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人口困境


瑞士社会在走向衰老


作者:Jeannie Wurz


 另外1种语言  另外1种语言
并不是所有人能在进入老年后还能保持健康 (Keystone)

并不是所有人能在进入老年后还能保持健康

(Keystone)

如果越来越多的老人需要照顾,但是却找不到医护人员该怎么办?如果提取养老金的人多于缴纳养老金的人该怎么办?尽管瑞士政府对于这些将要面临的困境心知肚明,但是他们能找到可行的解决办法吗?

人的寿命在增长,这是一个全世界普遍的现象,1900年男性的平均寿命还只有46岁,到2000年已经变成80岁了。而现在那些1946-1964年之间出生的人,已经逐渐进入退休年龄。

这些数字更加显现出一些社会问题的重要性,它们涉及到老年人的身心健康,这体现在老年人的社会地位、在工作岗位上受到的歧视及为不在附近居住亲属带来的压力等问题上。

瑞士政治家们认为迫在眉睫的问题是:老人在健康护理上的需求和相关社会保险。

面对这样的人口发展窘境,都需要做些什么?瑞士资讯swissinfo.ch走访了四位来自不同州和党派的议员,他们都是国民院社会安全和卫生委员会的成员。

老年痴呆

Jean-François Steiert认为首先要制定一个全国性的“老年痴呆应对战略”,因为瑞士老年痴呆症患者目前的数字是110'000人,到2030年将上涨到200'000人,2050年甚至将达到300'000人,因此需要一个带有可选性护理模式的新计划,比如在国外设立小型组合居住公寓等。

Steiert认为,今后需要为老年人提供新的居住模式,许多人将在家中受到照料,有可能被家人,也有可能被医院的外援机构Spitex照料。至于养老院,一般只有当健康问题严重到一定程度,尤其是痴呆症状更加明显的时候,才会走这一步。

2012年在瑞士140万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中,共有121'000人生活在养老院中,老人们平均在养老院中生活2.6年。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急诊医院中20%的病人是75-84岁的老人。

养老金

2010年100名20-64岁的在职人员要负责27位65岁以上退休人员的养老金,而到了2060年100人将要负责53人的养老金,从Yvonne Gilli议员的眼光来看,这将造成各种问题,必须要做出应对。

瑞士卫生部长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目前正在修订瑞士社会保险和养老系统法,“养老金2020”计划于2013年11月已经纳入政府程序。2014年底一项法律草案将上交给国会。

漫长的工作

Jürg Stahl认为应该进行系统改革,具体说是要延迟女性的退休年龄。

贝尔赛的法律修订应该不是件简单的事,瑞士社会民主党坚决反对延迟女性退休年龄,工会则反对较少退休金,而瑞士雇主联盟反对提高增值税。

在过去的一些年中,瑞士一直尝试养老系统改革,但是都未果:2004年和2010年,瑞士选民在投票中反对改变养老系统,女性退休年龄从64岁延迟到65岁是关键症结。2010年瑞士选民又对“降低养老金换算率”议案投了反对票。

团结一致

Christian Lohr支持维护社会的团结一致,这要求人们必须有牺牲精神,他认为解决办法一定要公平-无论是对年轻人还是老人都要公平。

Lohr议员的观点与瑞士最大老年人服务组织Pro Senectute Schweiz的观点一致,这一组织预计,2060年瑞士将有100万超过80岁的老人(相当于人口的11%),今天这部分人口为400'000人,(相当于人口5%),2014年这一老年组织推出了一个全国宣传海报,打出的口号是“万物皆有时”。他们的目的在于号召人们不要把老年人当成财政负担,而把他们看作是珍贵的同胞。 

这个为老年人服务的组织指出了当今政治家的困境:“盯着服务费用和养老金改革不放,从而忘记了老年人也是我们社会的一份子。这威胁到我们社会的团结一致。”

养老金计划2020

内务部长阿兰·贝尔赛的法律修订包括以下几点:

  • 将女性的退休年龄从目前的64岁推迟到与男性退休年龄一样的65岁。
  • 延迟提前退休的年龄,鼓励人们在达到65岁之后,依然继续工作。
  • 将第二支柱养老金(职业养老金) 的换算率从6.8%降低到6%,这意味着养老金的减少。
  • 在职人员将从18岁开始,而不是目前的25岁开始缴纳职业养老金。
  • 商品和服务的增值税将从如今的8%增长到10%。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