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伦理服装 最低生活工资:瑞士时装品牌“太吝啬”?

factory workers

同“亚洲基本工资”方法估算的维生工资水平相比,孟加拉的法定最低工资仅为它的21%。

(Keystone / Abir Abdullah)

活动人士正呼吁瑞士各时装品牌加大努力的力度,以保证其供应链上的工人得到公平的待遇。公民社会最新分析显示,在透明度与提供雇员仅够维持生计的工资方面,瑞士企业未能达到全球标准。

瑞士非政府组织“公众之眼”(Public Eye),评估了19个瑞士品牌,只有时装品牌Nile确认说,其供应链上至少有部分工人领到了能维持基本生活所需的工资。

根据这家伯尔尼州服装企业提供的资料,他们在中国的两个主要供应商给员工支付了最低生活工资,而这两个供应商生产的产品就占到Nile总产量的一半。Nile还是唯一一家设立了最后期限,决定要在2020年底前向所有工人支付最低生活工资的企业。

这是“公众之眼”和“清白服装运动”(Clean Clothes Campaign)于9月19日发表的时装品牌评估(法)外部链接中的一个亮点。该评估基于发给45家时装品牌填写的调查问卷结果做出,其中19家为瑞士品牌,包含了豪华时尚、运动服装和网上商家等,例如Calida集团、Tally Weijl和Mammut等企业。

分析表明,尽管有H&M(英)外部链接等多个品牌曾经做出承诺,但在过去几年内,这45家企业中没有一家能够保证制作其品牌服装的所有工人领到了最低生活工资。除了Nile,还只有另一家企业保证了至少有部分工人得到这一待遇。

60%左右的企业曾公开表示要确保支付最低生活工资,其中六家为瑞士企业。而只有四个瑞士品牌制订了实现这一承诺的战略。

围绕最低生活工资的辩论

近几年来,出于消费者对“快时尚”(快速生产、廉价售卖给消费者的服装)日益强烈的反对,以及这种时尚施加给生产商工作条件的压力,最低生活工资也已成为制衣业的一个热议话题。孟加拉、土耳其等国的法定最低工资,就远远低于劳工权利专家认为足够维持一名工人及其家人基本需要的工资金额。

“清白服装运动”称,如何确定最低生活工资一直在引起各方分歧。一些品牌主张不存在天下皆通用的数字,而各非政府组织则反驳说,存在按照国家或地区水平计算的可靠数据与工资阶梯标准。

信息框结尾

透明度

很多大品牌已在透明度上做出更多努力,在这45家全球品牌中,刚过半数的品牌如今公布自己的供应商信息。调研的作者注意到,所公布信息的质量参差不齐,其中耐克(Nike)提供了最详细的信息-劳动力性别分析、移民工的人数、地点、分包商关系等等。

只有两个瑞士品牌-有机棉花交易商Remei和Workfashion-发布了所有生产基地清单、供应商与工人总数,以及所有权结构等。

“公众之眼”发言人洁拉尔迪娜·维雷(Géraldine Viret)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主要国际企业已在供应链透明度方面取得进步,但大多数瑞士企业还落在后面”。

她补充说:“就受调查的几乎所有企业而言,在供应商支付的工资方面不存在透明度。这仍是个需要打破的‘禁忌’。”

“公众之眼”已发起宣传,呼吁消费者收集和分享各品牌做法的信息。

Newsletter subscription for Multinationals

subscription form for multinationals

Sign up! Keep tabs on Switzerland's biggest companies, directly in your inbox



(翻译:小雷), Keystone-SDA/jdp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