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冷战 柏林墙对瑞士人意味着什么

1989年瑞士联邦的七人组和:Adolf Ogi、Flavio Cotti、Arnold Koller、Jean-Pascal Delamuraz、Otto Stich、Rene Felber和Kaspar Villiger。

(Keystone)

1989年柏林墙倒塌了,瑞士民众的反应非常激烈,而喜悦之余又暗含着一种慌乱。许多人甚至面对冷战的结束感到束手无策。

1989年11月9日,隔在东西德之间的那堵墙,终于从生死线变成了一堵普通的水泥老墙。边境那端那股巨大的欢乐也感染到了瑞士,瑞士驻柏林电视台通讯员David Hasselhoff说出了“投奔自由”的名句,他站在爬满人群的柏林墙前,充满热情地将那一时刻定性为“历史一刻”。许多报刊都不约而同将柏林墙的倒塌称为后共产主义时代“诸神的黄昏”,他们也的确说中了,柏林墙倒塌一周之后,欧洲其他共产主义国家都纷纷发起了和平的变革运动。

政府反应迟缓

与国民不同,瑞士政府对柏林墙的反应却显得过于淡定,1989年11月10日,瑞士当时的联邦总统Jean-Pascal Delamuraz虽然对德国的这一民主事件表示了肯定,但是就在前一天,他的同事,也就是瑞士联邦外交部长René Felber还曾认为”这件事不是什么大事“而不愿在媒体上发表言论,”每天都有更重要的事发生“。几个月之后,他还在墙上画了一幅画,警告“德国统一可能带来的欧洲德国化”,10年之后,这位前外交部长将这样的行为解释为,对柏林墙事件感到“措手不及”的表现。

”每天有很多更重要的事发生,“联邦委员René Felber说。

(Keystone / Str)

1989年12月中旬,瑞士国会在各方多次追问下,做了简短表态,肯定了柏林墙的历史意义。此处虽然有掌声,但是后来在一次联邦大会上,本该对瑞士应该采取怎样的行为面对柏林墙的开放这个问题进行讨论,却拖到晚上九点还未提及。《新苏黎世报》当时这样报道:“议员们不分主次,把时间浪费在讨论无关紧要的预算上,而关于未来的话题却被排在会议倒数第二个日程上。”

打破秩序

在柏林墙被推倒20周年的庆祝活动上,瑞士甚至不在受邀之列,瑞士政府面对这一历史大事件发生时的淡漠表现也让德国有所察觉,德国《明镜周刊》1989年底曾这样写道:“瑞士官方对于欧洲的联合表现得很‘迷茫’。对于冷战的结束也无动于衷。”

当其他名流都在为这一变化发表评论的时候,瑞士前联邦委员Adolf Ogi表现得比较理智,他打开电视,马上想到:“瑞士要重新定位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了。”

面对开放的惶惑

瑞士军队在柏林墙倒塌几周后才有了反应,当时的一项全民投票动议“瑞士不要军队”的投票结果得到了惊人的大反转结果,恰恰体现了当时人们的惶恐。柏林墙被推倒之际,瑞士军队正在进行一个4.4万在役军人参加的大练兵,瑞士军队首脑们对于这种“开放”持谨慎态度。上世纪80年代末,就连瑞士最有名的战略专家都坚信,苏联人所说的所谓的“Perestroika”(重组改革),是一种对抗西方作战的心理暗示。

而排斥共产党的右翼人士原本应该对柏林墙的倒塌表现得最热烈,却显得忧心忡忡,瑞士一份保守派的报纸《瑞士时间》在柏林墙倒塌的三个月后,刊登了这样的诗句:“人们在欢庆/但为时过早/红色的野草还在泛滥”。

do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