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关于海拔3000至4500米瑞士冰川的系列文章 人工造雪拯救阿尔卑斯冰川

Blick auf den Aletschgletscher

摄于瓦莱州 (Vallese)的阿莱奇冰川 (Aletsch),自1850年以来瑞士冰川已经减少了60%。

(Keystone / Anthony Anex)

气候变暖导致阿尔卑斯冰川正在消失。山里的人们向神明祈祷,而研究人员们却在试图通过技术手段减缓冰川的融化进程。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当五月初的瑞士被白毯覆盖、平原上依然白雪皑皑(意)外部链接的时候,很多人都抬起头忧心忡忡地望着天空,农民们担心着庄稼耕种,汽车司机们担心着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夏季轮胎。

对于冰川学家菲利克斯·凯勒(Felix Keller)而言,这却是天赐之物。他解释说,超常的降雪量延长了阿尔卑斯山的冬天,为阿尔卑斯冰川提供了对抗太阳直射的额外保护。

为什么雪山如此重要?

从雪山之巅到平原,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上的系列文章都显示冰川融化将会导致海平面一定程度上的变化,并提出要在瑞士实施缓解和适应战略。

海拔3000-4500米:阿尔卑斯冰川和自然景观

海拔2000-3000米:旅游业和自然危险(9月刊)

海拔1000-2000米:水利发电利用(10月刊)

海拔0-1000米:水力资源(11月刊)

信息框结尾

尽管出现了罕见的晚春降雪,但冰川依然在持续融化。六月底和七月底两股热浪(意)外部链接席卷瑞士,在采尔马特(Zermatt)和马特洪峰(Cervino)山脚下,都出现了30度的高温天气,又进一步加剧了冰川融化的现象。

在短短的14个酷暑天里,阿尔卑斯冰川损失了约8亿吨雪和冰。瑞士冰川监测网络(Glamos 多语外部链接)主任马蒂亚斯·胡斯(Matthias Huss 英)外部链接在推特中如此写道: 这足够堆出三个同巴黎埃菲尔铁塔体积相同的冰塔,相当于瑞士人口(850万)一年的饮用水量。

(Kai Reusser / swissinfo.ch)

2100年后再无冰川?

冰川正在融化早已不是新闻:1850年以来,阿尔卑斯冰川已经减少约60%。令人咋舌的却是偌大的阿尔卑斯冰川的融化速度。

 “在我的印象中,近十年来冰川融化的速度正在迅速增加。”一位擅长以壮观全景图像(德、英)外部链接记录这一现象的自然摄影师西蒙·欧柏利(Simon Oberli)在他的个人网站上如是说道。

+欧洲最长的冰川怎么了?

马蒂亚斯·胡斯也证实2011年以来,冰川融化的速度正在加快,仅仅在2017-2018年间,约1500个瑞士冰川总体积损失了约2.5%(多语)外部链接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和联邦森林、雪与景观研究所最新的一份调查报告(英)外部链接显示,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一半以上的阿尔卑斯冰川将在未来30年消失。研究人员还警告,如果不减少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量,所有瑞士和欧洲的冰川都会在本世纪末前全部融化消失。

(Kai Reusser / swissinfo.ch)

阿尔卑斯丧失真容

瑞士作为全球变暖受影响最严重(多语)外部链接国家,其冰川消退将会带来种种后果。与海平面上升直接相关的,是带来自然、地理、经济等系列问题。最受影响的领域将会是旅游、水力发电、自然灾害防范及水力资源等。

冰雪再现历史

冰川的融化也会附带一些积极影响。冰川退化使得文物古迹和人类遗址(其中就有冰人奥茨)重现于世,为我们提供了关于过去的珍贵信息(意)外部链接,例如关于阿尔卑斯山地区的人类活动以及高海拔地区的生产活动等。

信息框结尾

在国家的高海拔地区,大概3000至4500米间,大量冰雪的减少将不可避免的改变阿尔卑斯山的风貌。冰雪覆盖的山川已经成为瑞士闻名于世的特色景象,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称,冰雪的消失将会使得“阿尔卑斯山不复从前”。

瑞士同样也会丧失重要的自然遗产,瑞士冰川的62%实际上已经列入联邦风景和自然遗迹目录(多语)外部链接,随着冰川的退化,“我们历史的一部分正在消失。”国民院委员生态学家丽莎·马佐内(Lisa Mazzone)说道。

​​​​​​​如何拯救冰川?

