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军队改革


要求女性当兵,在瑞士无人喝彩


作者:Veronica DeVore


近75%的女兵,在瑞士军队中可以获得晋升 (Keystone)

近75%的女兵,在瑞士军队中可以获得晋升

(Keystone)

瑞士国防部希望吸引更多女性入伍,并有望许以更高的军衔和职务。但这些努力的效果甚微,而实施女性义务兵役制,更是无人谈起。

今年初,旅长Denis Froidevaux在瑞士掀起轩然大波,这位瑞士军官协会主席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表示,他支持对女性实施义务兵役制。今年3月,瑞士国防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在议会就部队改革进行讨论时强调,女性将“激励我们的部队”,应该有更多的女性服兵役。

但数据显然与他的愿望不符,如今服役的瑞士军人有170'553人,其中只有1061名是女兵,占0.6%。穿军装的女人显然是少数,甚至有“点缀”之嫌。

这样的经历,Mona Kräuchi少尉可以说是天天都会碰到:“要知道,你是很显眼的,”这位21岁的排长、防空武器专家说。在和她谈话之初,她有些紧张,但很快就好了,特别是当谈到她和士兵们共同渡过的难关时,比如100公里拉练。“在外面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做这份工作,比如说在火车站。他们并不是看不惯,不过是有些好奇”。

同样怀有好奇之心的,还有伯尔尼州举办军队交流日时迎来的5位年轻女孩,她们都是一个学校的。她们享受的是贵宾待遇,坐的是头一排,而且在交流日当天可以自愿参加军队活动,并且自己选兵种。

每位瑞士女性在18岁时都会收到军队的一封信,被告知军队是欢迎她们的。自1995年起,瑞士允许女性同男性一起服役,自2004年起,可以在所有兵种服役。

这5位女孩因不同的目的来到了军队交流日:其中一位是想学习武器的使用;另一位对民兵和民役比较感兴趣。还有几位就军队的意义提出了“严肃”的问题,而且想知道她们的男朋友到底在谈(或抱怨)些什么。但没有一个人认为,应该在瑞士推行女性义务兵役制。

“如果我当兵,那我会把这当作个人的挑战,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生理上的,认识自己的极限,”18岁的Adchara Supiramaniam说。是她把自己的朋友带到了这个交流会,因为她的哥哥自新兵学校回来后说:“这会颠覆你的心灵!”

法律问题与公众意见

Sibilla Bondolfi的论文,其主题就是女性服兵役。她的结论是,从法律的角度看,义务兵役只针对男性,这有悖于瑞士联邦宪法中规定的禁止性别歧视的条款。

“女性义务兵役制这个话题在瑞士从来就没有受到过认真地对待,”她说:“如今这很值得注意,因为没有人提及这一问题,无论是政界还是司法界。实际上很清楚,这就是不同性别间的不平等”。

在瑞士这个直接民主的国家里,民意决定着政策发展的方向。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军事学军事社会学家Tibor Szvircsev Tresch每年都会就瑞士公民对军队的态度进行调查,近几年来,同意对女性同样实施义务兵役制的比例只有30%。而且这一态度在2015年也不会有所改变。“向女性推行义务兵役制不会有很大胜算,在政治讨论中也同样如此,”Szvircsev Tresch说。2013年,瑞士人民拒绝了建议取消义务兵役制的倡议,自此,一个政治委员会一直在对瑞士的军事体系进行研究,试图寻找改变现行男性义务兵役制的可能性。

其他观点

与兵役有关的意见很多,比如有人认为,所有瑞士人都应该服兵役,但是可以选择不同的服役内容,兵役只是其中之一。

瑞士女兵

瑞士女性自1903年起获许在红十字军队中服务。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女性受到鼓励、甚至被要求在军队“妇女服务队”(Frauenhilfsdienst,简称:FHD)中服役。

该服务队成立于二战期间,并从红十字会中脱离出来。在服务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之后,自80年代起,女性可以在服务期间参加军事院校培训,并获得军衔。女性真正进入军队是在1995年。直到2004年,某些兵种对女性还并不是开放的。而如今军队对女性全线开放,只要女性能够同其男性同事一样,通过身体健康测试,并满足当兵的最低要求。自2004年起,女性新兵也可自入伍起获得同样的武器。

这一模式赢得不少掌声,其支持者就有瑞士最大的智库Avenir Suisse。在2013年的一项民意调查中,59%的人同意此想法,但Szvircsev Tresch表示,那时是顶峰,自此之后,拥护该观点的人正逐年减少。

拥护保持瑞士传统-男性服兵役的人在逐年增加,自2013年(当时是48%)起,增加了逾10%。

“人们的普遍观点是,女性可以参军,但要看个人意愿。女性义务兵役制在公共舆论中还是会受到批判,”Szvircsev Tresch说。

领导职务

尽管瑞士军队在尽力征召女性,最多75%服役的女兵可以获得领导的职务。Leutnant Kräuchi就是其中之一,她负责一部分新兵,对其进行被誉为“剑”(Rapier)的空防武器培训。这些武器被藏在瑞士的各个秘密角落,因此她总要数天消磨在瑞士的偏僻地区,她和队友们要在那里过夜、自己做饭。

“军队与地方的不同之处也在于,在这里我这么年轻就可以领导几个人,”这位21岁的女性说:“在地方这不可能”。

Anita Schjølset是挪威的军队研究员。不久前,挪威成为欧洲第一个要求女性和男性一样义务服兵役的国家。挪威首支女性新兵部队将于今年秋季接受训练。挪威的女兵比例是瑞士的10倍,但与瑞士不同,挪威女兵晋升很难,“女性军官较少,而且大多在服务领域,”Schjølset说。对Kräuchi这样的女兵来说,当兵是未来职场的敲门砖,而军队本身,也可以成为“雇主”。不过Kräuchi还没决定是否把“当兵”作为长期职业。

而在挪威,在该国2013年庆祝女性获得选举权100周年之际,女性必须在董事会中占40%的席位已得到法律的保障,而军队服役权的平等,则搬走了男女不平等的最后一块大石,Schjølset说。

挪威女性在职场上的选择很多,因此军队并不具备特殊魅力。“挪威的劳务市场对女性来说很有吸引力,那为什么还要去军队呢,在那里,女人要比男人做的双倍的好,才能被接受”。

统计和组织障碍

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无论男女,Schjølset认为,这将终结男女间的不平等,并且让更多女性走入兵营。而Denis Froidevaux,这一将女性服兵役引入媒体视野的瑞士旅长,在《新苏黎世报》上将挪威的这一举措称之为“很有意思”,并认为这是激发瑞士的源泉。

但是两个国家的兵役系统迥然不同,就是在挪威,也不会每位女性都要去服兵役。因为根据入伍考试标准,只有1%的义务兵会去服兵役,其他的则是民役。

挪威军队的女兵比例已达10%,在瑞士只有不到1%。而且Tibor Szvircsev Tresch也并不认为,在目前瑞士的义务兵役制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女兵比例会大幅攀升。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