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人口老龄化


瑞士缺少养老院护理人员


作者:Jeannie Wurz


 (Keystone)
(Keystone)

像许多其他西方国家一样,瑞士也存在人口老龄化问题,老年人的比例正在大幅增加,这就需要更多护理人员,而正是这一环节出现了瓶颈局面:在未来15年现在养老院中的护理人员中的半数将达到退休年龄。

正值情人节,十几位老年人围坐在桌旁,桌子上装点着心形的巧克力。“回忆一下你们恋爱时,在这一天得到过什么礼物?”一名自己也不再年轻的护理人员这样问。

老人们的回答各式各样,“去巴黎的旅行?”有人这样说;“一枚带钻石的金戒指,”又有人回答;“从邻居花园中掐的花儿,”一位童心未泯的老年女士带着一脸调皮的微笑这样说。

这是在伯尔尼树园养老院(Domicil Baumgarten),每周五这些老人都会来这里坐坐。他们并不是住在养老院里的老人,而是来这里拜访亲友或者就是来打发时间的。

增长的需求

树园养老院每年会空出25个床位,院长Kurt Wegmüller介绍说。这家养老院总是满员。现在还不需要住进来,但已经排在等待名单上的人约为300人。

这家养老院共拥有21家分院,是伯尔尼最大的养老机构,这里住的老人平均年龄为85岁,他们平均住三年半。在1500位老人中,1000名需要特殊照料,大多是因为患有老年痴呆症。

养老院中的空位在瑞士越来越紧缺。2005年至2030年逾65岁的人将增加66%,瑞士卫生观测机构在一个调查中得出这样的结果。而这些老年人中的一半将需要进入养老院。调查还显示,25年之后,瑞士年逾杖朝之年(80岁)的人将是现在的两倍。

幸运的是年轻人对护理工作并未失去兴趣。护理助理在青少年梦想职业中排行第三。伯尔尼大学附属医院每年提供40个护理培训位置,而来应聘的人约为300人左右。

“年轻人喜欢在医院中工作,而有了一定生活经历的人则更倾向于长期护理工作,”养老院负责人Heinz Hänni说。伯尔尼大学附属医院小岛医院(Insel Spital)负责培训和进修的Henriette Schmid,也是护理员出身,她证实了这种说法:“20岁的时候,我对手术医疗技术感兴趣。人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不是十分必要的情况不会愿意与老年人和慢性病打交道,这也是正常的。”

并未失去好的护理人才

要想在护理行业留住受过良好培训的工作人员,必须保障相对较高的工资水平,这样才能让这些在体力和精神上都要经受考验的人不会厌倦这份工作,除此之外良好的工作氛围也很重要,schmid说。

树园养老院为其员工提供每年5周假期,45岁以上6周,除此之外,还提供很好的养老金待遇。

员工的满意对于养老院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因为养老院非常依赖于劳工市场上的优秀护理人员。巴塞尔大学做了一项调查,在全瑞士5000名护理人员中进行了民意测试,得出的结果显示,大多数护理人员对自己的工作环境表示满意,并对自己的工作质量有很高的定位。

“但是如果在工作强度不变甚至提高的情况下,实行减员政策,那么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失去好的护理人员, ”Henriette Schmid说。

交流经验

巴塞尔大学所做的这份调查,为所有参与的养老机构提供相互交换经验的机会,调查总负责人René Schwendimann这样说。

通过一个数据库,各养老院可以看到自身的状况,并与其他同行作比较。

调查人员也会在与养老机构负责人谈话时,对结果加以讲解。

René Schwendimann希望,在这些由多个养老机构同时参加的非正式谈话中,能促成未来的合作。

离不开外国人

在巴塞尔大学的调查中,90%养老院认为招募员工比较困难,希望找到新方法吸引专业人员并留住他们。

2014年2月9日刚刚结束的全民投票得出这样的结果:瑞士将再次实行针对欧盟的移民配额制。如果移民受到限制,那么瑞士的医院和养老院中将无法维持现在的护理水平,州卫生负责人们在2月20日发出了这样的警告。

伯尔尼树园养老院共有1350名工作人员,其中四分之一是外国人,“我们不特意招聘外国人,但是我们找不到足够的瑞士人。”

树园养老院的人事部负责人Franziska Honegger希望,养老院能够得到所需的外国人配额。她在养老院中实行多渠道的招人方式。一方面他们吸收重新步入职场的女性,另外养老院每年提供141个学徒职位;最后他们在欧盟与合作伙伴合作招收外国人。

巴塞尔大学调查负责人之一Sabina De Geest表示,对老年护理工作越来越大的需求,要求在许多层面都做出改变:比如在教育上;在养老院体制上;在医疗上及与医院的合作上;在家庭医生和科研层面;包括针对老年人的家具设计直至对养老院老人进行民意调查以便了解他们的需要和愿望等方面,都需要拿出新的方案。

而能够确定的是,“人都会变老、变得不能独立生活。无论科技怎样发展,最后对老年人的护理还是要落在护理人员身上,”对此Sabina De Geest深信不疑。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