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公平咖啡贸易与可持续咖啡种植 “我们想打开咖啡贸易的黑匣子”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最重要的咖啡出口国,也是世界第十大咖啡出口国。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最重要的咖啡出口国,也是世界第十大咖啡出口国。

(Marco Frauchiger)

当我们在瑞士边赏秋叶边品味卡布奇诺时,成千上万的埃塞俄比亚农民正在阿加罗森林中采摘阿拉比卡咖啡树的果实。巴塞尔的一对夫妇正试图拉近这两个群体之间的距离。

埃塞俄比亚是野生阿拉比卡咖啡的发源地。在西部的吉马(Jimma)和卡法(Kaffa)地区,咖啡不仅为人们提供了主要收入,还启发了诸多神话和传说,承载了当地的文化传统。

埃塞俄比亚流行着三杯咖啡宴亲友的传统, 一杯叙情谊,二杯聊家常,三杯谈正事。

埃塞俄比亚流行着三杯咖啡宴亲友的传统, 一杯叙情谊,二杯聊家常,三杯谈正事。

(Michael Tuil)

心怀对咖啡生产、饮用和分享文化的欣赏,迈克尔(Michaël)和玛丽·蒂尔(Marie Tuil)于几年前来到了埃塞俄比亚森林。他们是Direct Coffee(多语)外部链接的创始人,这一初创公司有明确的使命:通过了解咖农,生产最高质量和最环保的咖啡。

迈克尔表示,“我们想拉近咖啡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距离。不仅喝咖啡的人想要了解咖啡来源,咖农也想要知道谁在喝自己的咖啡,他们之间有很多误解。”

Michael and Marie

迈克尔和玛丽于2015年11月提出了创建Direct Coffee公司的构想,并于2016年6月开始销售咖啡。公司与精心挑选的公益项目合作,确保每一包咖啡的销售收入都用来资助埃塞尔比亚儿童。

(Michael Tuil)

怀着同样的使命感,记者康拉丁·泽尔威格(Conradin Zellweger)和马可·弗洛谢格(Marco Frauchiger)于去年11月咖啡收获的季节踏上了“咖啡之旅”。每年,Direct Coffee都会邀请来自欧洲的咖啡爱好者到访埃塞俄比亚森林,与咖农见面,进行盲品测试,并了解咖啡生产加工的复杂过程。

+当瑞士咖啡遇见中国双节外部链接

本文素材来自记者康拉丁·泽尔威格(Conradin Zellweger)和马可·弗洛谢格(Marco Frauchiger)在埃塞俄比亚实地报道期间的采访和观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进行了更多相关采访。 故事原文请见《Surprise》杂志。

信息框结尾
该地区的大多数农民是仅拥有1公顷土地的小农,约200-300名农民加入了合作社。许多妇女在合作社工作,从事咖啡的干燥和分拣工作。

该地区的大多数农民是仅拥有1公顷土地的小农,约200-300名农民加入了合作社。许多妇女在合作社工作,从事咖啡的干燥和分拣工作。

(Marco Frauchiger)

热情的咖啡红

鲜红色的咖啡果实在Kotaa合作社森林的绿叶中闪闪发光。“这样的鲜红色让我激情澎湃,”雅克·普罗多利埃特(Jacques Prodolliet)在接受瑞士资讯的采访时表示。

普罗多利埃特曾在瑞士食品和饮料行业巨头雀巢公司(Nestlé)从事了30年质量管理工作,并于几年前退休。他追求和热爱的事业就是寻找并以农民接受的价格购买最优质的咖啡。

劳尔·赖斯(Raul Reis)称自己为“咖啡爱好者”,并且很喜欢自己的爱乐压咖啡机。他把这台咖啡机带到了埃塞俄比亚,向农民展示如何制作最好的咖啡。

劳尔·赖斯(Raul Reis)称自己为“咖啡爱好者”,并且很喜欢自己的爱乐压咖啡机。他把这台咖啡机带到了埃塞俄比亚,向农民展示如何制作最好的咖啡。

(Marco Frauchiger)

普罗多利埃特对埃塞俄比亚之行印象最深的是咖啡生产的复杂性。他表示:“有太多环节可能出错。” 从咖啡树的培植到成熟果实的适时采摘,再到咖啡豆的清洗、干燥和除杂,每个步骤都必须一丝不苟。

