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公海上飘扬的瑞士国旗


瑞士海运:风雨飘摇中的75岁生日


作者:Samuel Jaberg


瑞士“莫雷松峰”号货轮载着数万吨的大宗干散货(粮食、木炭、木材、矿石,等)。 (swiss-ships.ch)

瑞士“莫雷松峰”号货轮载着数万吨的大宗干散货(粮食、木炭、木材、矿石,等)。

(swiss-ships.ch)

全球海运正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瑞士海运的船东们也面临窘境。在瑞士海运庆祝75岁生日之际,海平面上乌云密布。

瑞士远洋船只常常以瑞士的名人大川命名:吉桑将军、马特宏峰、莫雷松峰、罗莎峰,等等。在全球各个海域上行驶的瑞士货船,船尾都飘扬着红底儿白十字国旗。当德国、法国和西班牙的大部分货运船舶长期以来悬挂着巴拿马或利比里亚的方便旗船时,瑞士一直不无骄傲地保有自己的远洋船队,至今整整75年。

悬挂瑞士船旗的条件

要想在货轮上悬挂瑞士船旗,船舶公司股东中必须至少有51%是瑞士人,或者在瑞士居住。另外,如果货轮享受联邦的财政补贴,那么船主则不得在5年之内将船出售。

当然,瑞士49艘货轮的运输能力不及全球货运能力的千分之一,瑞士也无意挑战拥有上千艘远洋货轮的希腊和马耳他海运。但在全世界所有的内陆国中,瑞士的远洋舰队规模最大,蒙古国位居第二。

为何如此?很多瑞士人也不明就里。一切还要追溯至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当年(发展海运)的目的是要保障战时生活基本物资的供给。象征中立的瑞士国旗可以保证货轮免遭德国或其他轴心国潜艇鱼雷的轰炸。尽管如此,还是有两艘瑞士轮船被英军击沉,” 记者Olivier Grivat讲到。他参与撰写了《瑞士海运:大洋上的75年》一书。该书刚刚由Imagine出版社(法)出版发行。

今非昔比

四分之三个世纪过去了,瑞士海运的使命依然如故。它的职责从始至终是向瑞士运输危机情况下可能急缺的物资-至少是书面上如此标明。历史上唯一一次瑞士船队禁航的情况发生在50年前第三次中东战争之时。

“每天,全世界的船东都在损失着巨额资金。”

Eric André,瑞士船东协会主席

“49艘货轮,这是我们的繁荣之巅。如果政府的贷款担保不再延续,船队的规模必将缩小,但还不至于消失。”

Reto Dürler,瑞士海洋运输局局长

而且,目前瑞士6家拥有并经营散货船队(大宗干散货物运输)、化学品运输和多用途船的企业都要随时做好准备,按瑞士政府的指令对其货品和运输线路进行调整。

作为对这些企业“牺牲”灵活性的补偿,瑞士联邦给与这些远洋船队财政补贴,提供货款担保(金额上线为11亿瑞郎),以帮助船东们购买新船。有了政府担保,瑞士船主们便能享受到银行非常优厚的利率待遇。

但这一贷款框架将于2017年6月截止,而且它在政界也遭遇不少质疑。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联邦委员会(瑞士政府)有意继续这项优惠政策。巴塞尔是瑞士水上运输的“虚拟母港”, 瑞士外交部海洋运输局(多语,OSNM)便定址在那里。该局局长Reto Dürler承认,时代不一样了:“随着贸易自由化和全球化的发展,瑞士远洋船队的存在已经不像从前那样至关重要。它必须面对政界的抉择:是保留还是放弃海上的瑞士旗帜?这一决定要以何种方式去执行?”

前所未有的萧条

还有一个因素可能促使联邦委员会终止对瑞士海运的财政支持:政府必须史无前例自掏腰包支持海运的可能越来越大,因为瑞士船东门的收支状况一步步陷入窘境。

“海运进入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萧条期。无论是瑞士还是别国船东,都是同命相怜,” 瑞士船东协会主席、瑞士-大西洋货运公司的老板Eric André透露。造成这一现状的根源,除了原料价格下跌,还有货轮数量过多- 2003至2008年海运繁荣期促使大量新船出现,海运市场僧多粥少的状况逐渐显露。

Eric André的公司旗下拥有由16艘货轮组成的、瑞士规模最大的远洋船队。该企业家透露的数据令人震惊:“2008年底,在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之前,轮船的租价是每天10万美元。可现在,货轮的日租金跌到3500美元,而运行的成本实际已涨到6500美元,还不算折旧和利息费用。每天,全世界的船东都在损失着巨额资金。”

Eric André不想公开对其他瑞士船东的经济状况发表评论。但私下,他还是透露出,一位船东的企业正“命悬一线”。瑞士政府如果作为最后贷款人进行财政援助的话,这将意味着对财政补贴制度即将失去政治支持,而瑞士远洋货运也将随之走上穷途。“因为船东悬挂瑞士国旗的唯一动机就是获得联邦给与的财政担保,”Olivier Grivat讲到。

越来越小,尚未消失

红底儿白十字旗无疑是质量的象征,它能够保证货物完好无损的被运抵目的地。但这一质量担保尚不足以在竞争格外激烈的远洋运输领域挽回瑞士海运的命运。正因如此,像拥有世界四大大型集装箱船的地中海航运公司(英,MSC)一样,大部分瑞士本土的船运集团都纷纷改旗易帜。

瑞士海运是否即将终结。Reto Dürler不愿相信这样的前景。“49艘货轮,这是我们的繁荣之巅。如果政府的补贴及担保不再延续,船队的规模必将缩小,但还不至于消失。之前有那么几十年来,只有15至25艘船只上飘扬着瑞士国旗。这个数量对于内陆国来说完全适宜。”

逐渐“绝迹”的瑞士海员

1967年,瑞士籍海员人数为611人;而如今,他们只有寥寥无几的6个人,仅占瑞士49艘货轮上868名海员中的1%。

近几十年来,海员的工作渐渐失去了吸引力。瑞士海洋运输局局长Reto Dürler解释道:“如今,年轻人可以买到廉价机票,周游世界快捷便利,不再需要离家几个月时间越洋过海。船员工作压力大、工资水平低、靠岸时间短、港口越来越远离城市,这些都是瑞士人不再愿当海员的原因。”

上世纪90年代,海运界一下儿招到几百名年轻瑞士海员,实现了一个飞跃。5年间,瑞士政府决定出钱,为船上和岸上工作的海员工资差“找齐”。可是今非昔比:原来在国外海军军官学校攻读的瑞士学生能获得2万瑞郎贷款,现在,在瑞士联邦财政紧缩政策的背景下,这项支持政策也将被取消。

内陆国家发展也要发展海运,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从10万跌到3500美元的货轮日租金也着实让船东倒吸凉气。瑞士海运的命运何去何从,你怎么看?我们期待你的留言。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