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保罗・克莱生平


保罗•克莱不仅是一位令人难以理解的艺术家,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他的一生更是充满了矛盾与费解。如果我们想了解这位艺术家以及他的作品,首先应该对他曲折的一生有所认识。

下面就按照纪年顺序简洁地总结介绍下保罗•克莱的一生,从出生到逝世;以及他逝世多年后,为纪念他而建立美术馆的过程。

1879年

12月18日,保罗・克莱(Paul Klee)作为汉斯・克莱(Hans Klee,1849-1940)和伊达・克莱-弗里克(Ida Klee-Frick,1855-1921)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于离伯尔尼不远的Münchenbuchsee。母亲是一位职业歌手,瑞士人,父亲是一位音乐教师,德国人。因此,保罗和姐姐玛蒂尔德(Mathilde, 1876-1953)都随父亲的德国国籍。

1880年,克莱全家迁到伯尔尼居住。小学毕业以后,保罗在伯尔尼上了初中,然后上了高中文科班。从父母那里,保罗受到许多音乐熏陶,7岁开始学习小提琴,11岁成为伯尔尼音乐协会乐团的成员。

保罗在伯尔尼度过了三个人生的重要阶段,加起来相当于他人生的一半,这三个阶段分别为:童年和少年时期1879至1898年,学业间歇阶段1901至1906年以及德国纳粹时期1933直到1940年去世。他可以讲非常流利的伯尔尼德语,伯尔尼周边的美丽景色唤起了他对绘画的热爱。

1898年

高中毕业之后,保罗迁往慕尼黑,打算在艺术学院学习,但并没有被录取。因此他在慕尼黑Heinrich Knirr绘画和铜雕艺术学校进行学业。

1899年12月,他认识了钢琴演奏师莉莉•施顿普夫(Lily Stumpf,1876-1946),她后来成为他的妻子。他们于1906年结婚。

1900年10月,克莱开始在学院中上弗兰茨•冯•施图克(Franz von Stuck)教授(1863-1928)的绘画课,次年夏天在与莉莉订婚后离开了慕尼黑。

当年冬天,克莱与他的画友哈勒(Haller)在意大利度过。15世纪的艺术大师、米开朗基罗以及罗马、那不勒斯和佛罗伦萨文艺复兴时期的宏伟建筑给年轻的克莱留下了深刻印象。

1902年

由于艺术家的收入难以糊口,克莱从慕尼黑回到了父母居住的伯尔尼。他用4年的时间自修了一些课程。这段时间他完成了一个文书课程,在铜版画和玻璃绘画作坊做事。除此之外,他又开始在乐团中演奏并写些戏剧评论。

1906年9月,克莱与莉莉•施顿普夫结为夫妻,定居在慕尼黑。莉莉留在家中,做钢琴家教。他们的儿子费利克斯(Felix, 1907-1990)出生后,保罗负责在家照顾孩子和管理家务。费利克斯•克莱后来在德国成为戏剧和歌剧导演。

1910年,伯尔尼艺术博物馆首次举办了克莱画展。随后,在苏黎世、温特图尔和巴塞尔继续被展出。

1911年

保罗・克莱为他的作品编制了一个目录;并直到去世,一直精心填写这一目录。他在参观展览时,深深地被凡高(Van Gogh)和塞尚(Cézanne)的作品所感染。

同年,克莱认识了表现主义者阿尔弗莱德・库宾(Alfred Kubin)和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他们介绍他参加了“蓝骑士”艺术家组织。弗朗茨・马尔克(Franz Marc)、汉斯•阿尔普(Hans Arp)、奥古斯特・麦克(August Macke)和雅夫伦斯基(Alexei von Jawlensky)也是这个组织的成员。“蓝骑士”艺术家组织是抽象派艺术的代表。

1912年,克莱应康定斯基和马尔克之邀,参加“蓝骑士”的第二届画展,展出了他的17部作品。

在巴黎,克莱结识了罗伯特・德劳内(Robert Delaunay);并第一次看到了昂利・卢梭(Henri Rousseau)、帕伯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和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的作品。这些作品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回来以后,克莱为《老实人:附天真汉》(Voltaire's Candide)做插图。

1913年,保罗・克莱首次参加德国秋季展览。

1914年

4月份,克莱和他的两位艺术家朋友奥古斯特・麦克(August Macke)和路易斯・莫里耶特(Louis Moilliet)前往突尼斯。在突尼斯,他终于找到了10年来一直追寻的在绘画和色彩上的突破。他认为是北非的光线让他找到了用色彩来表达艺术的秘诀:“色彩占据了我......而我是一名画家。”

