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住房矛盾 瑞士人也为拆迁烦恼

Brunaupark from the air

俯瞰Brunaupark居民区,其右方是瑞士信贷Uetlihof的办公楼。

(Keystone)

在苏黎世的一个普通居民区,一群长期居住在一处庞大公寓楼中的租户正面临着失去家园的危险,因为这里可能会实施一项由养老基金支持的翻新项目。类似的项目在全瑞士境内屡见不鲜,因为银行利率低,更多的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掀起一股投资热潮。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Brunaupark坐落于苏黎世城西南,位于玉特利山(Uetliberg)和苏黎世湖之间,从这里乘坐有轨电车到苏黎世火车站只需要15分钟。在一处小型购物中心身后,有处由五幢公寓楼组成的小区,建于1980到1996年间,如今这个社区大约有700人,居住在405套公寓中。

来到这个小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根根高耸的白色竿子,出现在各个它们不该出现的地方。依据瑞士规划法,这些竿子标示出了新建筑物的高度和位置。这些新规划中的建筑物属于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养老基金。

3月的最后一周,当地的邮递员迎来了一项繁重的任务。房主通过房屋管理公司,给住在Burnaupark的200余个家庭发放了通知函,告知其租住合同将被终止。新的规划是拆除五栋楼中的四栋,减少240个公寓,然后在更靠近街道的地方重建更高的楼,新楼将可提供500间新公寓,但房租要高得多。

Brunaupark的租户已经组织起来,通过请愿和法律手段来抵制该新建规划。

瑞士信贷是全瑞第二大银行,这件事已经成为这家银行在公共关系上令人头疼的问题。联合国住房权益特别专员Leilani Farha于6月访问了Brunaupark,以示对租户的支持。这加深了该事件对瑞士信贷公共形象的负面影响。

但是瑞士信贷养老基金坚称自己作为房主已经尽到了责任,他们提前一年多就发布了终止租住合同的通知。

瑞士信贷养老基金并不是唯一在房地产上投资的养老基金。因为瑞士城市里的居住空间供需关系紧张,房地产被认为是安全且有利可图的投资,而且目前瑞士的利率为全球最低(英)外部链接,这使得传统债券几乎无利可图。低利率也使得翻新工程变得便宜。所有这一切导致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

“我们下定决心要抗争”

Willy and Bianca Küng

Willy和Bianca Küng自从1982年就生活在Brunaupark

(Clare O'Dea)

在那一天收到通知的一对70多岁的夫妇对Brunaupark有着特殊的感情。Willy和Bianca Küng住在顶层的一处四室公寓里,在家里他们可俯瞰老城,远眺南边的阿尔卑斯山。这栋楼计划在2020年6月拆除。

他们的两个儿子也住在这栋公寓楼里,第三个儿子则住在另一栋面临拆除的楼中。Bianca每周三天要照看她的四个孙子孙女。

“这里就像个村子。我们这个社区很适合家庭和孩子。生活中需要的一切都可以在这里找到,”Willy Küng说。

Willy指着他那舒适的客厅继续说,“拆掉状况完好的楼再盖新楼完全不合理。他们想要干净利落地重建,但我们决心抗争。”

与租户协会一起,他和妻子试图通过各种途径阻拦这一由瑞士第二大银行的养老基金发起的项目,让住户可以继续生活在这里。

“如果我们能找到我们负担得起的地方,我们可能会搬走”

Küng一家于1982年搬进了这个崭新的公寓小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们会住在这里。这个地方当时被认为是城市发展示范区,”他补充道。

Brunau的住户在这里找到了在城市中很难得到的社区生活,他们很怕失去它。这里的设施十分齐全,可直接步入玉特利山的绿地散步、慢跑、骑自行车。

上了年纪的人尤其喜欢家旁边就有带餐馆的超市、药房、理发店以及医疗中心。年轻的家庭则受益于这里的日托中心、幼儿园,还有可供孩子玩耍的充足的安全空间。东正教犹太居民步行即可到达犹太教堂。

View form the Küngs' apartment

从Küng家公寓望出去看到的风景

(Clare O'Dea)

紧邻 Küng一家,在同幢楼的另一个楼门,Elisabeth Sutter也是第一批租户之一。她与丈夫住在一楼带小花园的公寓中。

尽管她愿意继续住在这里,但是她并不那么乐观。“总是带着担忧住在这里,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我们能找到一处我们负担得起的地方,我们可能会搬走。”

跟 Küng一家一样,Sutter一家的公寓在2011年刚刚翻新过。厨房、洗手间和窗户都是新的。Elisabeth和她的丈夫Paul对这间公寓的各方面都很满意。

“人们想要住在这里,但是我们楼17间公寓中的七间现在处于空置状态。两个邻居很遗憾去世了,其他五户搬走了。他们接受不了。现在这栋楼里很清静。”

租户们已经组织起来,成立协会来保卫他们的权益,协会的名字是“Brunaupark居住者权益小组”(Interest Group Living in Brunaupark)。他们收集了5’700个签名,5月时已经将请愿上呈给苏黎世市议会(Zurich City Council)。

目前有组织的反对瑞士信贷养老基金此项规划的行动可分为两大路线:反对重建,以及针对终止租住合同的质疑。

这一行动尚处早期阶段,但是租户们说,为了拯救家园,他们会一直通过这两条路线上诉到联邦最高法庭(Federal Supreme Court)。

“我的公寓乱七八糟……我的思绪也是一团乱麻”

租金也是使Brunaupark租户的争议变得复杂的另一因素。这片居住区的平均月租在苏黎世算是相当划算,在1’500到2’500瑞郎(1’518到2’024美元)这一区间。新公寓的房租将会在2’500到3’500瑞郎之间。

这些Brunaupark的长期租户失去的不仅仅是安全感。他们还要面对转型期的诸多困难,这些长期受到良好保障的租户将不等不转型为新租户,在贵得多的公开市场上参与竞争。

这个安静的苏黎世社区现在面临着实实在在的困难,尤其是对于那些老年住户和那些低收入家庭来说。瑞士信贷养老基金为租户寻找新住所提供支持,但此举在那些资金紧张的人眼中,简直是个笑话。

一位年长的女士由于不好意思,没有带我参观她的家。因为她说,“自打这事发生以来,我的公寓里乱七八糟,就像我的思绪如一团乱麻一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