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保险业 瑞士医疗体系运作正常吗?

An open wallet

每到月底,一旦缴完各种保险费用,钱包里的钱就所剩无几了。

(Keystone)

瑞士的医疗体系向来号称是世界最佳之一。但在这样一个医疗保健在很多国家倍受争议的时代,我们想提出质问,对中低收入家庭和富裕家庭而言,瑞士的医疗体系是否奏效。

《2016年欧洲保健消费者指数》(英)外部链接( Euro health consumer index 2016)考察的35个国家里,瑞士的整体参数仅次于荷兰,名列第二。该报告形容瑞士体系为“价格不菲,但很优秀”。然而在瑞士,支付给私营企业的高额医疗保险费,已经成了继税金之后第二大致人欠债的主因,而这些保险费依然年年看涨。

“当我失去一个兼职工作后,医疗保险费在我的微薄工资中所占的比例骤升至20%,令我陷入财务困顿,”弗朗索瓦(化名)说,这位现年44岁的单身瑞士男性受过大学教育,目前生活在洛桑。“我国基于团结互助理念的体系已被扭曲,它不再为用户服务,而是服务于私营保险公司和制药企业。他们牺牲我们,为所欲为”。

洛桑的新教社会中心(CSP)专为陷于困境的人提供咨询与帮助,热拉尔迪娜·米绍(Géraldine Michaud)与科丽娜·弗西耶(Corinne Feusier)在该中心担任社会工作者。她们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自己“一直”都要面对这种问题。“2015年,我们发现在本服务中心跟踪的案例当中,有57%都是欠下医疗保险公司的债务,”米绍透露。

瑞士法语区电视台RTS(法)外部链接最近做了一档名为《医疗保险:付不起的那群人》(Assurance maladie, ceux qui ne peuvent plus payer)的报导。报导发现,“在法语区沃州(Vaud)的某些社会援助中心里,前来求助的人中有四分之三是由于在医疗保险费的重压下无力支撑”。报导还指出,“每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人出于账务原因放弃就医”。

报导采访的一个家庭只有丈夫工作,整个家庭面对越来越艰难的财务困境,却得不到所需的社会援助,而今又因未付的账单受到法律催款。医疗保险费是造成困境的主要原因,据这家的女主人说,现在医疗保险费占他们月收入的14%。她表示在缴付了各种账单之后,每月仅剩100瑞郎(约合700元人民币)用来吃饭。

2017年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平均涨了4.5%,保险公司称这是由于成本增长。去年的医疗成本数据还未发布,但瑞士统计局最近公布了2015年的临时数据。当年的医疗成本高达778亿瑞郎,比上一年增长了4.3%。

代表私营医疗保险公司的最大组织Santésuisse表示,对医疗保险费成为负债原因感到担忧。“是的,在缺乏政治措施限制成本的情况下,保险费继续攀升确实令人堪忧,”Santésuisse发言人克里斯托夫·坎普夫(Christophe Kaempf)表示。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同其他国家相比,瑞士的药物成本尤其偏高。

政府补助

由于购买医疗保险和每月缴纳保险费是法定义务,瑞士法律也为支付起来有困难的人提供政府补助。如果医疗保险费超过月收入的8%,那么就有可能享受补助。

弗朗索瓦得到了政府补助,现在州里替他支付80%的医疗保险费,令他的情况有所改善。他很感激,但仍对体制感到不安。“我求助于补助是因为我确实需要,但却不喜欢被逼到依靠政府的境地,”他说道。

沃州的补助申请也有长长的等候名单。据新教社会中心的米绍和弗西耶解释,如今申请的处理需要三个月到半年时间,期间人们的债务状况会进一步恶化。法语区电视台报导的家庭生活在日内瓦州,他们的补助申请上交几个月后仍未收到回复。

惩罚

米绍指出,收入不高但刚巧不够资格申请补助的家庭被置于不利地位。她表示:“这群人不但要忍受‘门槛效果’打击,他们往往还会选择更高的起赔额,因此有被边缘化的实际风险。”

在瑞士的医疗保险体系内,由个人选择自己的保险公司与保单,只要不负债,就可以自由更换。强制性月费的金额取决于所选保单的种类与“起赔额”(目前有300至2500瑞郎等额度),后者指的是为换取较低保险费而需自己支付的医疗账单总额。就算总额累计已超过起赔额,投保人仍须自己支付超出部分医疗账单的10%。

这种低起赔额-高保险费的概念导致许多低收入者选择高起赔额,以少付医疗保险费。这么做不病则已,一病就倒霉。

为改革做宣传

很多人觉得这种体系对自己不奏效,对它的失望情绪越来越大,不少政界人士及非政府组织发起各种要求改革的宣传。如在2014年9月,就曾针对一项提案进行过人民公决,该提案希望以一个国营保险公司来取代现有的67家私营医疗保险公司。提案虽未获通过,但却在包括沃州在内的一些州赢得多数赞成票。

新教社会中心也一直就该问题进行多方游说。比如去年该中心做了一项呼吁修改法律的宣传,以避免当父母未能支付子女的保险费,致使子女在步入成年时突然要背负起医疗保险公司债务,有时这些债务会高达数千瑞郎。

私营医疗保险公司的预算往往不对大众公开,医疗保险的保费似乎涨幅超过了医疗成本。“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些公司拿投保人每月缴纳的保费做了什么,”米绍指出:“其中显然有医疗成本的部分,但他们又把多少钱用在做广告和游说上了?”

保费上涨快于成本?

然而Santésuisse发言人坎普夫表示,说保费涨得比成本快是不对的。

他宣称这是某些政界人士提出的数据上的歪曲,因为总体成本增长只被用来跟一种医疗保险(基于300瑞郎的起赔额)进行比较,而这体现的“仅是保费上涨的一小部分”。他还驳斥了公司预算不透明的看法。“我认为这不是真实情况,”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们必须把所有的数据都提供给联邦公共卫生局,而且还必须公布年度报告。”

坎普夫透露,各企业不能通过基本医疗保险创利,因为任何的财务盈余都必须转入储备以支付未来的成本。至于广告与游说,他说“在投保人支付的基本医疗保险费里,每100瑞郎当中有5瑞郎用于行政开支”,这不算多。可那是基本医疗保险,各企业也提供很多补充保险,在这方面他们可以按自己的喜好做广告和游说。

“我们的体系有许多优点,”新教社会中心的弗西耶指出:“可最大的问题在于,无论每个人收入多寡,医疗保险费却是一样的。它们应该根据收入多少而酌情调整。”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