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借来的名作


高昂的保险费用令瑞士博物馆举步维艰


作者:Jo Fahy


借来的大师之作对于博物馆来说责任重大 (Keystone)

借来的大师之作对于博物馆来说责任重大

(Keystone)

花上20瑞郎去瑞士某座美术馆看一次梵高展,这个票价似乎不菲。但请想想看,美术馆要掏数百万瑞郎为这些艺术品付保险费,而在周围国家,这笔费用都是由政府承担,替展览机构和游客省下不少钱。

瑞士的美术馆借到展品时,得自己缴纳商业保险费。在租借名作来展出和支付大笔保险费之间权衡,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而在其他一些国家,政府的责任方案令文化机构得以展览名家名作,否则光是这些作品的保险费都已是天价。

“这总是个问题,我们总要考虑,”巴塞尔艺术博物馆(德、英、法)(Kunstmuseum Basel)馆长斯特凡·查尔斯(Stefan Charles)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比方说,你知道毕加索作品展会非常昂贵。我们可能每隔几年办一次这种展览,因为我们不得不为这类项目找赞助商、找支持者。”

虽然该馆没有透露具体数据,但总预算的三分之二左右来自公共基金的资助,用于人员和业务支出,其余用于办展和购买作品的资金,则由博物馆自行筹措,基本来自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等赞助商。

巴塞尔艺术博物馆在网站上自豪地声明,该馆馆藏为“欧洲最大和最古老公营博物馆收藏之一”。

连这么重要的瑞士艺术机构的馆长,也希望政府能作出承诺,促进瑞士办租借艺术品展览的水平与频度,他担心在举办高知名度展览上,瑞士会远远落在伦敦、巴黎等地达到的国际标准后面。

而他绝不势单力薄,这种在英、法、西等世界其他角落已得到证实的成功保险设置模式,国内其他博物馆也想要。

苏黎世有一套针对市属机构的市政保险方案。由于市政府同两家商业保险公司签有合同,该方案可以给成员机构提供保费优惠。

莱特博格博物馆(德、英、法)(Museum Rietberg)是一家专长于亚洲、非洲及古代美洲艺术品的公营机构,该馆于2013年初加盟苏黎世的市政保险方案。

“政府的保障对博物馆是件非常好的事,就因为你不必再为投保花钱……现金不会再从博物馆流走了,”莱特博格博物馆登记员安德烈·库普雷希特(Andrea Kuprecht)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我们曾听人解释过,如果有什么展品从日内瓦来,你就得给(途经的)每个州都办政府保障,这就无法实现……目前没有解决的办法。”

艺术的责任与决定权由地方而非联邦作主,因此眼下引入政府保障方案的复杂问题还未能得到解决。

市场驱动值

受艺术品市场对价格推动的影响,保险费也一路飙升,对于这些艺术品,政府责任方案会对这一块的预算安排带来更大的稳定性。

“我们机构每年的总预算是2’100万瑞郎(约合1.3亿元人民币),”查尔斯表示,并补充说,40%的展览成本为保险支出。

“每次展览的保险费从数十万到数百万瑞郎不等。”

尽管巴塞尔艺术博物馆的保险费实际上有所下降,但艺术品价格却一直在上升。用查尔斯的话说,结果是给这些画作投保的最终支出每年会增长10%。

“如果这一项(保险费)每一年上涨10%,那么展示和组织重要或大型展览……甚至只是举办市场价极高的艺术家的个展,都会更加复杂,或者成本更高。”

别处的操作方式

2010年欧盟委员会做过一次调研(英),比较31个国家怎样办理借来的艺术品的保险,以及在引入政府保障的国家具体如何操作。

1975年美国成为首个对借来的艺术品采纳政府责任的国家,到2010年为止,美国已从中极大获益,共组织了746次展览。截止当时的政府支出达到10.5万美元(约合65万元人民币),包括偿付行政支出及两次“小损失”的赔偿。

