外科医师的培训。这些医师介于医生和助产士之间,通常是男性,流动于乡村地区的小型医疗点,能够在紧急情况下实施剖腹产手术。我的剖腹产手术经验丰富,所以我的任务就是向他们传授知识。

365瑞郎换一个希望

瑞士人Martin和Claudia Leimgruber夫妇分别是外科医生和助产士。他们曾在乍得生活多年,在那里发现了产科瘘病症的存在。返回瑞士后,他们于2003年在伯尔尼成立了国际妇女希望组织,专为患有产科瘘的妇女提供长期帮助。该组织至今已帮助实现了1700台产科瘘手术。

在瑞士和当地发展中国家合作伙伴的配合下,国际妇女希望组织已在阿富汗、埃塞俄比亚、孟加拉国和乍得4个国家展开了协助项目。

其项目包括:产科瘘专门外科手术技术的传授、助产士培训、为产科瘘妇女提供每台费用365瑞郎的手术、为患者术后的融入提供资金援助、相关的社会普及以及医护人员的教育。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