麦克在1911年“蓝骑士”年鉴中的预言在克莱这里得以实现:欧洲和东方的艺术风格被融合成一种所谓的“第三风格”,创造出一种古典现代派。

1914年5月,克莱参与建立了慕尼黑脱离派,这是一个印象派自由艺术家团体。

1916年

当他的朋友弗兰茨・马尔克(Franz Marc)在前线阵亡之后,克莱应德国国防部队招募,被分配在替补步兵营。后来他才知道,是他的父亲费尽心机才使他不必上前线。

1917年1月,他被派到盖斯特豪分(Gersthofen)的飞行员学校担任财务秘书。除了秘书的工作之外,他还负责为坠毁的飞机拍照。除了尽士兵的义务之外,他还有许多空余时间可以用来画画。

二月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在柏林“风暴”画廊举办的画展上,他第一次卖掉了许多作品。到战争结束,他在艺术界已经小有名气。

1919年4月,克莱加入了慕尼黑的艺术家革命运动委员会。六月,慕尼黑共和政府被推倒。克莱逃往伯尔尼。

他想在斯图加特艺术学院当教授的愿望未能实现,于是他于10月1日与慕尼黑汉斯・戈尔茨画廊签下了协约。

1920年

10月,沃尔特・格罗佩斯(Walter Gropius)邀请克莱来到魏玛(Weimar)建筑学校,这是一所装璜艺术联校。

在格罗佩斯的建议下,克莱搬来魏玛居住。从1921年开始,他在这所学校中教授玻璃绘画和编织艺术,后来也教授绘画。

1925年他出版了一本绘图教科书,这是建筑学校出版的第二本书。同年,他与汉斯・戈尔次解约,和阿尔弗雷德・弗莱西特海姆(Alfred Flechtheim)签约。当年秋季他首次参加了巴黎的超现实主义画展。

1926年,克莱迁往德绍(Dessau),与康定斯基(Kandinsky)同住。当年秋天他又一次去意大利旅游。1928年他拜访了埃及。

1929年,克莱在柏林庆祝他的50岁生日,在王宫举办了一个大型画展,他的绘画收藏家弗雷德・弗莱西特海姆展出了他的150幅作品。

克莱发现,建筑学校的宗旨与他的生活和工作越来越难以融合。内心的挣扎终于促使他辞去了建筑学校的工作。1931年,他开始在杜塞尔多夫(Düsseldorf)艺术学院担任教授。

1933年

1月20日,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掌握了德国政权。跟许多其他德国人一样,克莱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一变化的严重性。

不久,他便亲身经历到了:纳粹控制的媒体将他称为“文化布尔什维克”、“堕落的艺术家”和“东欧的犹太人”。

他在德绍的住所被搜查。尽管克莱不得不上交了一份他的艺术历史证明,他还是被艺术学院辞退了。但他依然想留在德国。

但是,他的绘画收藏家弗雷德・弗莱西特海姆被骂作为犹太人。经过他的同意,克莱不得不与他解约。再与收藏家丹尼尔・亨利・康怀勒(Daniel Henry Kahnweiler)在巴黎签约。

12月23日,他与莉莉逃往伯尔尼,他们在Kistlerweg路6号租了一座两室一厅的公寓。同时,他提出了加入瑞士国籍的申请,但是根据法律,他必须等待5年。在得到伯尔尼政府入籍批准之前,他便去世了。

1935年

在伯尔尼,这位艺术家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尽管如此,他还是在伯尔尼和巴塞尔的艺术馆举办了非常轰动的大型回顾展。

同年,克莱患上了硬皮病。这种罕见的疾病使人的皮肤硬化,且粘膜脱落,最后会导致死亡。

1936年是克莱最低谷阶段:他创作前所未有的少量作品。整整一年,他只画了25幅画。

1937年,纳粹在慕尼黑组织了一个“堕落艺术展”,展出了克莱的17幅作品。与此同时,还销毁了公众手中的上百幅克莱作品。

1940年

五月,克莱的病情严重恶化,到提挈诺州疗养。6月8日,他被送到了洛迦诺-玛拉玛(Locarno-Muralto)医院,于6月29日在那里去世。

保罗・克莱留下了一笔巨大的艺术遗产。在他去世之后,伯尔尼和纽约举办了多次大型纪念性画展。

同年,他的孙子亚历山大・克莱(Alexander Klee)出世。他的儿子费利克斯,曾作为德国士兵参战,被从俄罗斯战争监狱中释放。

2005年

6月20日至26日,伯尔尼的克莱中心(Zentrum Paul Klee)将举行落成典礼。克莱中心(Zentrum Paul Klee)是在费利克斯・克莱的遗产继承人的倡议下建成的。他们将部分克莱作品捐献给伯尔尼市政府,条件是要求建一座克莱美术馆。

一位私人赞助者为市政府提供了地皮并捐助了建筑基金。“伦佐皮阿诺建筑工作室”(Genueser Stararchitekten Renzo Piano)负责中心的设计和建筑。克莱中心(Zentrum Paul Klee)的外观由三座远远就能看到的、与周围景色融为一体的拱形金属和玻璃建筑组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