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光污染


城市灯光淹没天空真容


作者:Thomas Stephens


 另外1种语言  另外1种语言
日内瓦上空雾与光的污染  (Keystone)

日内瓦上空雾与光的污染 

(Keystone)

漆黑的夜色在瑞士已不复存在。不过,日益泛滥的光污染不但对天文学家来说是个问题,它也给人类健康与整个生态体系带来严重的后果。

1994年的一次地震令洛杉矶全面停电,许多焦虑的居民给当地应急中心打去电话,汇报自己在天空中看到一片奇怪的“银色巨云”。实际上他们见到的(也是第一次见到的),正是被该市上空的灯光照明所长久“埋没”的银河。而在瑞士,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我小时候(上世纪70年代)从镇子里仰望夜空,还能看到仙女座星系(英),如今已经看不到了。灯光总数增加太多,从普通城镇根本就观察不到这个星系,必须深入农村地区,才有可能看得到,”暗天协会瑞士分会(德、法、意)(Dark-Sky Switzerland)主席卢卡斯·舒勒(Lukas Schul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前不久举办的第27届星空飨宴(Star Party)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与舒勒不期而遇。这是在伯尔尼州Gurnigel山口举行的一次国际性“望远镜集会”,那里是瑞士夜色最暗的地方之一。

当时正值新月初现(对天文学家来说,月光也是一种形式的光污染),约50名专业天文学家和天文爱好者长途跋涉,来到这个海拔1600米、风景如画的山顶餐馆(德)。原定计划是先聆听两、三个关于光污染的演讲,再走到附近的“观星平台”上享受深邃夜空的奇观。

外来光源!

但结果却是,盘踞的雨云令人们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这并非我的爱好,但天气不好,所以我陪丈夫来,也算安慰他!”一位女性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道。

“我们从德国斯图加特专程赶来,在我们的城市,你就看不到真正黑暗的夜空-天空也被灯火照得通明,”这位失望的丈夫热爱天体摄影,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因此我经常去那些有真正黑暗天空的地方旅行,比如瑞士山区、加那利群岛,天文爱好者的圣地是纳米比亚,那儿我也去过。”

那么瑞士的纳米比亚在哪里?“也许就是Gurnigel山口了,”伯尔尼天文学会(Astronomical Society of Bern)会长约尔格·哈默约翰(Jörg Hummerjohann)感叹道。

“戈尔内格拉特(Gornergrat,位于策尔马特附近)的夜色也非常暗,但即使是在高高的山顶上,那里还是受到米兰灯光的影响。”

越来越少,小星星

舒勒解释说,瑞士城市的天空比乡村的天空要亮500倍左右。“在苏黎世、巴塞尔、日内瓦、洛桑等城市,我们只能看到几十到一百颗星星,仅此而已,”他透露。理论上讲,在典型的黑暗夜空中能看到数千颗星星(英)

“阿尔卑斯山区的天空还算暗,可还是比不上没有任何人造光源的自然状态。这还取决于是否是有照明的天空区域。但在瑞士,没有哪片地区是完全黑暗的。测量与模拟结果(多语)显示,没有哪一处的天空还处于自然状态。”

我能做些什么?

对于你能在抵制光污染中做些什么,国际暗天协会(Dark Sky International)提出了各种建议(英)-从检查你住宅周围的光源,到成为“市民科学家”。

而且这全是人类的错。千百年来,人类一直依靠火光。后来在18世纪末,人类发明了煤气灯,之后又有了各种各样的灯:电灯、卤气灯、LED灯,等等。我们的道路和建筑处处都是灯光通明、彻夜不息,更不用说商店橱窗了。

美国国家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NIEHS)的一份报告(英)指出,“在现代世界里,生活的明确特征之一,是建筑环境中因电力使用而改变的光暗格局。”

“(造成光污染的)主要原因,是大城市里安装了许多路灯、广告灯箱、体育场照明和纪念碑打光灯等。很多灯光不止是照在街道或者纪念建筑物上,也直接射向天空,”舒勒解释道。

“而且也没人去注意-我们只看到了墙上的影子,却不会轻易看到照向别处、照进大自然的灯光。”

致癌后果

“暗天”听起来像菲利普·普尔曼(Philip Pullman)的小说,但它实际上是一家国际性非政府组织,它的工作目的是要“通过高质量室外照明,维持与保护夜间环境及我们的暗天遗产”。

