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农业改革


瑞士农民陷入困境


作者:Urs Geiser, Emmental


Sonja和Andreas Hofer 在他们的农庄前 (swissinfo.ch)

Sonja和Andreas Hofer 在他们的农庄前

(swissinfo.ch)

一直以来,农民在瑞士都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瑞士的农民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他们的农产品能卖出好价钱,遇到天灾人祸,牲口作物有了损失,还会得到政府的补偿。

然而随着瑞士当地农产品面临越来越多地来自其他国家的强大竞争,瑞士不得不对农业进行了改革。改革令许多瑞士农民的好景不再,许多农民面临生计问题,不得不求助于专业咨询机构,因为他们感受到越来越大的财政和精神压力。

这是瑞士农业密集的条款带来的阴暗面。瑞士农产品的价格下降,今后政府对农民的直接补贴将与可持续性生产方法直接挂钩。
 

“这就需要瑞士农民要有一个思想上的转变。但是许多农民都习惯了传统的农业耕作方式并在意识中尚未接受过去40年农业上发生的基础变动,”农业咨询师Ernst Flückiger这样说。
 

在他的顾客中,Andreas和Sonja Hofer就是典型的一对儿。7年来这两位中年夫妇精心经营着自己的农庄,他们有30公顷田地,27头奶牛、50头小牛和50头猪,一座蜂房、几只猫和一只狗,与他们的3个孩子一起构成一个完整的田园之家景象。

中心位置

他们的农舍位于海拔820米高处,被森林和原野所围绕,距离伯尔尼开车只需30分钟,丈夫Andreas半开玩笑地说:“我们的家很靠近中心。”
 
42岁的他在农家长大,他的家族农庄已经有了300年的历史。因为他喜欢与动物打交道,因此当时选择职业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承接祖上的家业继续以务农为事业。现在他坐在宽敞的厨房里抒发着心中的不满,他对瑞士的政治家不满,因为近些年来他们一直在更改农业政策,令农民的生活变得艰难。
 
“我父亲的农场每年生产80'000升牛奶,每升牛奶最高能卖到1.07瑞郎,而我这里现在每年能出产200‘000升牛奶,但每升的价钱只有0.55-0.6瑞郎。”

需要专业咨询

机器的价格在上涨,各类保险金和修缮房屋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备用金都在增加,整体上每年的收入减少了10万瑞朗,Hofer算了这样一笔帐。
 
咨询师Flückiger认为,现在到了瑞士的农民对未来产生质疑的时间点,于是两年前Andreas和Sonja找到Flückiger征求建议。
 
对此Flückiger表示:“我的角色不是一个典型的咨询师,我也没有一个现成的解决办法。我只能提出建议,而最后决定的还是农民自己。”

分析状况

第一次去拜访Flückiger的时候,Andreas和Sonja希望Flückiger能够对他们的现状加以分析。“我们的一个好朋友出现了精神问题不得不去精神病院,他的家庭内部也出现了问题,我们的情况也有些接近。”Sonja这样说。 

他们开始分析自己的生活状况,身为奶农意味着每天在日出前起床,从早忙到晚,一周工作7天,没有假期。如果还要这样做上20年,压力还在与日俱增,那么他们有必要对自己的状况有个了解。

更多的勇气

他们与咨询师一起检验了奶农之外的各种可能性,要想提高产奶量,从牲畜培殖到收购另一个农庄都是途径。他们也考虑到,让Sonja到外面去工作。
 

“我们的愿望是,让一个局外人来评价一下我们的经营状况,能够告诉我们哪里需要改变。最后得到证实-我们做的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差。”Andreas Hofer这样说:“这令我们又能精神抖擞地去干活了。”
 

这中间,Sonja很幸运地得到了一个机会,在附近的一个家庭中做家务。现在她偶尔有一天要到那个家庭去工作,当然这对自己家庭会造成一定影响。

成为企业家

Flückiger为农民做咨询工作已经有10年了,以他的经验,农业上的变化在很多情况下会给农民带来很大的挑战。除了从事农业工作之外,农民能够选择的机会不多。尽管如此,大多数来Flückiger这里的咨询的农民最后都找到了不错的解决办法。

Flückiger认为,农民必须懂得经营自己的农庄,这样才能生存。而且他们应该加强与其他农民的合作。但是“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每个人的问题都不同,每个人都必须利用自己的强项。”

经合组织的肯定

与欧盟国家相比,瑞士的农户规模相对较小,而且得到的国家资助也相对较高。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对瑞士在农业上做出的努力加以肯定,认为瑞士在农业范畴做出的改革减少了许多贸易障碍。
 
但是瑞士的农业改革,给Hofer夫妇这样的小农户带来了不良影响。他们无法与那些在平原的大农户竞争。变卖家当迁往地域广阔价格优惠的国家也不太现实。Andreas Hofer表示,他没有去国外开始新生活的打算。

更多的关注

Flückiger表示,比较理想的状态是,瑞士农民能够将他们的农产品卖出比较好的价钱。这样他们便能够保住他们的农庄,农民这个职业也将对年轻人存在吸引力。但是要让瑞士的消费者感知到本地产品的重要性,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从Andreas Hofer的角度来讲,只要他的牛奶能卖出合理的价格,那么他无所谓是否能得到国家的补助。他说:“我希望人们能够更多地关注和理解农产品的生产,因为要想保证质量,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

农业面临挑战

1996年瑞士选民进行了一项修改宪法的全民投票,令国家的农业补助与生态效应挂钩。

1999年国家取消了农产品的价格保障制度。

2007年瑞士与欧盟签订奶酪自由贸易协定。

2008年开始实施与欧盟在农业领域的自由贸易协议。

2009年取消牛奶的农业配额制度,在联邦2014-2017年的计划中,将直接补助进一步与可持续性生产、良好养殖方式及生物多样化挂钩。

农业数据

瑞士的农户数字从30年前的125'000下降到2010年的60'000户。

同期,从事农业的人口从359'000 名下降到167'000名。目前瑞士人口中的4.3%为农民。

2010年瑞士的农田面积为105.56万公顷。

47%农田在平原地区,26%位于坡地,其他在山区。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