调研申请,“其目的不仅是从财政上帮助各博物馆,也是为了推动文化交流,和地区与国家层面上时而体现的文化表现”。

英国于1980年引入政府责任方案(英),由英国艺术委员会负责方案的管理。据委员会顾问阿纳斯塔西娅·坦南特(Anastasia Tennant)透露,能从这类交流中获得的“公众益处”,是采纳该方案的主要原因之一。

非国有机构要享受政府方案,需在每次办展前至少提前3个月申请,给出“对其安全的环境说明与详情”。

国有机构只有在租借展品时才能享受这一方案。如果它们只是把自己的收藏借给英国国内其他机构,也不能享受该方案,因为这等于是政府自己投保,完全没有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出借藏品要自担风险。

“如果没有这个方案,大多数博物馆和画廊将不能举办展览。所以方案令博物馆和公众都能获益,”坦南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整套方案运转良好,因为极少发生索赔的情况,这主要是由于安全和物品管理都做得非常好,”她指出。

他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对小型机构的安全、人员和环境因素进行整顿,以达到保护租借物品的良好标准。

然而这些问题在瑞士政府眼中正是难以解决的。在一份2016-2020年瑞士文化政策立场文件中,联邦委员会已对政府责任方案作了明确表态,该文件将于2015年送交议会讨论。

尽管声明瑞士会在发生最糟情况时“承担起数百万损失费用”的责任,但与此同时,联邦委员会无法影响私营博物馆的风险管理政策。

该文件总结说,鉴于“损失发生的金额与可能性都无法计算”,支持这样一个方案的经济风险过于高昂。

有争议的租借

很特殊的展览也可能造成保险方案正常理赔之外的困难。

2011年莱特博格博物馆组织了一次展览,展品中包括来自德黑兰的稀有波斯手抄本。然而对伊朗的贸易封锁几乎令该馆找不到保险公司,因为一旦展品发生意外,对租借方的赔偿是受封锁禁止的。

后来联邦经济事务司(SECO)出面,特许在发生索赔时可以进行业务交易,才解决了这个难题。当时博物馆只找到一家愿意承担风险的的保险公司。

“我们是不寻常情况的受害者,最后为此付了一笔不菲的保险费,”库普雷希特透露。

瑞士的艺术品劫案

出名艺术品被盗的情况虽不常见,但确实发生过。2008年,塞尚、德加、莫奈和梵高的4幅油画作品在苏黎世被持枪蒙面劫匪盗走,从E.G. Buhrle收藏打劫的这些艺术品当时价值1.8亿瑞郎。这是瑞士历史上最大的艺术品劫案,在欧洲也首屈一指。一周后人们发现了被丢弃的两件画作,另外两幅也于4年后被最终退回收藏馆。

德国施普伦格尔博物馆借给普费菲孔(Pfäffikon)塞达姆文化中心(Seedamm Culture Centre)的两幅毕加索油画也于2008年被盗。3年后它们在塞尔维亚被找回。

很多政府保障方案也不包括声明对出借的物品有所有权的第三方索赔。

坦南特表示,在英国,画廊或博物馆必须经过积极地证实它们在展出之前,已经对展品的来源尽一切可能作了考查。当博物馆满足了某些非常严格的条件时,英国的立法分立也杜绝了发生没收出借物品的情况。

替代方案

为展出某些天价物品的高知名度展览拉赞助,日益成为解决成本开销的现状。

2013年举办“秦始皇-不朽的皇帝与他的兵马俑-中国陕西出土文物展”期间,伯尔尼历史博物馆网站上赫然写道,“这样一次卓越的活动,只有得到强有力的伙伴的支持才成为可能”。

跟2009年巴塞尔艺术博物馆举办的梵高展一样,伯尔尼的兵马俑展也得到瑞银集团(UBS)的支持。但在查尔斯看来,能连续数年得到支持者的长期赞助,比只支持某一次展览更有意义。

“我们有3年甚至更久的合同,这样我们会有一定的稳定性与支持……这才是我们的战略。”

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