蒂尔解释道,埃塞俄比亚阿拉比卡咖啡的生长环境有较高生物多样性和较多的遮荫树,可以避免使用合成农药。但是,这样的自然环境越来越受到气候变化和高耗水咖啡生产的威胁。

埃塞俄比亚一位咖啡研究人员解释道:“气候变化和森林砍伐导致的咖啡浆果病正日益成为埃塞俄比亚咖啡生产的严峻问题。”

鲜红的咖啡果实给来自瑞士西部的雅克·普罗多利埃特(Jacques Prodolliet)留下深刻印象。吉马农业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正在对潜在的抗虫害咖啡品种进行测试。

鲜红的咖啡果实给来自瑞士西部的雅克·普罗多利埃特(Jacques Prodolliet)留下深刻印象。吉马农业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正在对潜在的抗虫害咖啡品种进行测试。

(Marco Frauchiger)

绵薄之力

尽管Direct Coffee只是小公司,但它迎合了咖啡业日渐兴起的道德采购趋势。人们想要在公平贸易(Fairtrade)和有机食品(Organic)等认证计划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这些认证正遭受越来越多的诟病(英)外部链接,小规模生产者承担不起认证费用,在供应链中举足轻重的个体农民也无法从中获得足够的利益。因此雀巢(Nestlé)和星巴克(Starbucks)等一些大公司已经放弃了这些认证,并在外部监督下制定了自己的可持续发展标准。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全球咖啡贸易中的一些系统性问题,比如咖农的收益受纽约股票交易所确定的咖啡价格左右。

今年年初的价格暴跌使咖农受到了沉重打击,因此价格波动已成为农民关心的主要问题。蒂尔表示,Direct Coffee公司直接与由若干合作社组成的咖啡工会谈判定价,去年公司支付的焙烧前生咖啡价格为每磅3瑞郎(约合人民币21元),而交易所的定价仅为1瑞郎。

让农民接受新的咖啡销售方法并非易事。迈克尔和玛丽最终因发现了合作社的会计差错,从而说服了咖农。这些农民表示过去没人会仔细核对账目。

让农民接受新的咖啡销售方法并非易事。迈克尔和玛丽最终因发现了合作社的会计差错,从而说服了咖农。这些农民表示过去没人会仔细核对账目。

(Marco Frauchiger)

瑞士是全球咖啡贸易的中心,也是世界第三大咖啡再出口国(英)外部链接,仅次于欧盟和美国。全球超过一半的咖啡贸易(英)外部链接都在瑞士达成。

全球最大的六家商品交易公司都在瑞士,而这些交易商很少接触生产者。“咖啡进口商有数百吨咖啡要处理,他们不会花时间去了解农民的担忧。” 蒂尔解释道。

蒂尔表示,成千上万的中间商和有限的溯源能力隔绝了全球咖啡贸易的生产者和消费者,造成了所谓的“黑箱效应”。

Direct Coffee试图打破这种局面。该公司使用集装箱追踪技术,让消费者看到咖啡从埃塞俄比亚合作社出发,途经吉布提,经水路前往安特卫普,最终到日内瓦烘焙厂的全过程。消费者还可以看到咖啡最终价格的细分,即向每个环节的每个个体和公司支付了多少钱。

在苏黎世和旧金山等大城市,随着咖啡文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希望获得这样的信息。

+了解雀巢如何争夺80、90后咖啡消费者(多语)外部链接

这幅示意图展示了一个关于咖啡起源的传奇。在埃塞俄比亚,咖啡的确切发源地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相关争论甚至引发过示威游行和路障抗议。

这幅示意图展示了一个关于咖啡起源的传奇。在埃塞俄比亚,咖啡的确切发源地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相关争论甚至引发过示威游行和路障抗议。

(Marco Frauchiger)

蒂尔相信Direct Coffee公司的模式是可复制推广的。雀巢等大公司也已启动直接采购计划(Farmer Connect 英)外部链接,与小农合作并直接从咖农手中采购咖啡。

目前,Direct Coffee的创始人表示不会接受大型跨国公司的收购要约。“我们希望通过示范新的模式来启发其他公司,并最终改变咖啡贸易格局。”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