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养老国瑞士 等你老了,会留在瑞士住养老院吗?

老人们在等着用餐

瑞士的养老院中的老人以瑞士人为主。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都说瑞士是一个适合老年人生活的国家,生活在瑞士的2-3万华人中的50后、60后,年过半百,进入花甲之年,以前还很遥远的养老问题也被提上人生日程,是叶落归根,还是留在第二故乡?瑞士的养老院是否适合华人居住?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老谷的故事

80年代末中国刚刚敞开国门,老谷就作为科技人员因一个中瑞合作项目成为最先来到瑞士工作的零星几个中国人之一。但是因为文化、语言、思维上的各种差异,合作公司运转不顺利,很快解体。那个年代外国人一来瑞士马上就能拿到工作B卡(短期工作居留),老谷会德语,找到了另外一份工作留在了瑞士。

妻儿也来到瑞士与他团聚,一家人的日子不宽裕,但也算得上安居乐业。后来老谷和家人在是否加入瑞士国籍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妻儿眷恋中国,不愿加入瑞士国籍,而老谷坚持入籍。后来孩子学业结束后,在中国找到了工作,妻子也回国投奔孩子,而老谷就一个人留在了瑞士。

老谷这个人呢,身上带着“知识分子”的架子,有些孤傲,所以交友甚少。老李是在缅甸出生的华侨,他是老谷的两三老友之一,对他的情况有所了解。

“我总跟老谷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把这些教授头衔证书之类的东西从墙上摘下来,最重要是活在当下,”老李回忆起已经去世的老谷时这样说。他说,老谷很惨,一个人住在一座高楼的十三层,无亲无故,没有人来看他,“只有我和另外一个朋友偶尔还去看他。”

后来老谷脑筋变得不太清楚了,因为是孤寡老人,被政府安排住进养老院,据说在养老院中经常骂人,整天把自己是教授挂在嘴上,住进去没多久,老谷就去世了,走的时候,没有亲人在身边。

老谷那个年代的人出国的不多,在国外住养老院的更不多,可惜他的例子并不是一个正面的例子。

“住养老院意味着提早死亡”

如今已经退休的老李曾经在伯尔尼的一家养老院实习过三个月,这是一家针对老年痴呆、精神病患和脑部受过伤害患者的养老院。因为亲身所闻所见的太多,所以他总是对人说:“住进养老院就意味着提前死亡”。

他所实习的那家养老院恰好就是老谷住过的那家,可惜不是同一个时间段。老李没有能照顾过他的老朋友,“不过就算他见到我,也已经不认识我了。”

因为是针对精神有问题老人的养老院,所以与其说是护理还不如说是管理。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老李还是唏嘘不已。

“吃饭的时候,老人们被推到餐厅,吃完饭马上就被推回房间,因为他们都是些脑筋有问题的老人,所以房间是被锁起来的,防止他们随便走动发生危险。”身体条件好的老人,会定时被护理人员推到院子里散散步。

此外这里的老人每天晚饭后都要服用一种药片,起初老李不知道是什么药,他是一个好奇心超级强的人,他上网查了这种药,才知道是安眠药。

老李就去问头儿,为什么要给老人们服用安眠药,得到的回答是,老人们睡眠比较少,这样有助于安眠。老李还要多问,被告知:“如果不给他们吃安眠药,你来上晚班就知道了”。有些老人因为精神亢奋会有一些过激行为,或者晚上不睡觉……

老李还有一次受到头儿的批评,因为他一个星期之内就把一个月要用的纸尿布用光了。老李不懂自己错在哪里,头儿告诉他纸尿片是有定量的,要省着用。白天不换,只有晚上才换。

谁也不愿背上”虐待老人“的名声,但是当经费与工作出现冲突的时候,现实很残酷。

这些不成文的”潜规则“都是老李在工作中的亲身经历,给老李留下了心理阴影,所以他逢人便说“养老院能不住就不住”。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所工作过的养老院是一家特别针对有精神问题的养老院,不能等同于普通养老院。

