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健康数据 大型制药公司扎堆的瑞士正努力吸引人工智能初创企业

Shahram Ebadollahi在巴塞尔智慧医疗峰会上发言。

Shahram Ebadollahi在巴塞尔智慧医疗峰会上发言。

(Dominique Soguel)

人工智能(AI)可以为医院带来奇迹般的变化:更清晰的诊断、更少的行政工作和更多的患者陪护时间。瑞士具备成为全球人工智能医疗中心的诸多有利条件,但各种复杂因素仍不容小觑。

机器已经可以扫描并合成过去分散在成千上万种医学出版物中的临床数据和研究结果。爬虫软件可以扫描社交媒体,识别在线聊天中带有自杀倾向的措辞。算法可以跟踪传染病蔓延趋势以及罕见疾病的发作。语音识别软件可以实时记录医患对话。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可以远程确定皮肤病状况。

瑞士拥有由大型制药企业和生命科学公司构建的强大生态系统,众多志在高远的初创公司从全球顶级大学中脱颖而出。创新者和资本的高度集中也使瑞士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因此,罗氏制药(英、德)外部链接诺华制药(英)外部链接的所在城市巴塞尔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两届智慧医疗人工智能峰会(英)外部链接的举办城市。以人工智能和医疗产业为核心打造的创业中心和孵化器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这个阿尔卑斯山国家。

但是专家警告说,目前各种因素阻碍了该国的创新发展,比如市场体量小且碎片化这样的内在因素,以及商业文化这样的外在因素。

‘我们一步一个脚印’

“这不是硅谷,” Unit8(英)外部链接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Martin Pietrzyk冷静地指出。Unit8是一家为医疗公司开发AI解决方案的初创公司。“美国创业者可能从公司创立之初就放眼全球,雄心勃勃,而我们在这里则更加稳健,做事一步一个脚印。”

Mindmaze是一个例外,该公司目前市值超过10亿美元,从初创公司跃升为瑞士首家独角兽公司,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来自印度的巨大投资,它是从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 英、法)外部链接衍生出来的一家初创公司。但是,它的成长轨迹仍然是个传奇,无法代表广大初创企业的成长方式。

电信运营商瑞士电信(Swisscom)发布的《人工智能创业版图》(多语)外部链接仅标出了瑞士医疗保健和生命科学领域的20家年轻公司,它们致力于人工智能发展,具备可规模化的商业模式。startup.ch网站列出了211家机器学习/人工智能领域的新兴企业,以及75家数字医疗领域的初创企业。相比之下,人工智能领域的后起之秀以色列只拥有146家智慧医疗创业公司。目前,美国和中国在该领域依然占据主导地位。

startupticker.ch的数据显示(德)外部链接,与西欧其他国家相比,瑞士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初创企业占比较低。网站调用的数据库资源中包括4’000家瑞士各行各业的初创企业。调查发现,14%的初创企业分布在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和医疗技术领域。

尽管如此,Stefan Suter仍认为自己的祖国具有明显的优势,这促使他与家人从新加坡搬回瑞士并创立了Curo-Health公司(英)外部链接。他表示:“瑞士税赋适中,劳动人口受教育程度良好,国家本身具备很高的声誉。每当你在某个场合展示自己的瑞士名片时,它都会显示很高的含金量,特别是在新兴市场中。回瑞士开公司确实没什么坏处。”

Curo-Health的CEO Stefan Suter

Curo-Health的CEO Stefan Suter

(Dominique Soguel)

全球吸引力上升

Faraz Oloumi是一位年轻的加拿大人,他是一家软件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公司的产品能帮助预测一个人失明的概率。1月,他的企业成为入选巴塞尔DayOne创业加速器项目(英)外部链接的三家申请企业之一,于是他将企业迁至瑞士。

Oloumi表示,他们在大约2’500张造影片上进行了测试,公司开发出的算法比医师读片的准确率平均高出五个百分点(准确率分别为97%和92%)。

Oloumi说,他的公司Aurteen(英)外部链接搬迁至瑞士后,成长速度比在加拿大时要快得多。他补充说,在这里成立公司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Aurteen创始人表示:“公司能获得来自各方面的支持:技术支持、创业辅导、业务拓展、临床试验、监管合规,以及早期融资。”但是同时公司在加拿大也保持着正常的运营,以获取研究所需的数据。

