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冬奥会2022


申办奥运:瑞士人喜忧掺半


作者:Renat Kuenzi


 (AFP)
(AFP)

主办冬季奥运会是很多国家梦寐以求的事,而瑞士却对此犹豫不决。格劳宾登州申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令该州成为全国瞩目之地。然而决定权在当地居民手中,2013年3月3日格劳宾登州将对是否申办奥运一事举行公民投票。

支持奥运组织大力宣传奥运的持久性利用价值,而反对者则认为奥运与持久性无法沾边。

“白色的比赛”在雪山上举行、拆除而不是留下奥运遗址、不影响景致和气候、扩大公共交通、为边沿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带来正面影响、不亏本:这些都是格劳宾登州奥林匹克支持者们提出的申办理由。达沃斯和圣莫里茨将是主办奥运的重点地区。

3月3日格劳宾登州人将来到投票箱前,决定州政府是否要拿出3亿瑞郎,10年后在那里举办冬季奥运会。
 
瑞士奥林匹克委员会希望利用这一奥林匹克项目,让瑞士提高冬季运动之国的声誉。“XXIV 2022格劳宾登州冬季奥运”联盟是申办奥运的发起人。他们也同样雄心勃勃。

促进项目

格劳宾登是一个冬季运动场所,该地区希望借奥运之风在正在增长的市场上如俄罗斯、中国、印度或者巴西占有一席之地,XXIV联盟主席Christian Gartmann这样表示。
 

600万中国滑雪热爱者,可能因世界经济论坛而知道达沃斯,也知道圣莫里茨是豪华度假村,“但是这两个地方也有着从事冬季体育运动的良好自然条件和风景,却无人知晓,” Gartmann说。
 

除此之外,该联盟还大力宣传奥运的持久性作用,在一份章程中,他们向公民阐述了怎样在奥运之后,还能从奥运项目中受益。

申奥程序

2013年3月3日:格劳宾登州进行公民投票,决定州是否拿出3亿瑞郎为2022年的冬季奥运会作准备。如果公民在投票中表示赞同:

2013年11月14日:瑞士将在国际奥委会正式报名申奥。

2014年3月:瑞士必须呈交一个简短的申报书,其中必须对联邦的资金加以保证。

2014年7月:国际奥委会将候选国的选拔范围缩小。

2015年7月31日:国际奥委会宣布2022冬奥会的举办地。

改变“人才外流”状况

如今像格劳宾登州这样的山区,80%的年轻人在山下完成学业,因为山区的前景比较迷茫,而不再返乡,Gartmann这样说。申奥项目之一-“重获人才”项目为年轻人回家乡开办企业提供帮助。
 

而格劳宾登州社会民主党主席Jon Pult却完全持相反态度,他组建了反对格劳宾登奥运委员会,他认为举办奥林匹克不利于山区的发展,“整个奥林匹克大军将充盈于山谷之中,破环那里的生态平衡。”
 

他不认为奥林匹克将起到任何促进作用,他说,奥林匹克也许在1928和1948年会为格劳宾登,至少圣莫里茨带来好处,“但是很难想象今天或者明天还持续大前天的梦想。”

申奥预计花费:(2015-2022)

在国际奥委会申办奥运费用:6000万瑞郎

基础设施投资(建筑和交通):15亿瑞郎

承办费用:24.6亿瑞郎

安全费用:2.5亿瑞郎

总开支:42.7亿瑞郎

发挥自身长处

山区需要新思想和对众多小倡议的支持。Pult认为把冬季旅游发展成四季旅游非常重要,除此之外,经济多样化、地方项目,如修建自然公园、能源转型和农业生态改革都是重点。

对Pult来说,奥林匹克发起者提出的口号都是些漂亮话。而支持者则认为,所提出的这些章程都是可信而且受到联邦的支持,否则联邦会撤销申奥。

预计创造价值(2015-2022)

冬奥会将创造的增值:

全瑞士:38-41亿瑞郎

格劳宾登州:14.7-18亿瑞郎

新职位:

全瑞士:30'500 - 33'400

格劳宾登州:11'900 - 15'100

税收收益:

全瑞士:4-4.4亿瑞郎

格劳宾登州:700-9500万瑞郎

附加酒店留宿人数:

全瑞士:1'030'000 - 1'750'000

格劳宾登州:520'000 - 975'000

亏本自负保证

但是在3月3日公投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有可能是另外一个原因-钱。瑞士政府正在面对国际奥委会要求主办国提供的亏本自负保证而有些踌躇。国会坚持,联邦不会比承诺的资金再多拿出一分钱。个别国会议员甚至希望将这笔款项降到7亿瑞郎。
 

联邦总统、联邦体育部长乌力·毛勒向格劳宾登州保证,不会让该州自己承担奥林匹克造成的赤字,而由联邦来负责,就算超过10亿瑞郎的预算大关,联邦也会负责。但是最后还是要由国会来一锤定音,而国会要在格劳宾登州公投之后才做决定。
 

支持者们坚信,这种“意见相左”不会对申奥产生负面影响。因为“观点不一”是瑞士政治的一大特点,对此Christian Gartmann并不太在意。
 

“而如果格劳宾登人产生了恐慌情绪,认为最后州要对奥林匹克造成的亏空负责,情况就糟糕了,” Christian Gartmann说。
 

Jon Pult却认为,那份亏本自负保证在州和联邦之间像一块“热土豆”被推来推去,他说:“我们早就说过,奥林匹克一定会造成亏空,而这些亏空最后一定会落到公众手中。” 因此他说:“格劳宾登州人如果在3月3日的公投中投反对票,会为整个国家节省很多麻烦。”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