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军备


瑞士购买战机的回扣在哪儿?


作者:Daniele Mariani


隶属于联邦的RUAG集团,将是从补偿协议中受益最多的瑞士企业 (Keystone)

隶属于联邦的RUAG集团,将是从补偿协议中受益最多的瑞士企业

(Keystone)

如果5月18日选民同意,那么瑞士将购买22架鹰狮战斗机,并向瑞典萨博公司支付至少22亿瑞郎。那么回扣在哪儿?这里指的回扣在行话中被称作“Offset”-对冲,是签署一种补偿协议,可以保障瑞士工业企业将以出口产品等各种形式重新得到这22亿瑞郎,让瑞士收益、瑞士全民拿“回扣”。

这种说法是赞同购机者许下的空头支票,是海市蜃楼,还是真的会“好事成真”?

在军工产业里,出售方不能单纯受益,也要给购入方一定的“让利”,这是很平常的事,但瑞士这次要求,需要100%的回馈。

直接和间接的对冲贸易

瑞士纳税人要为购买22架鹰狮战斗机支付31亿瑞郎。

国外供应商因此有义务向瑞士工业返还100%的合同价值,这约合25亿瑞郎。其中有6.26亿瑞郎的供应商是瑞士的,因此不被计入。

生产商萨博公司(Saab)要负责其中的22亿,目前它已与瑞士企业签署补偿贸易协议,涉及金额3亿瑞郎,萨博公司驻瑞士负责鹰狮战斗机宣传项目的Richard Smith解释说。如果算上总体的合同承诺,将达到5.5亿瑞郎。

瑞典方面指出,到现在为止,瑞典萨博公司与瑞士公司签订了4亿瑞郎的合同来作为补偿。至今,瑞士国防部军需处(Armasuisse)经研究后确认了约2.5亿瑞郎的补偿款合同。

这类补偿或易货贸易(Kompensationsgeschäft)有直接或间接属性。直接对冲是指所有的易货贸易必须与所涉及的国防军事采购有关。具体到此次购买鹰狮战斗机,是指要在瑞士生产战斗机零部件。

间接对冲是指不针对军事采购的具体事宜,而是以工业订单、技术转让、合作开放、市场或销售支持等多种形式,完成对冲。

这样的话题,定期就会被抛到“聚光灯”下,特别是当要购买重要军资时。

早在1993年瑞士购买F/A-18战斗轰炸机时,届时的国防部长Kaspar Villiger就一再强调,给出的每一分钱,都将让美国以订单的形式还回来。

他借此希望,瑞士选民可以批准他的35亿预算。现在国防部长毛勒(Ueli Maurer)和那些同意购买战机的人,照搬的也是同一套理论。

只是诱饵?

这些全是谎言,反对购机者驳斥道,并且援引了2008年联邦金融监管部的报告。报告指出,自1995-2005年瑞士共购入28起军事物资。依照补偿协议所对冲的比例不足100%,实际上只有40%。购买F/A-18战机的对冲份额也接近于此。

其结论也很有批判性:一般来说,对瑞士工业的未来帮助不大;与在申请购买军需时所许诺的不同,无助于提高就业率;其效果不可持续。

而瑞士国防部军需处(Armasuisse)则激烈地驳斥了这一论调,并称其为“某些观点偏激、没有进行全面地考虑”。政府也参与进来,并在军需处的“羽翼”下成立了新的对冲办公室,对类似业务的效果进行重新考量。

2014年2月28日电视新闻:赞同购买战机委员会展开宣传(德)

明确的义务

“我对过去不感兴趣,如今我们在另一个层面工作,我毫不胆怯,”“支持购买战机”委员会的发言人Hugues Hiltpold说。这位日内瓦自由民主党国民院议员、国民院安全政治委员会(简称:安委会)委员说,萨博必须证明,他们可以完成补偿协议所规定的义务。

“他们确立了明确的义务,甚至有准确的分摊:德语区工业占65%、法语区30%、意语区5%。选民一旦同意购买萨博的战机,而瑞典又没有完成相应的补偿义务,那么它是要负责任的”。

而沃州绿党国民院议员Christian van Singer,他也是安委会委员,则持有不同意见:“瑞典根本就难以保证。萨博在购买战机的动议进入议会投票之前许诺,将从瑞士购买50架皮拉图斯飞机,结果只买了20架,而且还要在得到瑞典议会批准的情况下”。

增长能力

国防及安全物资法语区部的副主席、法国跨国集团Atos位于洛桑Renens发展部主管Maurice Eglin认为,在易货贸易体系中,工业界的参与在多个方面都很重要。

“在间接对冲贸易里,小型企业可以借机挤进较难进入的市场,例如在瑞士的安全系统领域内,小企业可以增长能力,并且自长期来看减少开支”。

“总之,萨博在软件发展方面提供了众多合作的可能,特别是在模拟软件方面”。

即使补偿的额度没有达到100%,那这类补偿贸易不也会给瑞士工业带来好处吗?Von Singer并不这样看,“从31亿瑞郎起,今后这会变成100亿,因为还要加上训练、保养维护、继续开发的费用。这些钱为什么不用来改善瑞士国内的基础设施呢,这才是国家所需要的。对瑞士工业来说,可以起到更大的作用。”

透明度

而这类补偿协议的透明度问题,也会引起争议,75岁的Albert Gaide,批评的很尖锐。到2013年年底为止,他一直都担任着对冲办公室的领导工作。在不同的媒体及安委会中,他都强调,曾受到来自萨博公司和军需处的压力,因为他发现应起到补偿作用的合同,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

他担心,军需处会削减对冲办公室的实力,以去掉束缚。办公室的人员已精简到不能再减,瑞士资讯swissinfo.ch没有找到Gaide的继任者-Giovanni Giunta,因为多种渠道表示,他每个月只为办公室工作2天。

“我有这种印象,似乎所有瑞士与瑞典之间的企业往来,都被算入了工业补偿的份额,”汝拉州社会民主党国民院议员Pierre-Alain Fridez说。他于2013年底就军备的补偿贸易问题向政府提出了责难。

不久前就有一事被曝光,某家纳沙泰尔的企业,拿到了为欧洲导航系统Galileo生产原子钟的订单,这也被算入了补偿业务。

2014年3月31日电视新闻:反对派提出论据(德)

而Hiltpold则认为,针对对冲办公室的问题,更多的是“个人的,而不是组织上的”,至于军需处的参与,则更多的是“被高估了”。

Armasuisse解释说,军需处并不想向对冲办公室施加压力,Gaide的离职是双方谈妥的。在《每日导报》的一篇文章中,军需处称对冲业务需要遵循明确的规则,但这不方便透露。

至于Gaide继任者的工时为何如此之少,Armasuisse则回答说是因为目前并没有实质性的新合同需要处理,5月18日投票之后,将会寻找新的专家,增加20-30%的工时。

这丝毫不能得到Fridez的信服,“他们已经把我们的信任丧失殆尽,他们只不过是在找对他们毫不质疑的人”。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