Egle B. Thomas将她的经验从加利福尼亚带到瑞士,现在她在DayOne担任创业导师,DayOne是瑞士几大创新中心之一。 “硅谷为初创企业的后期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和资金支持,但是我认为,在创业早期,瑞士能够提供更多的孵化支持,为创业社群提供更好的条件。”

DayOne项目的申请者群体十分多元,充分体现了瑞士的全球吸引力。DayOne的创新和医疗项目负责人Fabien Streiff表示,去年,59份申请中有33份来自瑞士初创企业。今年, 125份申请中只有19份来自瑞士企业,这一变化反映了项目的全球影响力越来越强。

制约因素:数据和资金

然而Streiff认为,在数字医疗领域,瑞士面临着两大挑战。一个挑战是大数据的获取,一般而言大国具有天然的数据资源优势,另一个挑战是市场定位。

尽管生物技术行业具有清晰的入市路径,但Streiff表示,数字医疗领域的前进方向显得更为模糊。

他表示:“进入市场有多种方式,这对初创企业来说往往是一个挑战。” 例如,一家公司可能购买了基于人工智能的解决方案,用于成像、诊断或药物发现。

科技企业家Christopher Rudolf指出,在健康保险创新论坛上,他与瑞士驻伦敦大使的一番交谈促使他在瑞士成立了自己的公司Volv Global(英)外部链接

该公司的总部位于洛桑Biopole科学园(英、法)外部链接,它的首个项目旨在帮助一家制药公司筛选出可以通过其专业药物治疗的罕见病患者(患病率百万分之一)。

尽管在瑞士成立公司相对顺利,但Rudolf发现早期融资是一大挑战。他说:“我们有大量的业务要开展,但是去银行贷款时,对方表示,‘对不起,我们无法为您提供帮助’。 您的公司成立还不满两年。但是在英国,情况就完全不同。”

另一个挑战是瑞士碎片化的医疗体系。全国有60家医疗保险公司在运营, Rudolf表示,这样的市场格局使他们缺乏推动广泛变革的动力。

与大型药企建立关系并非易事

虽说如此,瑞士制药企业的高度集中确实提供了机会。

“制药业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客户群,没有比瑞士和巴塞尔更好的地方了,” CuroHealth的创始人Suter说道。

他指出,与诺华公司合作有助于提升他在制药行业的声誉,便于开发其他业务关系。不过,其他不愿透露身份的初创公司创始人告诉瑞士资讯 swissinfo.ch,要获得大型药企的关注并非易事。有些人说,如果选择与大型药企合作,他们担心自己的想法会被剽窃。

诺华公司数据科学与人工智能全球负责人Shahram Ebadollahi(英)外部链接承认,像他这样的公司对于较小的公司来说可能看起来像“大象”。

技术出身的Ebdalollahi表示:“初创企业往往不清楚应该与公司的哪个部门建立联系。” 去年,诺华建立了Biome(英)外部链接网络,以帮助诺华业务团队与包括小型初创企业在内的战略合作伙伴建立可规模化的数字项目,以简化与该制药巨头的业务往来。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罗氏制药在慕尼黑启动了数字医疗初创企业(德)外部链接加速器,并在瑞士支持了巴塞尔腾飞计划(Basel Launch programme英)外部链接

英伟达(NVIDIA 英)外部链接瑞士销售经理Marc Stampfli说:“我们有人才,但是有时候他们很难成长得足够快。”该公司致力于加速欧洲1’800多家初创企业的发展。他拒绝透露该公司在瑞士支持的初创企业数量。

“深度学习技术的有趣之处在于,它不是只有大公司才可以做的事情,”初创企业加速器英伟达(英)外部链接的瑞士销售经理Marc Stampfli表示。

“如果您有自己独特的细分市场,那么即使是一家小型公司,也可以成为该领域的全球主要参与者。”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