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人人都有收入


"瑞士是唯一一个可以就乌托邦进行投票的国家"


作者:Urs Geiser, 巴塞尔和伯尔尼


2012年4月12日,委员会提出了这一倡议 (Keystone)

2012年4月12日,委员会提出了这一倡议

(Keystone)

一个不同寻常的政治主张,一个几十年前就开始流行的主义,瑞士提出无条件保障每位居民每月2500瑞郎最低收入的倡议。只要收集到足够的签名,就可以发起全民投票,让这一充满乌托邦精神的动议,成为现实。

“一派胡言,”一位45岁左右的中年人在巴塞尔火车站匆匆而过,留下了这样的评语。一个年轻人正在收集签名,他手里拿着纸板夹子,夹子上就是签名表,这是瑞士政坛的典型一景。

中年人拒绝了年轻人要求他签名的建议,年轻人并不气馁,他需要更多的支持,因为这样一个倡议,并没有得到任何一个大党的支持。

年轻人说,是时候了,我们的社会应该就工作的价值和贫富之间日益增长的鸿沟,展开广泛的讨论。而他们所提出的倡议:所有生活在瑞士的居民,每月无条件获得2500瑞郎,也应该引起重视。只有这样,人们才会获得人生的自主权,减轻生活的压力,在他们的传单上,这样写道。

尽管“冷淡”的过客并非只有一人,但在这个微寒的周六清晨,持拒绝态度的还是少数。

稍待片刻,这位年轻的积极分子与一位退休教师展开了热烈的争论,关于工作的价值,和年轻一代身上必须要承担的压力,为了受教育和找工作。

这位白发苍苍的公民并不愿在倡议上签名。“这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我不相信它会变为现实”。

然而这并未改变青年积极分子英姿勃发的热情,他在这个5人的宣传小组中,属于热衷于公开争论的那一位。

而且颇有成效:一位22岁身着军装的男子,周末回家度假,就看到了这街头一景,然后欣然签名。他听取了赞同和反对双方的意见。

“能对这个想法进行一下讨论,就很好了,”他说。倡议者应该注意,不要让该倡议流于寻找布施和筹集善款,这会吓坏潜在的支持者。

硬骨头

该倡议的发起者向社会提出了一个理想化的主题,打破了社会的禁区,也就是对于“工作和钱”的态度。

这就是政治学家、公共关系专家Mark Balsiger对这一倡议感兴趣的原因。活动家们收集到这么多的签名,这令他惊讶。因为在他看来,该倡议的支持者不够有名,不足以吸引大众,可能只会有少数执着追求人道主义的人才会首肯。

然而走上街头的活动家们,为该倡议赢得了许多“亲善分儿”,而且他们的网站非常专业,特别是对于他们貌似很贫乏的预算来说。

基本收入

瑞士正在为引入“无条件基本收入”向每位瑞士公民收集签名。“基本收入可以为所有人带来一个充满人类尊严的生活,并为参与公共生活创造条件”。

这个主意来自于中世纪,《乌托邦》的作者英国人文主义者、社会哲学家托马斯莫尔(Tomas Moru)。他认为,理性化的平等原则、勤劳和追求教育是民主的基本特征。

20世纪,法国社会哲学家安德列·高兹(Andre Gorz)是固定收入的坚定拥趸。

不同国家都曾尝试过引进无条件收入,例如巴西、古巴、蒙古,纳米比亚和德国(在有限程度上)。

欧盟和部分欧洲国家也尝试过。

瑞士自2006年,开始发起要求发放无条件收入的行动。2012年4月12日提出了相关倡仪。直至今年10月,该倡仪发起人必须收集到10万个有效签名。

考验

这只是一种尝试,“用来考验社会的政治及哲学层面,”政治学家Michael Hermann说。与取消军队、反对恋童癖罪行或实施极端环保措施等不同,这一设定基本收入的倡议,很少会引发“惊天动地”的反应。

“该倡议的主要目的是引发广泛的讨论。因此投票前的宣传至关重要,”Hermann说。这完全是合法的,但是它可能在很长时间里让人们对这一政治话题不再感兴趣。他不太相信该倡议投票会取得成功。

毫无怜悯

同样在瑞士的首都伯尔尼,也有一群人在为此收集签名,“真让人生气,只有少数人愿意细听缘由,”Dani Häni说。他是“无条件最低收入”倡议宣传领导小组的成员。

而正在这时,走近了一位40多岁的女性,她来到位于伯尔尼火车站外的签名收集处,毫不犹豫地写下了自己的大名。她说自己是社会学专家,对该倡议所引发的讨论表示欢迎,因为不少人对如今的社会福利政策充满误解。

反对

而在商界和经济学家间,这一倡议则很少碰到“知音”。去年10月,经济行业协会Economiesuisse发布了一份长达11页的报告,阐述了该倡议会给瑞士的竞争力带来多么严重的负面影响。

这一经济顾问团体拒绝为此提高增值税,并称,倡议者所提出的:引入无条件基本收入,将会降低国家的社会福利支出为无稽之谈。

反对者提出,这一措施会带来平均每年近1400亿瑞郎的开支,消费税会因此而上涨到50%以上。

“这个主意听起来是多么的简单合理,可惜太美好了,美好到不真实,”前价格监督员Rudolf Strahm如是说。“这个主意乍听起来令人着迷,可具体地、理智地一想,这就是政府要养‘有职业的养老人’一辈子”。

他为倡议者所幻化出的人类的美好蓝图深表钦佩,但该倡仪的纲领,和其后所隐藏的社会问题应该得到人们的严肃对待。“我们还可以想想,看如何解决问题。乌托邦和美好蓝图,不必提前回答所有的技术性问题。但乌托邦总是要解答现实所提出的基本问题”。

最低工资

近几年瑞士提出了不少与收入有关的政治提案:

2012年左翼和工会提出引入最低工资的提案。提案最终进入议会,相关全民投票最早也要被安排在2014年。

就在今年,选民还就公司高层经理的薪水问题进行了表决。发起人希望将公司的最高薪金及最低薪金的比例规定为,最高:12:1。

今年初,选民已投票通过该倡议,以保障股东的权益,限制高级经理们的薪金。

更美好的世界

倡仪发起者对这些批评并非充耳不闻。瑞士前政府发言人,也是最著名的发起人之一Oswald Sigg确信,人们应该为一个更公平的世界和收入分配而奋斗,尽管这看上去,并不见得会获得多数票的同意。“瑞士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就乌托邦的想法进行投票的国家,”他说。

截至5月底,该倡仪共收集了逾11万个签名,它还有4个月的时间,用于等待发起一场宣传战。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