减缓冰川融化的方式并不少。十多年来,瓦莱州罗纳(Rodano)冰川的一部分地区被人们用白色的布盖上了以抵御紫外线,其主要目的就是要在阿尔卑斯的主要旅游景区中保护好冰洞外部链接

虽然当地减缓冰川融化仅仅是出于经济原因,但这些人工盖布的确在小范围内起到了效果。马蒂亚斯·胡斯还指出:“这对于拯救整个冰川却是无济于事的,成本大大超过经济收益。我也很想问问游客们是不是真的希望看到一堆被脏布裹着的冰洞。”

Schutzhülle auf dem Rhonegletscher

罗纳冰川的保护布。据估计要覆盖整个冰川,每年大概需要1千万至1亿瑞士法郎(合七千万至七亿人民币)

(© Keystone / Urs Flueeler)

瑞士冰川学家菲利克斯·凯勒有个新想法:在夏天将流入峡谷内解冻的冰川水集中回收起来。他向瑞士资讯介绍说: “我们可以在高海拔地区存储这些冰川水,到冬天再把它们转化成冰,也就是说用这些冰川水来生成人造雪,这或许是对冰川最好的保护。”

具体来说,菲利克斯·凯勒提出在冰川上安装一套脱离于地面的、不带电的降雪机器。为了确保效率,这个由一家瑞士公司注册专利(德、英)外部链接的机器每天应当能生成3万吨人造雪。“据我的合作伙伴们说,这是可行的。”凯勒作为该项目的负责人这样肯定道。

Illustration Beschneiungsanlage

这套由卢塞恩企业巴赫勒尔顶轨公司 (Bächler Top Track)注册专利的人工降雪系统运作时不需要电流。

(©Bartholet Maschinenbau AG)

这项注资250万瑞士法郎(合1800万人民币)的项目已经于八月中旬在格劳宾登州(Grigioni)的莫尔特拉齐(Morteratsch 多语)外部链接冰川实施了,项目持续30年。这一项目得益于瑞士企业对这一创意的推广以及一些科研机构(德)外部链接和企业合作伙伴的支持 ,菲利克斯·凯勒 希望不仅仅在瑞士,在欧洲的其他地区、在喜马拉雅地区以及在南美洲都能够找到一些潜在的感兴趣的合作对象。

Illustration BEschneiungsprojekt Morteratsch-Gletscher

这种方法的确很有意思。瑞士冰川监测网络的马蒂亚斯·胡斯表示 : “技术挑战、整体成本、环境效应还是相当大的。”

(©Academia Engiadina)

这种方法的确很有意思。瑞士冰川监测网络的马蒂亚斯·胡斯表示 : “技术挑战、整体成本、环境效应还是相当大的。”

只有人类会向上帝求助

还有些人在向上天祈求赐福。在获得梵蒂冈的批准后,瓦莱州的两个市镇已经修改了古老的祈祷文(意)外部链接,希望能够减缓欧洲大陆最大的冰川-阿莱奇冰川的融化进度,以避免洪水之灾。从2011年起,当地人就开始祈祷,希望能拯救这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自然遗产免受气候变化的影响。

马蒂亚斯·胡斯从他的角度再次表达了对人类的忠诚。“只有全球都致力于保护气候,冰川才有可能被拯救。”如果能够将全球气候变暖控制在2摄氏度,到本世纪末阿尔卑斯冰川还能保留目前的1/3。

冰川倡议

瑞士气候保护协会2019年发布“为了良好的气候”全民倡议书(冰川倡议,多语外部链接),呼吁在2050年内减少瑞士的净排放量,并将巴黎气候协定(多语)外部链接的目标写入联邦宪法。这一倡议已经收集到10万个法定签名,因此将被提交进行全民投票。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