普通养老院

瑞士的普通养老院还是条件相当优越的。老李的母亲和姨妈也在养老院中走完了人生最后旅程。“她们住的养老院条件蛮好的,虽然刚开始也有语言和饮食不惯的问题,但是还好两个老人相互有个伴,同住一个房间,慢慢就习惯了。”

印度人Sampathkumar在瑞士生活17年,他在一家养老院工作了9年,他所在的养老院里面住着从65-100多岁的老人,有些老人已经在这里生活了30年。

老人们在养老院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早上7:00开始吃早餐,每位老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愿望选择自己的早餐,当然是在瑞士早餐的范围之内,可以选择黄油或者奶酪,白面包或者黑面包……

早餐后回房间休息,老人们可以洗澡,或者看书,打发时间;

11:00厨房开始准备午餐,11:45开饭,饭后回屋休息,有些老人可能要做康复训练,有些看看电视、能够走动的可以去散步或者自己进城。

16:00是瑞士人的“Zvieri”时间,意思是“4点钟茶点”老人们可以喝杯咖啡,吃点小点心,晚上18:00再吃晚饭;晚饭后又是自由时间,老人可以自由行动,直到疲倦了就睡觉了。

这里的老人可以接待自己的家人,如果有人过生日,抑或就是普通日子,家人也可以预订来养老院与老人共进午餐或或晚餐(需交费),厨房会根据老人的愿望准备好生日蛋糕。

养老院中大多是瑞士人,有少数几个意大利人。老人们的家人也常常来看他们,“有的天天来,有的一周来一次,也有的老人儿女在很远的地方工作,只能每年来一次," Sampathkumar说。

显而易见,这里的老人生活得岁月静好。但是养老院里千好万好也不如自己的家里好,瑞士老人最希望能留在自己家里一直到离世,但是如果健康条件不允许,就只能去住养老院。

费用高昂

瑞士是欧洲的高价孤岛,人工费用更是昂贵,因此养老院的费用也相当之高。

图表
(Kai Reusser / swissinfo.ch)

房间分为4个等级,最高级为5星级,一人单间,费用在每月9000-10000瑞郎(约7万人民币)。四人间每人每月4000-5000瑞郎,老李工作的特殊养老院10年前的价位差不多就是这样,那里因为需要特殊护理,价格更高一些。

一个月10000瑞郎的单间,并不是所有老人都能承担。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Bella)

那么瑞士老人都能支付起这样的费用吗?一个月10000瑞郎的费用,并不是所有老人都能承担。

瑞士虽然被誉为高福利国家,但是国家也不会向所有人提供补助。倘若老人们的养老金和退休金不够养老院的费用,就要动用个人储蓄,储蓄用完了,有不动产的则要卖掉不动产,所得资金支付养老院中的费用。总之要将自己的财产全部花光,才能从政府那里得到补助。

+在瑞士,人老了谁管?

落叶归根?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出国留学留在瑞士工作生活的华人,现今也步入了该考虑在哪里养老的年龄段。从年轻开始就在瑞士工作,退休后在经济上应该可以与瑞士人不相上下,完全有条件在瑞士养老。

然而钱在这里不是唯一的问题,文化、饮食、语言都在这里起着作用。

陈女士嫁给了瑞士先生,在这里生儿育女,她在中国家乡也购置了自己的房子,至于今后的去留,她目前的想法是:“两边跑跑。”

张女士也是这种情况,她想带着自己的瑞士先生回台湾,至于他愿不愿意,她说:“我的大半生都是陪他在瑞士,后面也轮到他来陪我了!”

印度人Sampathkumar今年49岁,他会在瑞士养老院里养老吗?“不会,我要回印度,那里有我的文化、我的家庭、我的咖喱,”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

其实人老了,无论在哪里,最重要的是安心地对待自己,有一颗淡定的心,可以与自己对话,不要过分依赖于外界,不要过分期待。做到这一切的一切,首先你一定要健康!

瑞士艺术家坐在摇椅上

瑞士艺术家Alex Sadkowsky在摇椅上深思。

(Keystone / Christof Schuerpf)

“当你老了, 头发白了, 睡意昏沉,炉火旁打盹 ,回忆青春”,你那把摇椅会摆在瑞士的养老院里吗?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