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健康与衰老


少用药可能意味着更健康




 其他2种语言  其他2种语言
老年病人往往每天要吃许多片药。 (Keystone)

老年病人往往每天要吃许多片药。

(Keystone)

很多临床试验都把老年患者排除在外,从而使药物对老年人的影响不能够为人所知。现在瑞士科研人员正在领导一项由欧盟资助的项目,以了解怎样才能减少老年人不必要的用药。

“各医院收治的65岁以上患者中,逾60%都在同时服用多种药物,”伯尔尼大学医院内科教授尼古拉斯·罗冬迪(Nicolas Rodondi)透露。

某些研究发现,治疗过程中开出的重复、不必要或不合适的药物,造成差不多30%的住院治疗病例,及老年人群体中20%的多余保健支出。

瑞士医学会­会长于尔克·施鲁普(Jürg Schlup)指出:“在我们这个时代,人的寿命每十年都会有所延长。多亏了对慢性病医药管理的改善,人们的健康状况也有提高。但正是在这方面,我们面对过度用药的危险。”

优化疗法

今年年初,为响应欧洲委员会地平线2020(Horizon 2020)科研框架的号召,罗冬迪与来自六个欧盟国家的专家小组一道,对老年人过度用药问题做了调查。他们后来收到660万欧元资金来开发一个软件,这个软件将为老年患者生成针对每位患者具体情况的医疗建议。

这项研究全名为“预防患有多种慢性病的老年人非必要性入院治疗的优化疗法”(OPERAM,简称“优化疗法”),是由瑞士牵头的首个地平线2020保健项目。研究将关注来自所有参与国的1900名75岁以上(含)老年患者。

科研人员正在开发的软件将辨别不适合老年患者的药物,这些药物可能对他们没有疗效,或是会与其他药物产生不良反应,或是所开的剂量不正确。

人口老龄化

向老年人口提供良好医疗保健提出了很多挑战,而对瑞士这类人口老龄化的工业化国家,寻找这些挑战的解决方案则显得尤为重要。2014年瑞士全国人口中,20-64岁人口与6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为4比1。而在1860年,这个比例为12比1。

瑞士人口年龄中位数日益升高,其主要原因为出生率的降低。如今平均每位女性大约生育1.5个孩子,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这个数字为2.5个。

造成人口老龄化现象的另一个原因则是预期寿命的延长,近半个世纪以来,全球人类预期寿命都有所提高。瑞士人是世界上最长寿的国民之一,2014年,瑞士男性的平均预期寿命为81岁,女性为85岁。

这项工作还要揭示出,患者的保健计划中是否缺失了某些重要的药物。

“我们设计了一个试验,以测试各种干预的组合是否既能减少同时服用多种药物的情况,又能改善老年人的临床效果,例如通过降低入院次数,或是改善患者生活质量等,”罗冬迪解释道。

罗冬迪与他的小组希望,除改善患者生活之外,优化疗法项目还能为每个参与国每年节省数百万的保健支出。

全球问题

罗冬迪还在参与指导一个名为smartermedicine.ch(即“更明智的医学”)的动议,它是2014年在瑞士普通内科学会(德)(SGIM)的领导下建立的。为了改善患者的健康状况和避免“无益的干预”,多位医学专家共同总结了五个“应当避免”的医疗干预清单,让瑞士医生在不遇到绝对必要情况时不要去做。

在18种不同治疗方法的基础上,通过调查改变药物对患者健康的影响,优化疗法项目会比smartermedicine.ch迈出更大的一步。

每天几片药?

罗冬迪透露,瑞士的过度用药导致许多老年患者每天要服用多至十种不同药物。

可这种事为什么会发生-难道是否还需要一种药或一个疗程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实际上,造成多种药物同时服用有好几种常见原因,优化疗法项目计划对此逐个解决。

护理协作是一个问题:家庭医生开的处方,未必与专家所开的或住院期间配的药方协调过。

而且有时,过度用药的原因出于患者自己。我们很多人走出医生办公室时,手里有张处方比什么都没有心里会踏实得多。举个例子,老年人多患有失眠症,患者常要求医生开催眠药物。然而很多催眠药物会产生眩晕、失去平衡等副作用,这又会增加老年患者摔倒摔伤的风险。

罗冬迪还指出,给流感病毒等非细菌性感染开抗生素药物则是另一个例子。

“你能做两件事-可以告诉患者他得的是病毒感染,只要回家吃点药减轻症状,等着病毒自己消失。或者,你也可以开抗生素,这样人们会对医生感到满意。但这么一来,你又有了其他问题,比如抗生素耐药性或副作用,”罗冬迪表示。

资料适应

过度用药的另一个原因,是患多种疾病的老年患者及各种医疗干预对他们的影响,医生仍然有很多不了解的范畴。于事无补的是,由于担心复杂的病情可能影响试验结果的准确性,这类患者常常被排除在临床试验之外。

罗冬迪解释说:“只有2%的临床试验在试验中包含了患有不止一种疾病的人,但在65岁以上人群里,这种情况所占的比例是60%。”

他补充道,不像丹麦等其他国家,瑞士没有一个集中化的保健数据库,这使有效数据的缺乏变得尤为尖锐。

实际上,瑞士的保健数据管理一直很分散,由各医疗或保险机构分别保管,增加了科研协调的困难。

今年6月发起(英)的一个名为“更好适应未来挑战的保健体系”(A health system better adapted to future challenges)国家研究规划(NRP)项目,获得了2000万瑞郎(约合1.254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投入。这个项目的目标之一,就是要改善医疗数据的可用性、可得性与可比性。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