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体育精英


体育事业没钱赚,除非你是费天王




虽然瑞士网球明星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年收数百万,然而大多数瑞士运动员却因收入甚少,生活捉襟见肘。如今有些举措意在增加体育投资,但有人说,支持“爱好”不应该是国家的工作。

瑞士网球巨星费德勒是一位百万富翁,同时也是瑞士的一位很好的形象大使 (Osports/EQ Images)

瑞士网球巨星费德勒是一位百万富翁,同时也是瑞士的一位很好的形象大使

(Osports/EQ Images)

《福布斯杂志》(英)称,17个大满贯得主费德勒在2013年6月至2014年6月间共赚得5’620万美元(约合3.44亿元人民币),令其成为收入最高的网球运动员。而在巴西世界杯上引起轰动的矮个子球员,现效力于拜仁慕尼黑-德国顶级足球俱乐部之一-的杰尔丹·沙奇里(Xherdan Shaqiri),据报道其年薪为250万欧元(德)(约合1’958万元人民币)。

可是大多数瑞士优秀运动员的实际情况却大相径庭。玛格林根瑞士联邦体育学院(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Sports Magglingen)于2013年发表的一项报告(英)发现,他们当中约有一半年收入不到1.4万瑞郎(约合9.1万元人民币);真正靠体育为生的运动员还不过百人。

议会指出了体育的使节性地位,并想改变现状。9月底国民院(英)投票支持一项动议,该动议会给优秀运动员更多认可,让他们能更好地结合运动和学业。此前瑞士奥林匹克协会曾呼吁(德、法)每年增加3千万瑞郎经费,用于维持现有的体育标准,议会投票正是紧随这一呼吁。

“我们不应该被罗杰·费德勒和杰尔丹·沙奇里的高薪晃花了眼。大多数职业运动员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右翼党派瑞士人民党议员于尔格·斯塔尔(Jürg Stahl)在辩论中表示。许多运动员要养家;有一些还不得不做着兼职工作。

国家体育?

竞技体育报告:重要发现

总收入:2010年,只有16%的瑞士优秀运动员年收入超过7万瑞郎。冬季运动项目选手的情况好过夏季运动。然而即使是搞冬季体育项目,逾70%的运动员仍要靠每年不到7万瑞郎的收入维生。40%的运动员一年的收入还不到1.4万瑞郎。

竞技体育收入:绝大多数运动员通过竞技体育比赛只能获得微薄收入。职业运动员的中等年收入只有2.5万瑞郎。无论全职还是兼职,都有运动员仅依靠运动年收入就超过10万瑞郎的,但凭借体育运动而成为百万富翁的,则只有极少数的顶级运动员。

联邦委员会接受委托提出相应措施。它的回复是,可通过目前正在起草的国家竞技体育方针来解决。

然而不是人人都赞同这一动议,尤其是斯塔尔所属的党派。“这个倡议听上去像是给优秀运动员设最低工资,”人民党同僚彼得·凯勒(Peter Keller)抱怨道:“跟中国那样搞国家体育,不是瑞士的文化传统。”

这应当是人民自己的责任,他继续说道:“有人想把自己的爱好变成职业,这时国家应该插手吗?”

对瑞士奥协主席、国家手球队前队员约尔格·席尔特(Jörg Schild)来说,这种态度一点儿也不陌生。“相比其他国家,结合我自己参与竞技体育的经验,我一直就感觉到,竞技运动一直未在瑞士社会得到完全的认同,”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席尔特称,他希望对动议的支持可以给予联邦委员会勇气,通过国家竞技体育方针来推动体育的筹资。

目前瑞士奥协收到的资金平均在3’800万瑞郎左右,其中2’500万瑞郎来自瑞士博彩,1’000万多一点来自政府,300万来自各种赞助。

席尔特指出,日本、加拿大、挪威等其他国家都在体育上作了很大投资。瑞士应该确保自己不要落后。

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瑞士队成绩很差,令人们提出质疑(英),不过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上,瑞士运动员成绩还不错(6枚金牌)。

模范作用

议会动议的支持者斯塔尔自己也是瑞士奥协执委会成员,他认为帮助优秀运动员算不上搞国家体育。

“(支持体育)是给选择体育的年轻人一定的安全,即食品、保险,和一份能把压力从父母身上拿掉的工资。”

艺术有国家的支持,体育也可以利用这种模式,他表示。“优秀运动员代表了一个国家,还对年轻人起着示范作用。”

运动员的拼搏

据瑞士田径联合会透露(英),只有5-10名田径运动员可以靠体育维生。

其中就包括最近退役的维克多·罗特林(德)(Victor Röthlin),瑞士史上最成功的马拉松选手。但他表示,还是在他取得第一枚奖牌-2006年瑞典哥德堡欧洲锦标赛上的铜牌-后,赞助才源源不断地向他涌来。“在此之前,我不得不奋勇拼搏,承担一切风险,”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今年8月17日他完成了自己职业赛事的最后一程(多语),时值苏黎世举办的2014年欧洲田径锦标赛,他取得了第5名。在15年的体育生涯中他遇到的另一个难题,则是瑞士普遍缺乏对职业体育选手的接纳。

“每当我告诉别人我是马拉松选手,甚至在我赢得奖牌以后,他们还是会说,‘好啊,可你怎么赚钱呢?’这可能是另一个需要改善的状况,让人们明白,体育也是一种职业,而不仅仅是一种爱好,”他说道。

国际实例:荷兰曾支持过352名运动员,按最低收入的120%为他们发放薪酬,还与他们签订了结合体育与学业/事业的特殊协议。芬兰和丹麦则依靠给学生发放的先进的补助金制度。其他国家通过军队、边境巡逻队、警察和消防队等提供运动员的经济与职业担保。在对运动员的直接经济支援方面,瑞士与其他国家相比做得很差。

以上资料引用自《瑞士竞技体育:引向国际体育成功的体育政策因素-瑞士2011年概览》(Elite sport in Switzerland, Snapshot SPLISS-CH 2011)。该报告采访了959名运动员、682名教练,和58名运动指导,还参考了学术文献、专家分析及国际研究等。

对增加出资的前景,他指出,瑞士必须决定要往哪个方向走。“如果将来它想要奖牌,想成为成功的体育之国,那么也许得考虑一切:不只是在运动员获奖的时刻在场喝彩,还要在他们通往领奖台的一路上陪伴与支持-在教育上,和在他们没有足够的钱生活时提供经济上的支援。”

这位2010年欧洲锦标赛冠军在2008年就创办了自己的保健与训练推广公司,将目光着眼未来。现在他全身心投入这项事业。

公众集资

其他运动员则转向更不寻常的途径。34岁的迈克·库尔特(Mike Kurt)是位顶尖皮划艇运动员,在为自己的体育之梦奋斗了20年后,他为体育项目创建了“我相信你”(德、法、意)(I believe in you)集资平台。从文化领域借来的这个主意,能让私人集资帮助明日的网球选手,或者为某个国际风筝冲浪比赛提供旅行支出与器材。

“平台为130个项目筹集到总金额愈50万瑞郎的资金。这显示出,体育在瑞士的地位很高,”库尔特告诉《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

尽管如此,库尔特仍主张国家增加资金投入。“摔跤、击剑和皮划艇等体育项目在市场上均告失败。此时政府应该介入,提供支持。”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