“光污染的主要后果,是它会扰乱动植物的生物体,”舒勒透露。

“人类需要在夜间得到恢复,所以人体会制造帮助身体复原的荷尔蒙,但只有在处于黑暗中才能制造出来。若是没有黑暗的环境,我们就制造不出这些荷尔蒙,也就睡不好,可即使很弱的光线,也足以扰乱这个过程。如果每天晚上都发生这种情况,那么我们基本上非病不可。”

美国国家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的报告最后指出,“近数十年来,乳腺癌、前列腺癌、肥胖症和早发性糖尿病风险的大幅增加,正好和现代社会不分昼夜制造的人工照明数量与格局的大幅变化同时发生,这可能不完全是巧合”。

受破坏的生态体系

然而受到路灯、工地与广告灯箱灯光入侵影响的不止是人类。生态光污染能造成生态体系的巨大变化。

几乎所有的小型啮齿动物和食肉动物、80%的有袋动物和20%的灵长类动物都喜欢夜间活动。鸟类、飞蛾和其他夜间行动的昆虫也会被光源迷惑,它们的导航系统被打乱。更糟的是,它们受灯光吸引前赴后继,却被炙热的灯泡烤死。因此而受到影响的是晚上开花的植物,它们需要这些动物来传播花粉。此外植物也会快速生长,而且很晚才意识到秋天已至,甚至是冬天已至,最后被冻死。

据约尔格·哈默约翰讲,他小的时候萤火虫到处可见。“如今它们基本上已经绝迹了,这都是光污染造成的-由于环境太明亮,雌性与雄性萤火虫都无法发现对方,”他解释说。

有人发现,蛙类在夜间光线过强时,也会抑制呼唤配偶的叫声,从而减少了繁殖量。蝙蝠的进食行为亦被人工照明改变。

暗天协会瑞士分会会长、生物学家罗尔夫·夏茨(Rolf Schatz)讲了一个亲身经历,来说明光污染对生态体系的影响。

“我最近在苏黎世州完成了一个历时八年的研究项目,在1100条河流溪流中寻找小龙虾。我跟随瑞士电视台在拍摄,晚上9点半我们想要拍摄小龙虾时,竟完全找不到它们的踪影。我很奇怪为什么-因为我知道那儿本来有很多。直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摄影灯开了快一个小时了,”他说道。

巴塞尔的苹果专卖店,摄于夜半时分 (proobscurare.ch)

巴塞尔的苹果专卖店,摄于夜半时分

(proobscurare.ch)

关灯!

“苹果公司是个很坏的例子-那是我所见过的最明亮的店家,灯光彻夜不息,”黑暗保护组织(Pro Obscurare)理事会成员芭芭拉·施毕尔曼(Barbara Spielmann)批评道。该游说团最近的一次宣传活动叫作“关灯”(德)(Licht Aus),力图让商铺在午夜0时至次日早晨6时关上各自的灯。

“这段时间城里没人,开灯没有意义。商铺必须要付电费,却得不到回报,”她在'星空飨宴'上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我们实在不能这么浪费电,因为供应有限。在不必要的地方,就不该浪费。”

“大约150个店家加入了我们的行动(德)。这个数量还行,但还可以更多。可它们也有其他问题,比如欧元疲软。在优先任务清单上,关灯排在最后。很多店家的业主都说这是件好事,可要让他们去做却不容易。”

苹果瑞士分公司没有回复瑞士资讯swissinfo.ch提出的评论要求。

施毕尔曼表示,说服群众比说服店主容易。“顾客一般都愿意看到灯被关掉,就像孩子和他们卧室的灯晚上应该关掉一样。”

法律

虽然暗天支持者将光污染看作和噪音、空气或水体污染同等的环境污染形式,但法律通常并不这么认为。

2013年3月1日生效的SIA 491规范(德)规定,必须在晚上10时至次日凌晨6时之间熄掉不用于安全目的(例如用于装饰或广告等)的光源。圣诞节灯饰则是例外,从耶稣降临节(2015年为11月29日)到次年1月6日期间,灯饰的熄灯时间可推迟至凌晨1时。

然而其中的陷阱在于,只有当举报的个人住在这些光源的100米范围内,才能要求在晚10时至次日6时关掉这些灯。因此大工业区的灯光可能会干扰野生动植物和天文学者们,但因为没人住在它的百米范围之内,也就没人有权进行投诉。

相比其他形式的环境污染,光污染的解决办法却非常简单-只需要关上灯。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